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孽缘啊!
    吃完饭之后,林安就离开了。

    到她离开的时候,林四平也没能从屋子里出来。

    李强和李东兄弟两个,短暂的高兴之后,又有点落寞,最后连蛋糕都没吃。

    因为武奴香的缘故,这个生日过的实在有点草率了。

    但好在,武奴香走了,林四平家多多少少也能松快一点。

    今天林安不想来的,武奴香在林四平家,她每次看到武奴香的时候,总会忍不住血压升高!升高之后,就会做些事情缓解,比如今天……

    林安自行布置的作业还多得很,所以回学校时,干脆抄了近路。

    前段时间,学校领导对于学校附近的安全问题,好好整治了一顿。流窜在学校附近,意图不轨的二流子进去了好些个。

    所以,这些小路现在安全的很。

    只不过,今天是周日,小路上并没有多少人。

    林安一路上走得都很快,快到学校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正压着一个年岁不大的姑娘狂啃。

    只能看到男人一个侧面,黝黑的皮肤,看起来整个人有些粗矿。

    看得出,那姑娘是自愿的。林安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后……愣了一瞬。

    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死对头顾念。

    林安:“……”

    孽缘啊!

    她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路过,来的时候也不了解情况,没刻意压低声音,当然被那两个人给发现了。

    顾念推开男人,小脸被亲得红扑扑的,嘴巴有点红肿,衣服也稍稍有些乱。

    心虚的扫向了林安所在的位置,在看清是林安后,她瞬间呼吸一滞,瞳孔微缩,咬紧了下唇,一股害怕从心底里蔓延开来。

    没有多余的表情,林安目视前方,径直朝前走去,装作没看到。

    顾念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赶紧追上了林安,一把拽住了她,紧张的很:“你刚看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看到。”林安答得很快,她没有嚼舌根的习惯,所以不管看到什么,对她而言都不重要。

    “胡说,你明明看到了。”顾念猛地挥开了林安的手,眼里的惊惧没有任何消散。

    林安:“……”所以是要她怎样?

    “哦,看到了,那还有事么?”林安淡淡的问了一句。

    顾念咬着唇,死死的瞪着林安,看起来十分凶悍。可惜,微抖的手出卖的她此刻的忐忑与不安。

    “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好。”林安点点头,答得干脆。

    这副场景和记忆中的重合,上一次……她就是这么抓奸强子和林香的吧!

    想到这儿,林安顿时无语,她这是什么特殊体质?

    对于扫黄这项事业,天赋异禀?

    否则,同样的事,发生两次是闹哪样?

    林安答得很干脆,但这并不能打消顾念的疑虑,她把那个男人拽了过来。

    “你看清楚,我对象可是外面混的,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对象会动刀子砍死你的。”说着,顾念示威性亮出了那男人的胳膊。

    嗯,一只凶猛的老虎纹身,很唬人,看上去就是道上混的。

    “看清楚了。”林安说了这么多,就一个目的—想走。

    “你真的不会说出去?”顾念迟疑的问道。

    林安:“我看上去很闲么?”

    顾念还是不信任林安,但没办法,她已经看到了!总不能把人给杀了。

    林安这么配合,顾念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放她离开。

    林安离开后,顾念还是觉得不安稳,仰头看着男人:“你说她会不会说出去?”

    “说出去怎么了?”男人一脸的无所谓,揽住顾念的肩,在她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顾念一听,顿时慌了,挣脱开男人,蹙眉说道:“我才高一,我们学校不让早恋!”

    “上学有什么用,还不如早点出来,跟着我混社会,多好啊!”男人一脸的不屑,从兜里掏出来一盒烟。

    只听一声脆响,烟被点燃了,寥寥烟雾环绕在顾念周身,引得她咳嗽了好几下。

    男人嗤笑一声,猛吸一口后,递给了顾念:“尝尝。”

    “不要。”顾念瞪大了眼,后退一步,连连摆手。

    男人捉住了顾念的身子,把烟塞进了她嘴里:“你会爱上这个味道的!”

    呛人的烟被顾念吸了一口进去,她赶紧把烟吐了出来,被呛的蹲在地上咳嗽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这么一打岔,她心里对林安的怀疑,以及忐忑,稍稍减弱了一点。

    顾念把烟吐了,男人也没生气,静等着她咳嗽完之后,拽起了她:“走吧!带你去个好地方。”

    顾念踉踉跄跄的跟了上去。

    林安回到学校,刚一进宿舍,就看到穆寒猛地扑了上来。

    “林安,你怎么才回来啊!我快要无聊死了。”

    林安轻笑一声,把穆寒从她身上扒下来扯正:“去给我哥过生日啊!你不是知道么?”

    “可你答应了我早点回来啊!我可是为了你才不回家的。”穆寒嘟着嘴,不满的看着林安。

    林安瞥了穆寒一眼:“知道了!作为陪伴,我不是留了作业给你么?”

    “姑奶奶,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穆寒一听,小脸瞬间垮了,就差给林安拜上一拜了:“还嫌我作业不够多啊!”

    “你不是无聊么?”林安托腮看着穆寒。

    穆寒脸一僵:“不无聊,谁说我无聊了?”

    “嗯,不无聊就好。”

    林安点点头,从桌子上捡了本书,作势就要上床。

    “好不容易回来,都不陪我聊聊天么?”穆寒忍不住的怨念,就差用眼神杀死林安了。

    林安扬了扬手里的书:“一起么?”

    穆寒:“……”

    “不了,我睡觉。”

    林安轻笑一声,抱着书上床了。

    宿舍其他同学都回去了,所以就她俩。

    耳畔不断传来穆寒翻来覆去的声音,林安嗤笑一声,翻开了书。

    可还是,不自觉的想起了今天见到顾念的那一幕。

    揉了揉发痛的眉心,顾念的为人,她真的是再清楚不过了。

    这事既然被她给瞧见了,顾念就不会善罢甘休。

    只能说,她……倒霉的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