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脑子有坑
    也不知道那姑娘哭了多久,总算是哭累了。

    林安拨开了她黏在脸上的头发,柔声说道:“咱们去报警!绝不能放过欺负了你的这三个二流子。”

    “不去。”小姑娘瞳孔赫然紧缩,迸发出无尽的恐惧。

    姜半夏这才看清,这小姑娘看起来与她年纪相仿:“你别怕!这事你告诉警察,警察会给你做主的。”

    “不去!”那姑娘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一把推开了林安,指着她,愤恨的说道:“都是你,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被欺负。”

    林安被推的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整个人都懵了!这姑娘脑子没事吧?她被欺负了,关她什么事?

    那姑娘似乎还不解气,疯了一样的骑在了林安身上,扬起手,就要朝林安打来,嘴里还叫骂着:“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离开?”

    说着,豆大的泪珠再次滚落,滴在林安的脸上。

    林安也有了几分火气,论力气,她可不比这姑娘差,猛地一用力,推开她,一巴掌甩在她脸上:“我没救你?我要是没救你,你现在早就被糟蹋了!”

    那姑娘捂着脸哭得撕心裂肺,一双眼睛仇恨的盯着林安,大有一副要把她大卸八块的意思。

    “我最初向你呼救的时候呢?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要走?”那姑娘一只手紧紧拽着林安给的大褂,嫩白的胳膊暴露在空气里,青青紫紫的,还有不少血痕。

    林安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捡起地上的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像这种脑子里有坑,坑里还有屎的傻缺,她就不该救!

    没落着半点好,反倒被记恨上了。她走怎么了?面对三个明显图谋不轨的男人,她不跑去搬救兵,难道要像个傻子一样冲上去献身?

    那不好意思,她还真没那么伟大。做不出那种,为了救一个陌生人,牺牲自己的光辉事迹。

    “谁让你走了?”那姑娘拽着林安的褂子,不忿的朝林安吼了一声,害怕的看了眼四周,寸步不敢挪动,更不敢追上去拉扯林安。

    听到她的呼喊,林安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径直离开。

    本还打算送那姑娘回家的,现在想想……还是趁早歇了这份心思吧!

    至于那姑娘衣不蔽体,一路上回去会不会遭此遭遇不测!抱歉,这不是她该考虑的。

    折腾这么久,已经十点多了。她自个回去安不安全还是个问题,到林四平家后,能不能敲开大门也是个问题。

    林安走了,那姑娘又哭了好一阵,躲在暗处,穿上了林安给的褂子,哭哭啼啼的朝她家的方向走去。

    到了林四平家后,已经十一点十五分了。林四平一家睡得早,但这大晚上的……她也没别的去处了,只好硬着头皮敲门。

    三分钟后,林四平出来了,揉了揉眼,看到是林安后,赶紧让开身子:“这孩子,咋半夜才来啊!”

    林安干笑一声,解释:“我刚从京城回来,火车晚了一会儿。”

    “那你就该往家里打个电话!外头多乱啊,要出了事咋办?”林四平刚刚睡下,被惊醒后,还不怎么清醒。

    带林安回了屋后,才反应过来:“你啥时候去的京城?”

    “就前两天,京城一家杂志社看上了我的中考作文,要和我签约,我就去了。”林安说着,从包里掏出了特产,递给了林四平:“这是给你和我姑父带的特产。”

    “诶,你这孩子!真孝心。”林四平乐不可支的从林安手里接过东西,看向林安的眼神里,更多了几分喜欢。

    这一折腾,把一家子都给吵醒了。

    包括李鹏在内,一家四口对她这趟京城之行都十分感兴趣。

    林安耐心的解答了他们各式各样的问题,最后换来了一句:“真有出息。”

    总算,能睡觉了。

    折腾了整整一天,她早就累了,脑袋刚一沾枕头,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林四平给包了饺子,说什么都要林安吃完之后再回去!

    林安推脱不下,只好答应了,坐在林四平旁边,手脚麻利,包得比她还好看。

    “安安,你家经常吃饺子?”林四平看着一排排精致小巧的饺子,疑惑出声。

    “啊?”林安懵了一瞬,顿时反应过来,连连摆手:“我在电视里看到的!跟二丫她们和泥玩包饺子来着……”

    “手真巧。”林四平由衷的称赞了一声,看了眼林安:“我要有你这么个闺女就知足了。”

    “妈,饺子快好了吗?饿死了。”李强扯着嗓子朝厨房里喊了一声。

    “好了,好了!”林四平得空喊了一句:“洗洗手,再有五分钟就能吃了。”

    吃完饺子后,林四平送林安去了车站。

    打了个盹的时间,班车到了村口,林安回家的时候,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站在烈日下,乒乒乓乓的砸了好一会儿门,也没人来开。

    动静惊到了强子,他上了坡,喊了一嗓子:“林安,你回来了?你爹妈去你大伯家了。”

    林安回过头来,看到强子后,点了点头:“嗯!”心中犯疑,李秀月不是瞧不上他家么?今儿怎么舍得让她爹妈去她家了?

    “外头热,来我家歇会儿吧!”强子很热情邀林安去了他家。

    日头炙热,才这么会儿功夫,林安被热得汗流浃背,既然强子邀请,她也就去了。

    韩穆曾经住过的屋子,自从他走后,她还没来过呢!

    强子刚一打开门,一股臭味扑鼻而来,像是……什么东西放坏了的霉味。

    强子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把地上的鞋子踢到一旁,又捡起凳子上的衣裳:“屋里乱,你先坐坐!我给你倒杯水喝。”

    林安打量着眼前的屋子,和韩穆在时候的模样简直天壤之别。

    屋子里衣裳乱扔,锅碗瓢盆看起来好几天没洗了!臭味就是从那散出来的,床上的被子也没叠,上头还扔了几件衣裳和袜子。

    强子拿起茶缸,看了一眼后,不好意思的说了声:“我洗洗,你等下啊!”

    “好。”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