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有问题
    看到林萍歇了出门的心思,林安这才爬上了床,拿了本书看。

    艳阳高照的午后,总是让人昏昏欲睡,看了没多会儿,林安就犯困了,抱着书睡了过去。

    等她一觉睡醒后,哪还有林萍的踪影?一问刘翠芳才知道,她睡着没多久,林萍就溜出去玩了。

    登时,林安被气得不轻,这个死丫头!咋这么犟呢?非得出点啥事不成?

    无奈,林安只好穿了鞋出门去找。

    出门没走多远,就撞上了林萍,以及和她并排走的林香!

    林安沉下了脸,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拽住了林萍的胳膊:“太阳这么大,你不怕中暑啊!”说着,就要拉林萍回家。

    林萍抽空还跟林香打了个招呼,这才踉踉跄跄的跟了上去:“你拽我干啥啊!我自己会走。”

    “谁让你不听劝的?”

    林萍看林安的眼神更莫名其妙了,甩开了她的手,没好气的说道:“我这不是没事么!哪来的人贩子?自己吓自己。”说完后,径直朝家走去。

    林安怔愣的看着远去的林萍,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自从经过上辈子的事后,她就有点草木皆兵。

    令她尤其不安的是……按照上一世来走,林萍最近该嫁人了。想到这儿,她就更焦虑看,就怕改了林萍的命,会牵动其他东西。

    可偏生林萍还是个不省心的,人贩子这么严重的事都已经告诉她了,还整天大大咧咧的,一点也不注意。

    回家之后,林萍先林安一步告状:“妈,你看林安,管得比你还多!都不让我出门了。”

    林安说的有道理,刘翠芳向来是站在她一边的,听到林萍这么多,当即瞪了她一眼:“太阳这么大,你妹不让你出门是为了你好。”

    “我才不需要呢!”林萍撇了撇嘴,只觉得她无比命苦。别人都只有一个妈,她倒好,有两个!另一个还越管越宽了。

    不用想也知道林萍脑子里在想什么,林安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为了你!”

    只是,腿长在林萍身上。

    林安看得了一时,却看不了一世。

    这天,她刚从老王家回来,心情有点沉重。

    听李华说,人贩子确实还在村里游窜,昨儿还去老王家,教唆老王他们买来的媳妇不听话就直接打。

    多打几顿就服帖了。

    老王一家都是老实本分的,最多平时看得紧点,哪敢真上手打。

    知道人贩子还在村里,林安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唯恐林萍生什么变故。喜的是:既然人贩子还在,那她就有机会探听清楚人贩子落脚的地方后,直接向村干事打报告,抓住这两个人贩子,帮老王家追回损失。

    这样一来,李华也就有救了。

    正想着,被树下坐着的一位老大爷被惊醒了。

    “林安啊!”

    “啊?刘伯伯!”林安回过神来答道。

    被喊刘伯伯的人乐呵呵的夸了林安一句,用斗笠扇着风:“林安啊!你大伯家来的是你家啥亲戚啊?咋从来没听你们提起过。”

    “亲戚?”林安一愣,没反应过来。

    刘伯不解的看了林安一眼:“就是外地的亲戚啊!说话叽里呱啦的,一句话都听不懂!在你大伯家住好几天了,你不知道啊?”

    听到这儿,林安脑子腾的一下炸了。

    惊了一瞬后,扔下一句:“刘伯伯,我还有事,先走了。”慌忙向家跑去。

    住在李秀月家的外地人,和突然接近林萍的林香,这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一个可怕的想法跃然与心间,惊得她恨不得下一秒就出现在家里,看到完好无损的林萍。

    路上,撞上了来找她的韩穆。

    看到韩穆后,林安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拉着他就朝家跑去。

    韩穆不明所以,但林安这么惊慌,肯定有她的道理,所以想也没想的跟着跑。

    路上,林安抽空简略的说了几句。

    闻言,韩穆心下一沉,安抚道:“我先回去看看。”

    说完后,韩穆像是离弦的箭,跑得飞快。

    林安之前已经跑了几分钟,天气又热,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的厉害。

    豆大的汗珠自脸颊滚落,多希望是她想太多了。

    还没等她跑回去,韩穆就已经出来了,他的额上也布了一层细汗,因为跑得太快,脸有些红,有些微喘。

    “你妈说,林萍跟林香出去了。”

    一瞬间,林安心提到了嗓子眼,紧抓着韩穆的手:“啥时候出去的?知道去哪了么?”

    “你妈说是半个小时前出去的,不知道去了哪。”韩穆摇了摇头。

    林安阖眸呼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看了眼韩穆:“走,去林香家。”

    到了林香家之后,林香没在家!强子正在炕上午睡。他家门没关,林安和韩穆直接进去。

    “醒醒!”林安直接上手摇醒了强子,问道:“你知道林香去哪了么?”

    强子睡得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去她妈家了吧!咋了?”

    林安没回答他的话,拉起韩穆就朝李秀月家跑去。

    一路上,韩穆始终紧握着林安的手,不停的安慰:“没事的!你放心吧,你姐吉人天相。”

    可到这个时候了,林安怎么可能放心?心如擂鼓,好像下一秒就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

    “嗯。”

    李秀月家距离她家有一段路程,跑下坡之后,韩穆道了一句:“等等。”

    一分钟后,骑着凤凰自行车过来了:“上来。”

    林安扶着韩穆的腰,跳上了他的自行车,坐在后面指挥着韩穆朝哪走。

    微风吹过,带来一阵凉意,林安散乱的头发来回起伏。

    本该是恬静浪漫的一副场景,可此刻,他俩都心急如焚,恨不得多出两个轮子来,让车跑得更快些。

    到了距离李秀月家最近的马路上,那儿赫然停着一辆面包车。

    整个村子都穷,突然停一辆面包车,怎么想都觉得哪里不对劲。

    就在林安的韩穆快要抵达的时候,面包车发动了。

    霎时间,林安瞳孔微缩,拽着韩穆衣襟的手一紧。

    “下来。”韩穆话音刚落,林安就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朝面包车跑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