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生日宴请
    发生那件事之后,顾念又消停了好一段时间。

    学校生活已经彻底步入了正轨,无论是哪个老师,对林安的印象都好的过分。

    林安学习成绩好,好学,又有领导能力,班里大大小小的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给老师们省下了不少麻烦。

    而林安,一直是高一三班最为特殊的存在。

    除了穆寒之外,她很少和其他同学有无关紧要的接触。久而久之,林安不好相处、人又高傲的名声,也就这么传出来了。

    是谁传出来的,林安用脚趾头想都想得出来。

    好了伤疤忘了疼,说的就是顾念这种人了。

    穆寒在班里的人缘要比林安好的多,她人长得娇俏可爱,待人也很亲和,学习成绩也不差,开学也就一个多月,就成了班花。

    每次她听到有人说林安的不是,总会极力辩解。可事实摆在那,林安确实不怎么和班里的人往来。

    这让穆寒又气又无奈,耳提面命像个苍蝇一样,喋喋不休的环绕在林安耳边。

    每到这时候,林安总会甩给她一本书:“亲姐,消停点吧!没看我正忙着呢?”

    林安确实很忙,忙到完全没有时间和这些半大的孩子建立革命友谊,如果穆寒没有主动黏上来,高中两年她应该会一直都是一个人。

    高中的学业并不轻松,除了英语之外,林安没有一点优势。上一世,她没上过高中。三年的知识,要压缩成两年吸收,她不算什么天才型,能有的,也只是勤奋。

    更别提,她要利用现在的时间,去学习更多商场上的东西。

    综上所述,她并不是高傲,只是……忙,仅此而已。

    可这些,穆寒知道,别的同学不知道啊!

    “林安。”

    这天,林安正在啃一道数学题,头顶突然响起一道略微沙哑的男声。

    林安抬起头来,就看到是他们班的黎文,不解的问道:“有事?”

    黎文不安的搓了搓手,摸了摸鬓角,壮着胆子说道:“明天是我生日,我宴请了咱班好几个人一起,你也来吧?”说着,少年墨色的瞳孔里折射出希冀的光。

    吞了吞口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林安。

    没空两个字张嘴就要说出口,趴在桌上的睡觉的穆寒听到了,狠拽住林安的手,扬起一抹笑:“林安会去的。”

    林安瞪了穆寒一眼,刚要拒绝,黎文已经说话了:“啊?穆寒你没睡着啊!明天一起来吧,就在国宾饭店,不见不散!”像是看出了林安想要拒绝,黎文说完之后,飞快的离开了。

    林安:“……”

    “我不去。”林安蹙了蹙眉,明天是周末,她要回家。

    穆寒熟门熟路的挽住林安的胳膊,在她身上蹭了蹭,软糯可怜的望着她:“去吧!黎文家有钱,过生日肯定有好吃的,国宾饭店啊!你听到了没?”

    林安嫌弃的抽回了自个的胳膊,打个了哆嗦:“那也不去。”

    “林安!”穆寒脸色一板,看起来像是生气了:“班里人都说你高傲,你好歹去一次打破谣言啊。”

    “穆寒。”

    “我不听我不听。”穆寒捂住了耳朵,头摇得像拨浪鼓。

    林安:“……”这妮子软磨硬泡的功力她是见过的,如果不答应今儿肯定是不能好过了。

    只能点头应下。

    第二天。

    国宾饭店,黎文今天穿得很隆重,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很符合当代的审美……

    到了约定时间,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到了,黎文招呼之后,让服务员带着去包厢了,不时的低头看一眼表,他还在等。

    终于,林安到了,刹那间,黎文脸上挂起了大大的微笑,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林安跟前:“林安,你来了?”同时,心里舒了口气。

    林安点点头。

    一旁的穆寒笑着说道:“你过生日,林安怎么能不来呢?”她只是想表达,林安不是个高傲的人,但没想到这话里有了歧义,还被黎文记在了心里。

    黎文耳根有点发烫,笑容满得快要溢出来了,看了林安一眼。

    “走,我带你们去包厢。”

    这个包厢大的很,足可容纳二十多个人。

    穆寒压低声音,凑在林安耳边:“黎文家真的好有钱啊!包这么一个包厢,不便宜了吧?”

    黎文的生日,来的大部分都是同班同学,也有几个他们不认识的,一共有二十多个,分了两桌。

    出乎林安意料的是,顾念也来了。

    落座之后,大家才知道,国宾饭店是黎文家开的,他作为少东家又是今天的寿星,阔气的很。

    菜单上有的,随便点。

    国宾饭店是县城里最贵的饭店,他们这么多人吃下来,少说也得五百左右。

    在人均两百工资的93年,实在不少了。

    黎文似乎有意表现,说完之后,目光似有似无的落在了林安身上。可惜,林安并没有在看他。

    哪怕他说国宾饭店是他家开的,林安脸上也无有震惊和崇拜。

    大家都把礼物拿出来了,林安的礼物很朴实,一如她的性子。

    是一套数学题……

    黎文请大家来国宾饭店吃饭,林安就拿了这么个寒酸的礼物出来。

    总有几个挑事的会找不自在,比如顾念。

    她刚巧和林安分到了一桌,看到林安的礼物后,掩住了眼里的得意,捂着小嘴吃惊说道:“啊?林安你才送一套卷子啊?”

    说完之后,像是意识到她说错了话,赶紧噤声。

    其他几个起哄的,马上接着说:“就是啊!这也太寒酸了吧!

    “对啊,坑人家黎文也不是这么坑的。”

    林安的目光从顾念的脸上划过,客观评价:“嗯,演技进步了很多。”

    “怎么?”林安话才开了个头,黎文就抢过话头:“数学题怎么了?我爸让我期末考年级前十,我正需要这个。而且,林安的学习成绩那么好,她既然送我这个,以后肯定会给我辅导的。”

    说完后,看向林安:“林安,谢谢你,这是我最喜欢的礼物。”

    林安蹙了蹙眉,点点头:“不谢。”

    只是送题而已,黎文的理解未免太过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