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赴宴
    林香带着强子,路过林安的时候,狠狠的剜了她一眼,作势要装作不经意去撞她,林安闪身躲开,还顺便伸了脚出来,林香猝不及防差点没摔一个跟头。

    “香香,快点呀!”李秀月坐在车里,向林香招了招手。

    林安的这一个小动作,并没有人留意到。

    小轿车,能有多大点地方?林香带着强子坐到了后座,车就满了。

    林秋平摇下车窗,看着林东平:“东平啊!车满了,你自己想法子去县城吧!国宾饭店啊,我都定好了。”说完之后,发动车子,激起一阵尘土后离开了。

    刘翠芳被呛的咳嗽了两声,摆了摆手,脸上写满了不高兴,禁不住埋怨:“咋能这样啊?”

    林东平面上也不好看,静了一瞬后,说:“走吧!”

    “咋走啊?”刘翠芳愁苦的看了林东平一眼,往县城走好一段路呢!这要是走着去,少说也得两个小时,日头这么大,还没等到就该中暑了。

    “爹,妈,咱别去了。”林安蹙眉说道,站在原地不肯走了。

    她大伯家趾高气扬的,从来没把她家放在眼里过。现在发达了,更是眼睛都长到了天上,哪还能看到林东平这个弟弟?

    这小轿车开过来,压根没打算让他们坐,就只是为了在他们面前炫耀一下而已。

    林秋平已经这么过分了,她实在想不通,林东平咋还要去。

    “咋不去?”林萍第一个不答应,她还从来没去大饭店吃过饭呢!

    林安瞪了林萍一眼,没好气的说:“你咋去?走着去?”

    “走着去我也要去。”林萍翻了个白眼,不依不饶的说道。

    林东平瞪了姐妹俩一眼,说道:“别吵了!”

    林萍住了嘴,但还是不甘心,这顿饭她盼了好些天,哪能说不去就不去?

    无奈之下,林东平又去了村长家,腆着一张老脸,借了三轮车来。

    林安最终还是去了,前几天李秀月还来她家巴结呢!这才几天?又翻脸不认人了,炒股赚了两个钱,正是牛逼哄哄的时候,还指不定要怎么奚落嘲笑她爹妈呢!

    以她爹妈的性子,肯定又是摆出一副息事宁人的模样来,把苦默默咽下。

    一路上,林安心绪都乱得很。

    不都说血浓于水,亲情是与生俱来且难以割舍的么?她家与林秋平一家,无冤无仇,他们怎么能冷血薄情到那个地步。

    想到这儿,又瞥了眼傻乐的林萍。还未经世事的少女,心里、眼里都刻满了单纯无忧。

    上一世,她懦弱无能,这一世一定要护好她爱的每一个人。

    林东平不认路,在县城里绕了好一会儿,问了好几个人才走到国宾饭店。

    县城虽小,但有钱人还是存在的!国宾饭店门口停着好几辆小轿车。林东平把三轮车给停进去后,显得尤为突兀。

    “走吧!”林东平是个不记仇的人,更何况是他大哥的仇?也就一个小时的功夫,就把刚才那个不愉快的事给忘了。

    林安哭笑不得的看了眼林东平,没说话!这样的人,活得自在,也容易吃亏。

    如同林安所想的一样,林秋平他们没有在大厅等着。就连进包厢都是问了服务员,才被引进去的。

    进去后,就看到一家子都已经到齐了,菜也上全了,也开始吃了。

    他们这一推门,看到这样其乐融融的一副场景后,脸上平添几抹尴尬。

    见林东平到了,林四平赶紧站了起来,指着一旁的位置:“二哥,嫂子,安安,萍萍快来坐。”

    武奴香、林秋平一家四口还有林四平一家四口,都已经落座了,空了的椅子就剩了一把,林四平又赶紧问服务员要了几个板凳。

    一番折腾后,他们才坐了下来。

    李秀月瞥了他们一眼,状似好心的说道:“老二,你咋这么慢才来啊?我们等得菜都要凉了。”可眼里,却没有一丝真诚,细究之下,还有几分嘲笑的意味。

    林安倒水的手一顿,扬起一抹‘热情洋溢’的笑:“大娘,你是不知道啊!我们被我大伯半路扔下之后,顶着大太阳走了好一会儿,实在没办法,又去村长家借了三轮车才过来。”

    说完之后,顿了下,继续道:“对了,我大伯的车是买的么?我大伯真厉害。”

    明面上是夸,但说完之后,饭桌上静了几静,李鹏蹙眉看了林秋平一眼后,说道:“你们没法过来咋不早说?”

    “啊?我以为我大伯说了呢!”林安适时的摆出了诧异的表情,看了眼李鹏之后,又看了眼林秋平。

    李鹏把筷子一放,认真的说道:“哥,这事你办得可就不地道了啊!村里往县上走多远啊!”

    林秋平脸一红,干笑两声,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他是看不上林东平这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弟弟,但他这妹婿可不了得呢!又是城里人,家里又有钱,可不是他能比的。

    李秀月脸上的笑和得意一僵,连忙打岔:“吃菜,吃菜!菜都凉了。”

    “诶!”林萍眼睛亮晶晶的,终于等到这句话了,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颐起来。

    刘翠芳也察觉到桌上这股诡异的气氛了,拽了下林安的袖子:“别多话,吃你的饭。”

    林安点点头,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

    林秋平今天下血本宴请这么顿饭,也不知道是图什么!就算他股市赚了,也不该出手这么阔绰。

    不过,再怎么样,都和她没关系,不是么?

    饭桌上。

    林秋平大吹特吹,说什么股市多牛逼,他已经赚了多少,再过俩月就能在县城买房……等等等。

    林安低着头,不停的夹菜,夹给刘翠芳,夹给林东平。

    林东平听不懂林秋平说的股市,连话都插不进去,稍微有点窘迫。好在,有林安一直给他夹菜,他默不吭声吃就是了。

    也就李鹏,稍微懂一点股市,能和林秋平聊得起来。

    这种高人一等的感觉,林秋平特别享受,试了几句发觉李鹏懂得也不太多,吹起牛来,扯得更厉害了。

    李秀月在旁边听着,激动地脸都红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