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小把戏
    顾念和林安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刚上高一的小女生,心有火气,但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除了多瞪林安几眼,不交作业,故意打岔之外,使不出别的招数。

    林安看在眼里,连搭理都懒得。

    穆寒却不高兴了,怨念的看着林安:“林安,她都这么欺负你了!你怎么都不反击啊?”

    林安把眼睛从书上移开,瞥了穆寒一眼:“那我得有多闲?”

    事实证明,有些人吃饱了,是真的很可怕,尤其是顾念这种心眼小,很记仇的人。

    这天,林安和穆寒从食堂回来,一进教室,就看到林安的桌子上,被泼了大片的墨水。

    教室里坐着几个零星的同学,其中就包括顾念。

    穆寒尖叫一声,快速跑到林安桌前,桌上的墨水还是湿的,偶有一两滴滴在地上。

    顾念瞥了林安一眼,眼睛里闪着奸计得逞后的得意。

    林安连日来的不理会,给了她一种林安很好欺负的错觉。

    “顾念!是你吧!!!”穆寒表现的比林安还要气愤,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顾念面前,恨不得一巴掌扇上去解气。

    其余几个同学大气也不敢出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你看见了?空口白牙可别诬赖好人。”顾念转动着手里的笔杆子,不屑的瞥了穆寒一眼。

    穆寒气得直哆嗦,狠狠的踹了桌子一脚:“去,擦干净。”

    顾念低头把玩着笔,嘴角噙着一丝笑,无动于衷。

    “你……”

    林安很平静,这一幕并没有挑起她的怒火。她只是淡淡的瞥了顾念一眼,抬步朝她的书桌走去。

    好在,她今天把书都收起来了,墨水泼在桌面上,并没有殃及到书。

    否则,她能不能这么平静,还真不太能保证了。受韩穆的影响,她现在对书的爱护已经达到了珍视。

    弯腰取出了她的书,摞在穆寒的桌子上。

    撕了一张纸,附在桌子上,拉着朝顾念那边走去。

    顾念看着林安的这一举动,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看到她拉着桌子过来了:“你干嘛?”

    林安没有回她的话,绕了个圈,把桌子拉到了她旁边站定。

    “顾念,收起你那些无聊的小把戏。”林安说着,突然把她的桌子一提,里面的书倾泻掉了一地。

    空桌子并不重,起码对于林安而言不重,她把桌子甩到了一边。又把满是墨水的桌子扯到了顾念面前,由于幅度太大,有少许墨水溅在了顾念白色的t恤上。

    “啊!”顾念尖叫一声,慌忙站起,抹了两把t恤上的墨水,墨水被彻底晕染开,格外刺眼。

    林安抬手重重附在顾念的肩膀上,面色平淡的说道:“你不是喜欢墨水么?桌子送你了,不用谢。”

    说着,拉起了顾念的桌子,朝她那边走去。

    穆寒站在一边,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眼里涌现出一丝崇拜,林安简直太帅了!

    “林安!”顾念尖叫一声:“我跟你没完。”

    林安步子一顿,转过身来,眯了眯眼:“顾念,再敢有下次,我必定会双倍奉还,要是不信……你不妨试试。”

    大概是林安的神情太凶悍,大概是相信林安真的做的出来,顾念咬了咬牙,没吭声了,委屈的坐在位置上,看着泼满墨汁的桌子,红了眼眶。

    林安拖着桌子回了位置,把穆寒桌上的书都移了过来。

    穆寒颠颠的跑到林安跟前,竖起了大拇指:“林安,我太崇拜你了!对那些没事找事的人,就该狠狠的反击。”

    她说话时的声音并不小,每一句都清晰的落入了顾念的耳中。

    顾念咬着下唇,生生的把泪逼了回去,手紧紧攥拳,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坐的位置,散了一地的书,满是墨水的桌子歪斜的放在一边,滴下去的墨水,有些落在了刚发的新书上。

    教室里其余几个人,看了这么一场大戏,忍不住窃窃私语了起来。

    不时的传来:“顾念、林安!”这样的字眼。

    林安倒是没什么,收拾好之后,该干嘛干嘛!捧着本书看得如饥似渴。

    顾念却受不了了,红着眼眶,猛地回头:“闭嘴!”

    那几个人一愣,整个教室里瞬间鸦雀无声。

    顾念狠狠的瞪了林安一眼,哭着跑了出去,留下一地狼藉。

    这一连串的声音,都没有阻碍林安看书。至始至终,林安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顾念走了,穆寒笑得前俯后仰,拍着林安的肩:“林安,你看到了没?顾念气得脸都憋红了。”

    这几天,顾念时不时的就给林安使个绊子,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但穆寒就是看不下去。

    一口气憋在心里,难受的很。

    林安今天终于反击了,简直大快人心。

    林安从书上移开了眼,无奈的看了眼穆寒:“你以后小心点。”

    “啊?”穆寒一愣,没明白林安的意思。

    穆寒今天这么耻笑顾念,以顾念的记仇,肯定连穆寒也记恨上了。

    “没听过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么?”林安揉了揉眉心,看来以后不能随随便便做好事。

    要是不小心救了一个小人,徒生事端啊!

    比如顾念!今天这事算是了了。但顾念心里头不爽是肯定的,指不定还憋着什么坏,找一个合适的机会突然打她一个猝不及防。

    想到这儿,林安更是无奈!她多忙啊,还要和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玩这种低级的游戏?

    “我才不怕她。”穆寒一仰头,十分不屑。

    林安瞥了穆寒一眼:“小心无大错,免得着了道,吃亏的还是自己。”

    穆寒嘟了嘟嘴,亲昵的挽住了林安的手臂,靠在她身上:“不怕,有你保护我。”

    话里的油腻让林安不禁打了个寒颤,哆嗦一下,甩开了穆寒:“你离我远点,我就保护你。”

    穆寒噗嗤一笑,眉眼弯弯的看着林安:“别做题了,咱们去踢毽子吧!”

    “不去!”

    “那踩格子?”

    “不去!”

    “跳皮筋呢?

    “不去!”

    “那你要干嘛?”

    “做题。”

    说着,林安翻出了高二数学。

    穆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