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路遇不平
    “股票……”韩穆果然问了,林安一个普通的农村小丫头,怎么会懂这些!怎么想都觉得怪异。

    林安打了个哈欠,佯装犯困,随便答了一句:“听我大伯说的!”说完后,就把韩穆推出了门外:“我要睡觉了!”说完,‘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三十秒之后,觉得不大对劲,连忙转身打开了房门:“对了!你今晚睡这儿么?”

    韩穆还站在门口,听到她这么问后,脑海里再次浮现出昨晚的场景,连忙摆手:“不了,我回学校,明天早点过来。”

    林安生怕他又问起股票的事,既然他这么说了,她也就没留人,道了声再见后,又把门关上了。

    韩穆站在门口,对着紧闭的房门晃了晃手,嘴角勾起一抹无奈:“再见!”

    该办的事已经办了,京城在好!也不能久留,起码现在还不能。

    算算日子,再有个几天,股票就该大跌了!她要快点赶回去,在最高点把股票抛了。

    第二天。

    韩穆又给林安带来了早餐,还是豆汁油条。吃完后,林安麻溜的收拾起了东西:“我今天就要回去了!昨晚给你说的事,你可得放在心上,咱们能不能发家致富,就靠你了。”

    说着,还俏皮的冲韩穆眨了眨眼。好似昨晚那个成熟果决的人,不是她一样。

    林安身上好像有种魔力,吸引着韩穆不自主的看了过去,呆了一瞬之后,低下头:“知道了!”

    韩穆送林安去了火车站,临别之际,韩穆突然喊了一声:“林安!”

    “嗯?”林安回过头,不解的看着韩穆。

    韩穆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发卡,上面镶满了水钻,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递到了林安面前:“送给你。”

    林安一愣,接过了发卡,嘴角勾起一抹笑,眉眼弯弯的看着韩穆:“谢谢。”

    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韩穆突然上前,抱了林安一下:“好好照顾自己!暑假见。”

    “好!”林安眯了眯眸子,晃了晃手中的发卡。

    林安走了,坐着绿皮火车,回了小村。

    韩穆驻足在原地,看了很久,才转身离开。

    等火车回了县城,天已经黑了,连夜赶回去可能性不太大。想了想,林安抬步朝林四平家走去。

    93年的小县城,连路灯也显得穷苦,每隔很长一段距离,才会有路灯照明。

    昏黄的灯光照在林安身上,将她的身影拉的老长。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一路走来,鲜少会遇到人。林安拽着怀里的包,走得飞快。

    93年的小县城里,还乱的很!各种二流子,叼根烟到处装黑社会拦路要钱。

    这亏上次她已经吃了一次,这次怎么着都得谨记于心。

    一路上,林安都在走大路,哪怕大路依旧人少。

    “啊!”

    “快,捂住她的嘴。”

    细碎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林安猛地抬头朝前看去,就看到有三个男的,拖着一个穿着碎花裙的小姑娘进了小巷子。

    “干啥呢!”林安快步追了上去,在小巷子里站定,看着他们,厉声呵斥。

    “跟你没关系,乖乖滚开!否则……就留下让哥几个爽爽。”其中一个发出狞笑,摸了摸下巴,说话的功夫,手还不老实,在那姑娘身上来回乱摸。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那姑娘惊慌失措的向林安求救,豆大的泪珠从眼眶滚落,害怕的浑身直哆嗦,但被那三个人死死的拽着,寸步都不能动。

    林安咬了咬牙,转身离开。

    “哟,还是个识相的。”先前说话那人吹了个口哨,流里流气的说道。

    “老二,怎么放她走了?这一个,哪够分啊!”

    “知足吧你,事闹大了不怕蹲两天啊。”

    “怕啥!谅她们也不敢报警。”

    “放开我,放开我。”那姑娘看到林安走了,绝望的瞪大了眼,拼命挣扎:“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林安转身走开之后,听着小巷子里的声音,死死的咬住了唇,脚下步子跑得飞快,前面就有一户人家,就住在马路上,她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了。

    “砰砰砰!”林安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去,快速砸门。

    “谁呀,谁呀!”里头传来了一道不耐烦的男声,话音刚落,门被打开,一个穿着大裤衩子的男人站在林安面前,瞪着她。

    林安指着不远处的小巷子:“那有流氓猥亵一个小姑娘,你帮帮忙,救救她!”

    “哎哟,这事可别管,这小流氓难惹着呢!”身后又过来一个大妈,探头看了林安一眼,说出的话,让林安的心凉了半截。

    “妈,谁啊!”

    又一道清脆的男声响起。

    “没你事,看你电视去。”

    林安眯了眯眼,从地上捡了块石头,‘嘭’的一声,砸碎了那家人的玻璃,趁着那男人不注意,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遥控器,飞快的朝小巷子里跑去。

    “诶!遥控器。”

    “快追啊!这电视就在咱家保管俩月,可不能出了岔子。”大妈一拍大腿,急得脸都憋红了。

    “别跑。”

    男人追了上来,林安松了口气,跑得更快了。

    算算时间,她离开不到四分钟,希望来得及。

    “警察来了。”林安走到小巷子口,捡起一块石头,就朝那三个人砸过去。

    小姑娘的裙子被撕的七零八落,大片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哭得嗓子都哑了。

    林安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来晚了没。

    “别跑你!”男人追了上来,气得呼哧呼哧的。

    那三个二流子听到有男人过来了,互相看了一眼,松开那姑娘就跑了。

    还好!没来晚。

    林安松了口气,赶紧过去,从包里掏出来一件褂子,披在了那姑娘身上,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男人一看这架势,愣在了原地。

    林安瞥了他一眼,把遥控器还给他:“叔叔,我也是事出有因,玻璃我会赔给您的!”

    “不用。”男人显然被吓着了,小心的从林安手里抽过了遥控器,拔腿就往回跑。

    小姑娘大概是吓傻了,一直在哭。

    林安耐心的抚着她的后背:“没事了,他们已经跑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