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儿子不孝顺吧?
    回学校时,林安制止了黎文要送她的打算,拉着穆寒朝图书馆走去,她要找两本书,两人溜溜达达的,好晚才回了学校。

    路过学校花坛的时候,林安一眼就看到了李强和李东,俩人蹲在那儿也不知道在干嘛。

    “李强,李东?你们在女生宿舍楼下做啥?”林安疑惑的瞥着这兄弟俩,县一中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他们碰面的机会并不多。

    听到熟悉的声音,李强艰难的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林安身边,嘟囔道:“脚麻死我了。”

    林安忍俊不禁的瞥了他一眼后,目光落在李东身上:“找我有事?”

    李东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明天是我们生日,我妈让来喊你吃个饭。”

    “我……”林安下意识的就要拒绝。

    武奴香现在还住在林四平家,她并不想看到武奴香的那副嘴脸。

    李强像是看出了林安的想法,先她一步说道:“不能说不去。”

    “不去。”林安把书塞给了李强,说道:“高二的辅导书,一人一本!生日快乐。”说完之后,拉起穆寒就朝女生宿舍走去。

    “不行。”李强快步跑到林安面前,拦住了她:“你必须去,否则不让你走。”

    林安:“……”

    李强铁了心的想让林安到场,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抱住了她的腿,仰头看着她:“你要是不去,我就不松手。”

    “你今年八岁么哥?”林安挪了一步,隐隐有种想踹上去的冲动。

    所以说,千万不能太溺爱孩子。否则就容易养出智障,比如李强这种的……

    他们这边的动静太奇怪,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视。

    “我去。”林安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丝笑:“我去还不行么?”

    “行行行。”李强立即喜笑颜开,松开林安站了起来:“我明天十一点来楼下接你。”

    “无事献殷勤!”林安白了李强一眼:“说吧!什么事?”

    李强搓了搓手,干笑一声:“就生日啊。”

    “说实话!”

    “魂斗罗有一关过不去。”李强垂下了头,有点不好意思。

    林安:“……”你可长点心吧!

    “知道了。”

    回到宿舍之后,穆寒叽叽喳喳的问了林安不少问题。林安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思绪早就飞到了林四平家。

    武奴香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待在林四平家这么久,也不知道李鹏有没有心里不痛快。

    ……

    十一点,李强和李东兄弟两个如约到了。

    一路上,李强喋喋不休的,一直在说游戏。

    林安好几次都没能打断,最后站定:“能不能让我说句话先?”

    “能。”李强终于住嘴了。

    “你们和我奶奶相处的怎么样?”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李强整个人都黯然了不少,哀怨的瞥了林安一眼:“可别提了。”

    “怎么了?”得到这样的回答,林安一点都不诧异。

    “李东,你说。”

    李东像是终于找到了宣泄口一样,噼里啪啦一通说。

    林安这才知道,武奴香不仅好吃懒做,还颐气指使的对待他们每一个人。这些也就算了,还天天管林四平要钱。

    一来二去的,李鹏彻底断了林四平的经济。

    两口子隔三差五的就吵架,武奴香不仅不劝,还适时的添一把火。

    家里被搅得天翻地覆的。

    “林安,你奶奶什么时候走啊?”李东对武奴香没什么感情,从小到大也没见过几面,更别提武奴香这么刁钻,他真是巴不得这个姥姥能快点走。

    “我怎么知道?我和她关系也不好。”林安两手一摊。

    李强重重叹了口气:“人生啊!”

    大门没锁,李强刚一推开大门,就听到屋里骂骂咧咧的声音。

    “我怎么有你这么个败家闺女!不就过个生日么?吃这么好干啥?平时也不见孝顺孝顺我。你哥他家出了事,债还没还清呢!吃吃吃!”

    武奴香恶毒又泼辣的声音高得很。

    屋里和院子就隔了一块门帘,听的清楚的很。

    “妈,你声音低点,给邻居听见笑话。”林四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声下气。

    “笑话啥?”

    还嫌不大声,武奴香又拔高了音量。

    李强脸色瞬间垮了下来,怨念的很:“吵吵吵,过生日都不让安宁。”

    林安抿了抿唇,没说什么。

    三个人进屋后的动静,被林四平听到。

    林四平拿着锅铲出了厨房,热情的说道:“林安来了?快坐,饭马上就好了。”

    “姑姑,要我帮忙么?”说着,林安凑到了厨房门口,看到武奴香后,‘大吃一惊’,错愕的看着武奴香:“奶奶,你还在我姑家呢?我大伯呢?”

    “死丫头,你来干啥。”看到林安,武奴香浑浊的眼珠子里都能透出一股厌恶。

    李秀月被抓的事,也自然的算在了林安、林萍以及刘翠芳的头上。要不是她们,林秋平一个好好的家,也不至于七零八碎。

    “我哥他们过生日。”林安轻笑一声,眉眼弯弯的,继续问:“奶奶,你也是给我哥他们过生日?那你几点走?咱一会儿一起走啊。”

    “我住这儿。”武奴香哼了一声,调转了头,仿佛多看林安一眼都受不了。

    “啊!”林安一惊一乍的,把武奴香吓了一大跳:“是不是我大伯不孝顺啊?原来村里说的都是真的啊,我大伯不孝顺,才委屈你住我姑家。”

    最珍视的大儿子被诬陷了,武奴香的反应很大:“瞎说啥?你大伯咋可能不孝顺?”

    “奶奶,你不用帮我大伯说话,我都明白。”林安拍了拍胸脯,一副心疼武奴香的模样。

    武奴香咬着牙,气得浑身哆嗦:“你明白啥?你大伯可孝顺了。”

    “我大伯要是孝顺,你不可能住我姑姑家的。”林安摆了摆手,自顾自的走到灶台旁边,倒了杯水给自己。

    嘴上不停顿:“村里人都说了!老人只有住儿子家的道理,除非儿子不孝顺,才会住女儿家。”

    这些是她编的,但武奴香重男轻女是事实,她说的这些,武奴香会信的。

    “谁说的?”武奴香额头上的皱纹都能夹死苍蝇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