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尴尬的气氛
    “这东西我不太懂,但听别人说股票可不好玩,说不准哪天跌了,赔得个倾家荡产。”李鹏就着菜,喝了口酒,随口嘱咐了一句。

    但已经吃到了甜头的李秋平怎么肯放手,摆了摆手,丝毫没有把李鹏说的话放在眼里。

    “我哪能不晓得啊!你放心,不会跌的。”林秋平倚在椅子上,信誓旦旦的说道。

    听到这儿,林安破天荒的抬了下眼,瞥了林秋平一眼后,嘴角几不可闻的勾起一抹冷笑,没有说话,更没有劝告他技a股票确实会跌。

    林东平一家只顾着埋头吃的‘穷酸样’落在李秀月眼里后,又是一番嘲讽。

    “东平啊!虽然秋平请吃饭,但你也不能光顾着吃啊!秋平炒股赚了钱,你个当弟弟的,咋都不说两句?”李秀月眼里的讥讽意味很浓,摆明了瞧不上林东平。

    林东平像是没听出李秀月的画外音来一样,干巴巴的笑了一声:“炒股啥的,我也不懂!”说完后,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头。

    “大娘,我爹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哪晓得炒股的事!我代我爹说一句。”林安说到这儿,看向了林秋平:“祝大伯前程似锦,财源广进,日进斗金。”

    “好。”林秋平一拍筷子,指了指林安,兴高采烈的说道:“还是人家林安,会说话。”

    林安眯了眯眼,淡笑不语,眼里闪着谁都看不懂的深邃。

    李秀月也高兴,瞥了林安一眼:“林安啊!我看你也别念高中了,还不如跟着你大伯呢!赚了钱才有出息。”

    她也就这么一说,主要在于显摆,可没想让林安去麻烦林秋平。

    可林东平把这话当真了,眼里闪着兴奋的光:“月秀,你说的是真的?那能不能寻个空,给萍萍找个活干啊!”说完后,眼里闪着希冀的光。

    林萍的去向和未来,是林东平忧虑已久的事。

    李秀月脸上的笑一僵,她就随口说说,主要在于显摆:“那哪成?煤矿也不是啥人都能进啊!林萍这种小姑娘,进去能干啥?”

    “那炒股?”林东平不安的搓了搓手,为了他的女儿,他总是能撇下一张老脸。

    李秀月一听脸色就沉下来了,一个锐利的眼神瞪过去:“那可不行,炒股可高深着呢!还要本金,要好几千呢!你有么?”

    噼里啪啦连着几句话,把林东平噎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大娘!”林安瞪大了眼瞥了李秀月一眼,神情有些复杂:“你刚不还说让我跟着大伯赚钱么?咋这么快就变卦了?我看大娘你也不像说话不算数的人啊!”

    林安现在学聪明了,不‘真刀实枪’的硬磕,变着法的恭维,让李秀月下不来台,她才高兴。

    即便林东平他们听到了,那她也没说啥啊!

    “我这不是说你么!你姐啥都不会,跟着有啥用。”这下轮到李秀月尴尬了,刚泼出去的水,就被怼回来了。

    林安点了点头,像是做了一个慎重的决定:“那我不念书了!反正念书也没前途,我啥时候能跟着大伯赚钱啊?”

    林四平听到这话,还以为是真的,当即就给急了,赶忙说道:“瞎说啥胡话呢?哪能不念书呢?”

    李鹏在桌底下拽了林四平一下,示意她别说话。

    “这,这哪行,还是念书要紧。”李秀月脸上的笑彻底挂不住了,预想的恭维和称赞并没有收到,林安还把话当真了。

    林秋平在煤矿说是个小队长,但其实哪能真轮得到他管人?

    “哦,原来还是念书最要紧啊!”林安了然的点了点头,就没在说话了。

    李秀月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整个场面都冷下来了。

    林东平瞪了林安一眼,也没吭声。

    李鹏是个生意人,最懂察言观色,见气氛不大好了,端起了酒杯笑着说道:“难得聚一次,吃饱了,喝足了。”

    “对对对。”林秋平也跟着说道。

    这顿饭,总算是吃完了。

    除了林萍吃得很开心之外,其他人都各怀心思,也看出了饭桌上的氛围不太好。

    吃完饭之后,一大家就去林四平家了,晚点再回村里。

    林安随便找了个借口,朝技a公司走去,再有两三天左右,股票就会持续性大跌。

    跌的前一天才卖,难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所以她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提前两天卖掉。

    现在刚好是交易时间,技a公司门口等着不少人。但,没一个是来抛售股票的,都眼巴巴的盯着想买。

    所以,林安说出她的目的之后,惹得一众人诧异的看着她。

    就连工作人员都忍不住问:“小姑娘,股票一路在涨,好多人都买不到呢!你确定要卖?”

    林安点点头,面上浮现出一抹可怜兮兮:“我妈住院了,家里急用钱。”

    工作人员这才露出一抹了然,手续办好后,林安拿到了这次炒股的全部盈利,小一万块钱呢!惹得不少人眼睛都看直了。

    这种是非之地不好久留,林安处理好一切后就快速离开了。把钱存了之后,朝林四平家走去。

    再过两天,股票就会开始下跌,小半个月后,跌到最低谷,就是她买入的好时机。

    等她买入之后,股票会再次回暖,并以很迅猛的速度,一路飞涨,涨到最高点后,她会火速把股票抛售。

    要是记得不错,最后一次飞涨之后不久,技a公司的法人兼董事长因吸毒被捕入狱,公司整个出了问题,股票再次骤然下跌,没撑几个月就宣告了破产。

    她知道这些事,全托林秋平的‘福’要不是他们一家上一世的苦苦相逼。她也不会把视线过多的投注在股票和技a公司上。

    一切,都按照上一世的轨迹缓缓运行。只是,这一世,她爹还健在,她也不再那般软弱。

    绝不会让刘萍成为林秋平还债的牺牲品。

    至于提醒林秋平股票的事,真不好意思……这么以德报怨的事,她做不出来。

    她永远忘不了,上一世她爹死后,她大伯家是怎么落井下石欺负她们母女三个!最后更是为了三千块钱,卖了林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