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大喜事?”
    有了饭桌上的尴尬,离开的时候林秋平先送走了李秀月她们,又返回来,把林东平一家子拉了回去。

    李秀月舍不得那点汽油,心里头不高兴的厉害,脸上也写出来了。

    只是刘翠芳舍不得那几块坐车的钱,硬生生给忍下来了。

    回去之后,林东平和刘翠芳就今天的事,合计了很久,看了眼两个女儿。

    林萍在心无旁骛的纳鞋底,林安照例捧着本书看。

    二女儿的将来不用发愁了,林萍可还没着落呢!他家虽然不富裕,但却是疼女儿的,这也就直接导致林萍已经十八了,还一无是处的,念书也没个前途,也没趁着年轻学个手艺。

    “要不,给她问门亲事吧!”思前想后,刘翠芳叹了口气,也就这么一条出路了。

    林东平想也不想的瞪了刘翠芳一眼:“萍萍还小,问啥亲事?我养得起!”

    刘翠芳语塞,两口子叹了口气,谁都没说话了。

    林萍现在心野的厉害,上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林东平和刘翠芳知道她不是那个苗子,也就任由其发展了。

    林安叹了口气,她姐朽木不可雕,她也没法子。

    李秀月刚开始,还成天串门显摆林秋平赚了大钱,她家也是万元户了。

    可没两天,就彻底消停了,连门都很少出了。

    这事,林东平和刘翠芳吃饭的时候,顺便说了一句。

    林安一愣,顿时明白了,看来股票已经跌得李秀月没脸出门了。

    这天,上午的时候噼里啪啦的下了一阵暴雨,雨来的快去得也快。不久,日头重新出现,大地被涂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芒。

    林安站在院子里,伸了个懒腰,深呼吸后,顿觉神清气爽。

    回头喊了句:“姐,出来待会儿吧!”

    林萍出来的时候,带了两个板凳:“你也不说歇歇,那书上有啥好看的?一天天的看个没完。”

    “也没见你纳鞋底、挑毛衣、绣帕子有啥好的啊!一天天的没个完。”林安眼睛没离开书,嗤笑一声说道。

    林萍瞥了林安一眼:“我喜欢。”

    林安这才移开了眼,瞥了眼她手里的鞋垫:“这是荷花?”

    “对啊!好看吧!”林萍晃了晃手里的鞋垫,上头绣着一朵荷花,栩栩如生。

    “好看,也不看是谁绣的。”林安轻笑一声,移回了视线。

    林萍在针线活这块上,有很有天赋,凡出自她手的东西,都很精致,要比做了半辈子的刘翠芳还强得多。

    想到这儿,林安心思活泛了几分。林萍不喜欢念书,强逼也不是那块料,但可以试着朝刺绣这方面发展一下。以后要是遇到了,替她留意一下也好。

    “翠芳啊!”李秀月来了,扯着大嗓门,站在大门外喊。

    听到李秀月的声音,林安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来了。”刘翠芳在屋里应了一声,出来看到俩姐妹后,瞪了一眼:“咋不去开门?”

    林萍看了眼林安,搞不明白,为啥林安对李秀月一家有这么大仇恨。

    李秀月这次是和武奴香一起来的,哪怕让她们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开门,李秀月脸上也没有任何不快。

    有时候,林安也挺佩服李秀月的,有这么牛逼的变脸速度。不去当演员真是娱乐圈的一大损失。

    “翠芳啊!在干啥呢!”李秀月笑眯眯的问了句,但要细看,就不难看出不妥,毕竟她的肿泡眼和眼睑处的乌青明显的很。

    “睡了会儿!”刘翠芳随手理了理鬓角的碎发,有点不自在。

    听到这话,武奴香禁不住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净知道睡睡睡!懒成这样,也不知道我家东平造了啥孽,娶了这么个懒婆姨。”

    眼看着武奴香越说越来劲,李秀月扯了扯她的胳膊:“妈,太阳还不小呢!咱进屋吧!”

    “好。”对于李秀月,武奴香向来言听计从。

    暴雨后天气好的很,空气中泥土的芳香沁人心脾,本该是令人愉悦的一天,可一切都被这二人的到来打破了。

    这一幕,和上一世重叠。

    林安站在原地,眼里慢慢氤氲起了一股戾气,手也不自觉的攥紧。

    她和她娘的不愿,哭喊,祈求。武奴香的咒骂,强硬,恶毒。李秀月的阴险,算计,得意。都仿佛是昨天发生的事,在她的脑海里,来回闪现冲击。

    李秀月、武奴香和刘翠芳已经进屋了。

    林萍胆颤的戳了戳林安,咽了下口水,小心的问道:“林安,你咋了?”这样的林安,她从未见过……

    林安怔了一下,眼里的戾气慢慢消散。眨了眨眼,看着林萍:“没事。”

    那毕竟是上一世的事,上一世她没了爹,她和她娘又太无能。

    这一次,她爹还在,她也不再是上一世无能的自己,她有能力护好林萍。

    林萍低头看了眼紧握着她的手,心里一突一突的:“那你拉着我干啥?”捏得她手都疼了!

    “走,进屋吧!”林安拉着林萍朝屋里走去。今天,但凡李秀月和武奴香有一点上一世的恶毒和嚣张,她就敢拿着板凳直接把人给打出去。

    林萍不安的看着林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闷闷的!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

    林东平今儿没下地,武奴香她们进去的时候,正在鼓捣他的工具。看到他们进来了,赶紧站了起来:“妈,大嫂,你们咋来了?”

    “来给你们说个大喜事。”李秀月喜气洋洋的说道,哪还有一丝前两天的趾高气扬。

    听到有大喜事,林东平赶紧站了起来,问道:“我哥股票又赚了?”

    听到这话,李秀月脸色顿时难看了很多,强撑着笑了笑:“不提这个,我说的不是这事。”

    “妈,大嫂,你们先坐,我去给你们倒水。”刘翠芳听到李秀月说大喜事,也没太大的反应。

    李秀月这人,她也晓得什么性子,能有啥大喜事。

    “好!”李秀月还算和气,可武奴香对刘翠芳是没一点好脸,瞥了她一眼:“看看这家,乱七八糟的!也不收拾。”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