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被抓
    林安此言一出,那俩人顿时规矩了。毕竟,谁也不想平白无故挨那么一下子。

    林安也有她的小算盘,正当防卫和防卫过激是有差别的!她拿捏不准,也不敢轻易下手,要是真砸出个好歹来,事可就大了。

    半个多小时后,韩穆终于带着人回来了。

    警察暂时还没来,但村长带着村里好几个壮丁来抓人了。

    先关起来,等警察过来之后,把人一交。

    “人呢?”村长来了,着急的问道。

    林安赶紧撤开身子,指着那两个:“村长,就是他们,差点把我姐给拐走。”

    一男一女看到主事的来了,也很激动,男人看向村长,说道:“她,她抢走了我们的钱。”手不能指,但那男人还是死命的瞪着林安。

    闻言,村长狐疑的看了林安一眼:“你拿了他们的钱?”

    林安面色一惨,吸了吸鼻子,像是快要哭了:“他这是在诬赖我!他们刚刚让我放他们走,如果我不放,就威胁要冤枉我,杀我。”林安添油加醋,梨花带雨的说完后,村长他们立刻相信了。

    毕竟,林安身上的衣服被撕扯成了那个样子,披头散发的,脸上胳膊上好几处伤。在加上这孩子乖巧,从来不说谎话。

    “把他们抓起来,先回去管着,警察马上就到。”村长说完后,他后面站着的几个壮丁,一把就把他俩给扯了起来。

    “她真的抢了我们的钱,不信你们可以搜身。”那男人气得咬牙切齿,被拽起来的时候,还拼命挣扎。

    林安顿时委屈,害怕的看了一男一女一眼:“村长,你可得把他们看牢了!要不然咱村肯定还得出事。”

    一边是坏事做尽的人贩子!一边是村里的小状元!不用想,村长也站在林安一边。

    一男一女两个人贩子被村长押走了,面包车也被收缴了。

    林安扶着林萍朝家走。

    林萍受了大惊吓,除了哭之外,还是没别的话!林安都有点担心了,别给林萍吓出个什么好歹来。

    “你没事吧?”韩穆看着林安,有点忧心,她白皙的脸上,多了几道血痕。

    林安面上一苦,哀怨的说道:“怎么会没事?”

    脸上的伤要是留下疤痕,她能哭死。

    韩穆看出了她的想法,抿了抿唇,说道:“别怕!不会留疤的。”

    林安幽幽叹息一声:“但愿吧!”

    随即,看到了韩穆伤痕累累的自行车,登时愣了一瞬,后惊慌道:“这车子是刚摔坏的么?”

    韩穆随意看了眼,说道:“没事!”

    顿时,林安有些自责了。

    韩穆这辆自行车应该是刚买的,这还没几天呢!就成了这副鬼样子。

    “等以后有钱了,我赔你一辆新的!”林安仰头看着韩穆,又添了几分自责。

    刚为了救林萍,和人贩子动手的时候,韩穆被打中了鼻子,现在虽然止血了,但白色的t恤上,和脸上,还有残留的血痕。

    “好。”韩穆轻笑一声,没有拒绝。

    “走吧!快点回去,洗把脸,我给你把衣服洗了。”说着,林安加快了步子。

    回到家后,他们三个的模样,吓了刘翠芳和林东平一大跳。

    刘翠芳抱着两个女儿,哪个都心疼的厉害,不停的问:“这是咋回事啊?咋好端端的成这样了?”说着,又回头看向林东平:“还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倒盆水过来擦擦?”

    林安看了眼林萍,说道:“你让她自己说。”

    林萍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又哗啦啦的流了出来,扑在刘翠芳的怀里:“妈,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总算,说了句别的!林安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落了地。

    随后,林萍哭哭啼啼的把事情给说了个清楚。

    “林香说让我在她家门口等一下,谁知道会出这事。”林萍抹了把泪,现在想起来都后怕!从心底里升腾起一股胆颤,今天要不是林安,她就再也回不来了。

    想着,又十分痛恨自己没听林安的话。要是听了,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

    “妈,你知道我为啥这么着急找我姐么?”林安定定的看着刘翠芳,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今天听刘伯伯说,我大娘家住了两个外地亲戚。再一联想到林香这几天的刻意接近,就全明白了。我大娘就是想卖了林萍,换点钱给我大伯还债。”

    林安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林东平刚好端着水盆进来,听到林安的话后,整个人都怔住了,手一松,盆子就掉在了地上。

    水撒了一地,盆子还在打着圈,发出难听的声响。

    “你说的是真的?”林东平很平静,平静得让人发憷。

    “嗯。”林安重重点头。

    林东平转身就走,这一次……李秀月的过分,直接触到了林东平最柔软,最在乎的东西。

    “爹!”

    林安喊了一声。

    “东平。”刘翠芳松开林萍,赶紧追了出去。

    可林东平脚下生风,人又固执,刘翠芳硬是没追回来。

    想起两个有伤在身,还受了惊的女儿!刘翠芳犹豫一下之后,转身回了屋里。

    林东平的离开,林安没有劝阻。

    李秀月一家这种事都能做得出来了,他们又何必继续护着这层亲戚关系?虚假的亲情面具,早就该撕下来了。

    “咋脸上都伤了啊!”刘翠芳心疼的摸了摸林安的脸,又摸了摸林萍。

    向来备受林东平和刘翠芳喜欢的韩穆,在林安和林萍面前瞬间黯然。

    他站在屋里这么久了,刘翠芳愣是没注意到他,光顾着心疼两个女儿了。

    “你去洗把脸吧!我给你倒水。”林安仰头看着韩穆,想了想:“把衣服也脱下来,我给你洗!穿我爸的一件凑合一下,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韩穆摇了摇头。

    刘翠芳这才注意到韩穆,尴尬的扯了扯嘴角:“韩穆啊!今天的事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家安安和萍萍都不知道会出啥事呢!”说着,她朝韩穆鞠了一躬。

    两滴泪掉在地上,她是真的后怕,对韩穆也是真的感激。

    韩穆赶紧扶住了刘翠芳:“阿姨,这都是我该做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