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打出去
    “秀月,那后生是哪个村的啊?”刘翠芳亲昵的拉着李秀月坐在了炕上,眼里含着笑,她正念叨这事呢!没曾想后生就送上门来了,这要是成了,她和东平也就不用挂念林萍的将来了。

    李秀月闻言,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含糊不清的说:“好像是石柏村吧?我没细打听。”

    “石柏村?”刘翠芳一愣,脸上的笑瞬间锐减了几分。

    石柏村可不是啥好地方,前几年,整个村子里半数的人闹了场大病,死了好些人,虽然这两年没听说有啥事了,但一般姑娘家都不舍得给石柏村嫁。

    那地方,穷山恶水,交通、消息都闭塞的厉害。要进一次城,得走几十里路才能有班车。一来二去的,也就成了有名的光棍村。

    看刘翠芳变了脸色,李秀月赶紧说:“就是村子远了点,后生好着呢!家里也有钱,以后打算在县城里买房呢!”脸上更是笑成了一朵花,眼里的心虚来回闪现。

    “是吗?”林安瞥了李秀月一眼,凉凉的开口了:“大娘,你咋知道的?这家人是你知根打底的亲戚?”

    李秀月见势就想插话,可林安又拔高了音量:“再说了,那么一个小穷山沟沟。能挣多少钱?这三千块别是勒紧了裤腰带给凑的!那我姐嫁过去,不就要受罪了么?”

    “这是哪的话?”李秀月脸上的笑已经挂不住了,扯了扯嘴角:“我还能害了萍萍?”

    “对了,大娘,我听说我大伯买的股票都赔了。现在欠了不少钱呢吧?大娘你打算咋还呀?”林安瞧着火候差不多了,就把这事给捅出来了。

    林东平和刘翠芳只是生性善良,但人不傻,当然听出了这里头的猫腻。

    当即,林东平就沉下了脸:“大嫂,这是咋回事啊!”

    “是啊!给萍萍说的这后生,这聘礼……”刘翠芳也急了,扒着李秀月的胳膊,问道。

    李秀月见事情瞒不住了,猛地甩开了刘翠芳的手:“问问问!我还能害了萍萍啊?人后生肯定没问题啊,秋平欠了钱,人家逼着还债,总得有个法子啊!刚巧有这么个好事,解决了萍萍的对象,又能给秋平还钱,多好啊!”

    不要脸的人,哪怕做再怎么无礼的事,都显得那么理直气壮。

    李秀月就是这样的,她站在地上,叉着腰,瞪着眼,喊得比林东平还要大声。

    “那,那你也不能因为3000块钱就卖了我家萍萍啊!”刘翠芳气得都要抹眼泪了,本来还以为是件好事,谁知道李秀月打得居然是这个主意。

    这下,他们全明白了,这家人八成有问题。否则咋舍得出3000块钱的聘礼?

    李秀月为了这3000块钱,这是要骗她家答应这门亲事啊!

    到时候,收了聘礼李秀月转手还了债。他们家要反悔,就得赔这3000块的聘礼。

    “这哪能说卖呢?”李秀月不乐意了,瞪了刘翠芳一眼:“人家后生一表人才,就是村子穷点,家里穷点怎么了?你家也没见得多有钱啊!”

    林东平彻底怒了,一时间也顾不上这是他大嫂,指着门口,高声喊道:“不嫁,不嫁,我家萍萍不嫁!你爱找谁找谁去。”

    李秀月一瞪眼,吼得更大声,食指恨不得戳到林东平眼睛里:“我家秋平发达的时候,你不是跟着吃香喝辣?现在出了事,你就是这态度?东平,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你……你太让人寒心了。”

    武奴香抹了把泪,心疼大儿子,上前两步,握住了林东平的手:“东平,那是你哥!你不能这么绝情啊,人家说了,要是你哥再不还钱,就要剁了他的手。”

    “妈,那也不能赔上林萍的一辈子啊!”林东平甩开了武奴香的手,把头拐向了另一边。

    刘翠芳匆匆上前,把林萍护在了身后:“就是啊!这事我们不答应,说啥都不答应。”

    “你闭嘴,有你啥事?”武奴香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怒骂,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像刘翠芳刨了她家祖坟:“东平就是被你这么个没良心的婆姨给教坏的!自家的亲大哥,哪能不管?这像话么?”

    “家里还有七百块钱,你们都拿去。但是萍萍,谁都不准动。”林东平彻底心寒了,从小,他就是那个最懂事孝顺的,从来没高声喊过他妈一句,这一次,他破例了。

    “七百块钱哪够?”李秀月得了便宜还嫌不够,直勾勾的盯着林东平:“咋就跟我委屈了你闺女一样?人家不也挺好的么?嫁过去拿回来3000聘礼救救急咋就不行?又不是不还。”

    李秀月越说越来劲,死瞪着林东平:“这些年,你家穷,我家可没少帮补东西。秋平现在出了事,你就翻脸不认了?村里人人都说你老实,我看啊!你才是最精的那一个。”

    “你,你……”林东平指着李秀月,气得浑身直哆嗦。

    刘翠芳豆大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一滴的砸下来:“秀月啊!咱来回了这么多年,东平是啥样的人,你哪能不知道?他不都说了么?有七百块,你全拿走,就是不能打萍萍的主意。”

    “你这人,咋这么不识好歹呢?我这单是为了林秋平么?不也是为了萍萍?”李秀月撒着泼,话绕来绕去的说。

    林东平和刘翠芳两个气得够呛,但都嘴笨,说不过李秀月的泼辣。

    期间,林安死死抑制住了心里的那团火气。直到李秀月和武奴香把她们丑恶的嘴脸全暴露出来,直到林东平和刘翠芳真切的看清了她们的面目,寒了心。

    她才开口:“好了!”说话的功夫,手里拿了个笤帚。

    “我姐不嫁,你的好心我们不领。我家就是忘恩负义,怎么了?”林安冷哼一声,直接承认了李秀月的怒骂。

    这一番话说下来,反倒是噎的李秀月不知道怎么回了。

    林安顿了下,接着说道:“你们是自己走,还是我用笤帚赶你们走?”

    “你敢!”武奴香一瞪眼,指着林安,气得七窍生烟。

    林安一笤帚就抽在了武奴香身上:“滚!”

    “哎哟!”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