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开学了
    林安昏昏沉沉的,一觉睡了两个多小时,才揉着发痛的头醒来,迷茫的眨了眨眼,眼前一片陌生。

    愣了一分钟后,猛地站了起来。

    这是哪?

    “韩穆?”这屋子的装饰很像是旅馆,韩穆并没有在屋里。

    林安喊了一声,朝门走去。打开门后,就看到房门左边放了一把椅子,韩穆正坐在那,低着头发呆。

    “韩穆?”林安小心的喊了一声,把玩着手指缓解尴尬,她也没想到,她酒量会这么差。

    “醒了?”韩穆站了起来,动了动僵硬的脖子,看了眼手表:“走吧!我送你回去,再不醒来,我都要进去喊你了。”

    林安扯了扯嘴角:“你咋不进去休息会儿啊!”

    韩穆幽幽的瞥了她一眼,没说话。带一个醉酒女孩儿来旅馆,已经够让人想入非非了,还进去?这傻妮子,名声不想要了?

    没有回林安的话,韩穆大步朝前走去:“快点吧!再晚回去你爹妈会担心的。”

    韩穆不知道什么时候骑来了他的自行车,就放在旅馆下面。

    林安坐在后座上,小心的拽着韩穆的衣服:“走吧!”

    韩穆一蹬脚踏板,车子朝前驶去。

    现在已经六点多了,天还大亮着,虽还有余热,但已经没晌午那么炙热了。

    韩穆载着林安,微风吹过,带来一丝凉意。

    林安舒服的眯着眼睛,抬起了脚,一路上和韩穆有说有笑。

    把林安送到村头后,韩穆停下了车子,回头看着林安:“我后天就去京城了,下次见面就是寒假了。”

    林安跳下了车子,直视着韩穆,脸上带着些许错愕:“还没到开学的时候啊!”

    “提早上去,也好安排建立咱们的事业啊!”韩穆嘴角含笑,眼中丝丝不舍来回翻转。

    林安点了点头:“那,祝你马到成功!”

    “好!”

    已经到了村口,林安也没再让韩穆送,催促着他:“快回去吧!再晚天就黑了,不安全。”

    “好。”韩穆点头骑车离开了。

    林安目送韩穆离开后,才朝家的方向走去。

    没了韩穆隔三差五的来找,林安收心了很多。从早上起床开始,捧着书能看到晚上睡觉。

    刘翠芳和林东平两个瞧着都觉得心疼,就怕林安看坏了眼睛。

    可不管怎么劝,林安就是不肯放下书本。

    除却正常的高中课本之外,林安还会看一些经商、管理类的书籍,看的书越来越杂,越来越深奥。

    时间总是走得飞快,不知不觉,到了开学的时候。

    林安以后是要住校的,所以提前一天,就到了学校。

    林东平和刘翠芳喜气洋洋的来送林安上学,送她到寝室之后,又给她铺好被褥。

    两口子从来没和女儿分开过,一想到往后林安就要住校了,心里难免有点难过。

    刘翠芳想着,眼眶都湿润了,摩挲着林安的脸:“安安啊!学校不比家里,好好和同学相处,别耍小性子,要是缺啥少啥了,就写信告诉爹妈,爹妈立马给你送来。”

    “还有这被褥,你不用洗,脏了的话回家时带着,妈给你洗就行。”

    “对了,你……”

    刘翠芳像是有说不完的话,喋喋不休的一直没停。

    林安哭笑不得的听着,有感动,有开心,却没有任何厌烦。

    上一世,多少次午夜梦回,她都渴望在听到刘翠芳的唠叨,可惜再也没机会了。

    这一世,她怎么听都听不够。

    因为她深知,随着以后的逐渐忙碌,能听到唠叨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了,每多听一次,都是一种享受。

    刘翠芳一直说,直到林东平都听不下去了,制止了她:“安安啥都明白,你看你,说个没完了都。”

    “我说说咋了?谁像你似得,跟个闷葫芦一样,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刘翠芳顿时就不满了,瞥了林东平一眼,埋怨道。

    他们说话的时候,进来了几个同学。

    刘翠芳和林东平两个,赶紧把带来的地瓜干,分了一些出去:“自家晒得地瓜干,可好吃了,这是我家闺女,往后你们就是一个宿舍的了……”

    直到很晚,刘翠芳才恋恋不舍的,在林东平的催促下,离开了宿舍。

    林安坐在自己的床铺上收拾东西,听着其他家长和孩子的对话。

    “你自己一个人,千万……”

    “知道了,知道了,烦不烦啊!”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都知道了。”

    林安嗤笑一声,摇了摇头,这些小屁孩啊!等以后离开了父母,就知道能听爹妈唠叨,有多不容易了。

    “林安?”正在这时,一道俏丽的女声,传入了林安耳中。

    林安循声望去,就看到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碎花裙的姑娘一脸惊异的看着她,很眼熟……

    “不记得我了?”穆寒有点失望,刚要说自个的名字,就听林安说:“记得,穆寒,对吧?”

    “对对对,你还记得我啊!”穆寒点头如捣蒜,很开心的说道。

    林安放下手里的书,下了床:“你不是城里人么?为啥也住校了?”

    提起这个,穆寒小脸一苦,哀怨的看了林安一眼,一屁股坐在最近的床上:“别提了!我被我爸妈给赶出来了。”

    “啊?”林安错愕的看着穆寒。

    穆寒叹了口气:“这是我家的家训,要求子女高中之后都要自立。”

    “这样啊!”林安点了点头。

    穆寒没有家长来帮忙收拾东西,整理床铺。

    林安挺喜欢穆寒这姑娘的,接过了她的包袱:“来吧!我帮你。”

    穆寒是个典型的话唠少女,明明和林安只有一面之缘,但还是亲得跟好多年一样。

    惹得好几个宿舍的同学凑上来问她们认识多少年了。

    收拾好之后,已经很晚了。

    林安和穆寒一起去食堂吃了个饭,回来之后,林安就在看书了。

    穆寒叽叽喳喳的吵了她一会儿,发觉林安不理人后,也就败兴而归,回了自个的床铺。

    林安盯着书,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嘴角不自觉的荡漾起了一丝笑意,真好啊!明天就开始正式上课了。

    人生又一篇章,就要翻开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