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韩穆来看她
    韩穆被迫在林安家待了很久,听着刘翠芳的絮叨,脸上没有一点不耐烦的痕迹。

    对于韩穆的喜爱,林东平和刘翠芳两个不加掩饰。俨然把他看作了女婿对待,不时的给林萍使个眼色。

    这让林安十分无奈,好不容易寻到个空档,赶紧拉着韩穆从家出来了。

    走在草木茂盛的小路上,林安松了口气,歉意的看着韩穆:“我爸妈就这样,你别介意。”

    “怎么会?”韩穆的笑意令人如沐春风,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在他身上映满了铜钱大小的光斑,静静站立,俊得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翩翩少年。

    林安竟看得痴了,反应过来后,后背腾的升起一股热浪,纤细嫩白的素手挥了挥脸上的红晕:“天太热了!”

    同时,心中暗骂自己没出息,一把年纪的人了!竟然还犯起了花痴,得亏韩穆没注意,不然这脸就丢到姥姥家了。

    韩穆点了点头,说道:“走吧,我知道一个凉快的地方,带你去坐坐。”

    “好。”林安跟在了韩穆身后。

    村里确实没什么好玩的地方,又是夏天,炎热的很。

    韩穆带着林安一路朝山上走去,林安抹了把额上的汗,看着韩穆:“还要走多远?”

    “快了。”韩穆回过头来看她,白皙干净的脸庞上,没有一点夏天的痕迹,好像炎热的天气对他构不成一丝威胁。

    见林安懒懒散散的样子,干脆折回来几步,蹲在林安面前:“上来吧!”

    “啊?”林安一愣,盯着蹲在地上的韩穆。

    韩穆回头瞥了她一眼:“快点。”

    林安哦了一声,慢腾腾的爬上了韩穆的背,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韩穆背着林安,步伐依旧轻快。

    林安贴在韩穆宽阔的后背上,有点不适应,扯了扯嘴:“你要是累了,就放我下来吧!”

    “不累。”韩穆头也没回,脚下的步子还快了几分。

    过了五分钟后,韩穆终于放下了林安,蹙眉看着她:“不是挺能吃么?怎么这么轻?”

    林安:“……”什么叫挺能吃?

    可惜了,韩穆没给她回话的机会,指了指角落处一个人那么高的洞,说:“进去看看。”

    “这怎么会有个土窑?”林安诧异的看着这个隐秘的土窑,她在这山上来来回回这么多次,从来没发现。

    一路上,韩穆扯了些大片的树枝叶子,进了土窑后,铺在了土炕上:“歇会儿吧。”

    这里头真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土炕、土灶还有个挖出来的土柜子。

    墙上,地上还有铁锹铲过的痕迹。

    这里像是一个天然的冷藏室,没有一丝外头的燥热,很是凉爽。

    “你怎么会发现这儿的?”林安诧异的看着韩穆。

    韩穆从随身的包里掏出来了一沓白纸,上面密密麻麻的打印着字,最上面醒目的写着三个字:计划书。

    “之前来写生的时候,无意发现的。”韩穆随口答了一句,拍了拍他旁边的树叶子:“坐这儿。”

    林安坐了过去,拿过了他手里的计划书,仔细看了起来。

    “做一个调研之后整理出来的,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韩穆看着林安说道。

    不得不说,韩穆真的是个很认真的人,计划书做的很细致,旁边的空白处,标满了补充和注解。

    林安看完之后,韩穆询问道:“怎么样?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林安摇了摇头:“非常周详,叹为观止。”

    闻言,韩穆噗嗤一声笑了。

    “再有一个月,我手里的股票差不多可以抛了,保守估计可以买三辆,后期盈利之后,咱们可以再加。”

    林安之后又去了趟县城,把手里的全部钱都用来买了股票。技a公司一片萧条,她一下子买了那么多,惊呆了不少人。

    韩穆瞥了她一眼,说道:“我昨天去技a公司看过了,股票大跌。”说着,叹了口气,他知道林安用来买股票的钱是她的奖学金,七百块钱对林家算是一笔巨款了。

    林安想炒股,他拦不住。只能在她亏了之后,尽可能的补上。

    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了几百块钱,递给了林安:“拿着吧!给你爸妈交差。这份计划书既然已经做了,给你看看也算是了却你一桩心愿,以后别炒股了,那东西风险太大。”

    林安一愣,眨了眨眼:“你给我钱干啥?”

    “你赔得血本无归,总要给你爸妈交差啊!”韩穆白了林安一眼,把钱强塞进了她手里。

    林安总算明白韩穆的意思了,把钱还了回去:“不用,我有信心,技a股票肯定会回暖的,趁着没有跌停,你也去买点吧?”

    她话里的信誓旦旦让韩穆眸光一凝,狐疑的瞥了她一眼:“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

    林安干笑一声,含糊不清的应道:“算是吧!总之股票会涨,只要你买,绝不会亏。”

    韩穆盯着林安看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信了。

    他和林安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但对她的性子已经很了解了。

    林安是个心思缜密,沉稳保守的女孩子,既然她这么说了,肯定有她的道理。那他……就再信她一次。

    只是,韩穆再度挑眉看向林安:“内幕消息,你怎么会知道?”

    林安最怕韩穆刨根问底,没想到还是没躲过。

    轻咳两声:“听一个炒股大师说的,好了!你别问了,我答应保密的。”林安随便编了个理由,止住了韩穆无休止的追问。

    看得出来,林安是真的不想答,韩穆只好不再提了。

    话锋一转,说起了计划书的事。

    提及正事,林安顿时来了精神,聚精会神的和韩穆商讨了起来。

    不知不觉,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

    直到六点,韩穆才后知后觉真的太晚了。

    林安看了眼韩穆的手表,惊呼一声:“怎么这么晚了?”

    太阳刚刚下山,空气依旧燥热。

    林安和韩穆刚出土窑,就感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浪。

    “应该赶得及回去吧?”林安忐忑的问着韩穆,心里转了好几圈,思索着……万一韩穆回不去了,今晚住哪。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