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说亲事
    地上都是林东平的工具,锄头、铁锹、镰刀,还有铁丝啥的,看起来确实有点乱。

    林东平赶忙解释:“妈,这是我刚从柜子里找出来的,翠芳收拾家挺好的。”说着,用脚把工具朝旁边踢了一下,腾了点空出来。

    武奴香瞪了林东平一眼,浑浊的眼睛里满是不满和埋怨。

    打从刘翠芳进门的那一刻起,武奴香就从来没有过好脸。

    刘翠芳不懂人情世故,嘴笨,人又逆来顺受,这么多年了,也没能讨好的了武奴香。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婆婆对她的恶言恶语。

    所以,即便武奴香说话这么难听,刘翠芳眼皮子也没抬一下,更没有什么过激反应。

    好像,只要不伤害到她的女儿,无论怎么对她她都无所谓。

    “哪好了,懒得要死,也不下地天天杵在家里,能有啥出息?”武奴香接过了刘翠芳递来的茶缸,喝了口水。

    李秀月轻咳一声,制止了武奴香无休止的埋怨和叫骂。

    武奴香看了李秀月一眼,总算是住嘴了。

    李秀月轻咳了一声,把忙碌的刘翠芳拉到身边,让她坐在炕上:“翠芳啊!有户人家要问个婆姨,我这一合计,你家林萍不是挺合适的么!就赶紧来告诉你这事。”

    “啊?”刘翠芳愣了一瞬,条件反射的看了眼林东平。

    “你放心,门户我都问过了,后生就是长得差点,人挺好的!而且,这家人很有钱呢!聘礼给三千呢!”李秀月没给刘翠芳过多的时间思考,又说出了下一句。

    “这么多?”刘翠芳果然惊了,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聘礼呢!这家人竟然这么有钱?

    想着,看向李秀月的眼神就不一样了,她一直只知道李秀月刀子嘴,没想到还是个豆腐心,有好事还是能记得她家的呀!

    “可不是么?我听了也给吓了一跳。这不,赶紧来告诉你了。”

    不同于上一世的强硬和不讲理,李秀月换了个说法,态度尤其温和,一句一句的诱拐刘翠芳答应。

    也许,是林东平还在。多多少少,她心里也有点忌惮。

    果然,是在说林萍的婚事,林安整个身子都如坠冰窖,上一世的痛苦呼喊声,现在还在耳畔响起,这股怒火敲击在心口处,惹得她恨不得现在就上前把她们全轰走。

    可她还不能,李秀月的目的没有暴露出来,林东平和刘翠芳也没看到她恶毒的嘴脸,她怎么能先行跳出来,去当那个蛮不讲理的恶人?

    “不用,我家萍萍还小呢!不嫁。”林东平蹙紧了眉头,黝黑的脸上闪过不高兴的意味。

    李秀月立时看向了林东平,板起了脸,尖细的嗓子噼里啪啦的说教起来:“东平,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我家香香十五岁就嫁人了,什么小不小的?你话里挤兑谁呢?”

    林东平完全没有这个意思,被李秀月这么一说,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大嫂,我没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是啥意思?看不上我给说的这门亲事呗。”李秀月越说越来劲,干脆下了炕,站在地上,叉着腰说。

    刘翠芳赶紧劝说:“东平他就是嘴笨,不会说。哪能看不上呢?”说着,瞪了林东平一眼,这户人家她挺满意的,家里有钱,萍萍嫁过去也不用受罪。

    “看上了?那好啊!”李秀月又变了脸,兴冲冲的看向刘翠芳:“我今儿去把聘礼先收了,我告诉你啊!这人可抢手了,别给人家姑娘钻了空子。”

    向来蛮横无脑的李秀月,突然耍了点诡计,几句话就把刘翠芳他们给套进去了。

    林东平和刘翠芳不约而同的脸上一僵,刘翠芳赶紧摆手:“我不是说看上了,这人还没见。”

    “你放心,后生我见过,精神着呢!”李秀月拍了拍刘翠芳的肩,作势就要朝屋外走了。

    林安拦住了门,瞥了李秀月一眼,皮笑肉不笑,眼里隐约闪过一抹寒芒:“大娘,话还没说清楚呢!着啥急啊!万一没结成亲呢?我姐名声咋办?”

    “小孩子家家的,你懂啥。”对上林安,李秀月头皮有些发麻,这死丫头鬼精着呢!想到这儿,就更着急走了:“大娘还有事,今儿也是抽空过来的。”

    林安哦了一声,点点头撤开一步:“那大娘好走!就是这亲事啊,我家不答应,你要是非想嫁,就让林香去嫁。”

    李秀月朝前走了一步,听到这话后,立时僵在了原地。随后转过头来,扯着大嗓门,气愤的说:“小孩子家家的,净说胡话,林香都嫁人了,咋还能嫁?”

    察觉到林东平和刘翠芳有话要说,又赶紧拔高了音量:“咋了?我好心给林萍说个对象,还成我不是了?你们要不情愿,我回去就告诉他们不乐意,让他们找别的姑娘吧!”

    一通狠话撂下来,刘翠芳就慌了,紧走了两步:“秀月,你别听安安瞎胡闹,她还小不懂事。”

    林安冷笑一声,李秀月还真懂她妈的性子,这么两句话,就把人拿捏住了。

    “大娘,你突然这么好心我都不适应了。”林安眯了眯眸子,瞥了李秀月一眼,继续道:“那咱就坐下,好好合计合计,这后生是干啥的!哪个村的,家里是干啥的!你说呢?”

    这些话,每一句都落在了刘翠芳的心坎里。闻言,她点了点头,希冀的看着李秀月:“是啊!这啥都不清楚,哪能直接把姑娘嫁出去呢?”

    李秀月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这不是着急回话么!万一后生被人抢了咋办?”

    林安推了一李秀月一掌,逼她朝回走了两步,说道:“不急,命里有时终须有,要是我姐的,别人也抢不走。”

    李秀月干笑一声,随着刘翠芳的拉扯坐在炕上。

    林东平脸色不太好看,林萍还小,他并不想让女儿这么早就嫁出去。

    他们对话之时,林萍害羞的很,嫩白的脸上浮现出两抹红晕,坐在凳子上,也不敢插话,就听着他们说。

    林安看到这样单纯的林萍,又想起了上一世满面沧桑的她,更是心痛如刀绞。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