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质问她
    在家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周末这天下午,林东平亲自把林安送到村口,目送着她坐上车之后才回去。

    林安到学校的时候,穆寒还没有到,这妮子……不喜欢在家里待着,每次都来的很早,这次是怎么回事?

    但她也没多想,直到第二天,穆寒依旧没来,这才让林安重视起来。

    上课之前,林安去了趟老师办公室,找到李老师询问之后,才知道穆寒家里出了点事,所以要下午才能来。

    林安道谢之后,朝教室走去,还没走到教室门口,就被顾念给堵住了。

    “干啥?”林安看着顾念,脸上浮现出一抹不耐烦。

    顾念气愤的看着林安:“你周六那天怎么没去?”

    “我为什么要去?”林安没好气的说道。

    “你明明都答应了。”顾念气得要死,但还是极力克制住情绪,以免声音太大,被别的同学听到。

    林安推开了顾念:“你没长脑子么?我答应了?‘哦’的意思,需要我给你解释一下么?”

    “你……”顾念伸手指着林安,胸口剧烈起伏。

    林安握住了顾念的手指,轻轻一掰,看到顾念扭曲的脸色后,说道:“我最讨厌别人拿手指我,我建议你记一下,谢谢。”

    说完后,朝教室走去。

    坐下之后,黎文也来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黎文总是习惯性皱眉,明显没有以前开朗了。

    “林安。”黎文站在林安面前,轻声喊道。

    林安没理他,从书桌里拿了书出来,快速翻开。

    黎文站在林安身边的时候,引来了不少人的注视。他在这儿站了两三分钟,林安也没理他,他只好又喊了一声:“林安。:

    “有事?”林安抬头看向了黎文,眸中隐隐透露出些许不耐烦。

    黎文的心瞬间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难受的厉害,摇了摇头:“没事。”

    既然没事,林安就更不会理他了。

    他们二人的这一幕被其他同学看在眼里,不免又多了不少猜测。

    黎文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座位上,他的同桌,也就是赵宇,看到黎文这副模样之后,心里也不爽快。

    “我看林安她就是耍你的,偏偏你还信了。”黎文这些天来的付出,别人不清楚,他赵宇可看的清清楚楚。

    本来对林安这人印象还不错,谁知道她就是个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虚伪女生。

    要不是她一直反反复复的吊着黎文,黎文早就死心了,怎么可能越陷越深?

    想到这儿赵宇更气愤了,回头瞪了林安一眼。

    中午放学,穆寒没在,也就没人和林安去食堂吃饭了,她一个人慢吞吞的收拾好书,也懒得和其他人去抢。

    “嘭”的一声,赵宇坐在林安前面,一拳头砸在了她的桌子上。

    林安蹙眉看着赵宇:“有事?”

    “当然有事,没事怎么敢找你?”赵宇说话阴阳怪气的。

    中午大家都忙着吃饭,黎文伤心难耐,一放学就走了。所以,现在教室里就剩下林安和赵宇两个人。

    “有什么事?”林安面露不快,连带着说话都冷淡了几分。

    “吊着人玩有意思么?”赵宇一把夺过了林安的书,逼她看向自个。

    珍视的书被赵宇团成一团,捏在手里,直接触碰到了林安最在乎的东西。

    她猛地站了起来,凳子打磨地面,发出了难听的声音。

    “拿过来。”林安抢回了书,抚平了褶皱:“有话就直说,拐弯抹角的挤兑谁呢?什么叫吊着人玩?我听不懂。”

    林安确实没听懂,所以更觉得赵宇莫名其妙。

    “听不懂是么?”赵宇冷笑一声:“好啊!那我就说明白点,黎文这么喜欢你,对你这么好!你干嘛老吊着他不放?要是不喜欢,就直接拒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有意思么?”

    赵宇积压了太久的火气终于能宣泄出来了,噼里啪啦的说个没完:“看上黎文家有钱,舍不得放手。还怕早恋被学校处分?林安,你可真聪明。黎文会被你耍的团团转,我可不会。”

    “要么,你就直接和黎文说清楚。要么,你就和黎文处对象。别这样恶心人成么?”

    林安的眉头越蹙越深:“什么叫舍不得放手?我不喜欢黎文,我俩没可能,我说的还不够清楚?赵宇你别信口开河冤枉好人。”

    “就你?”赵宇冷笑一声:“你敢说你没说过喜欢黎文?”

    “莫名其妙!没有。”林安说着,站起身来:“我从来没说过喜欢黎文,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不够明确,那我就再说一次!听着:我不喜欢黎文!!!够了么?”

    林安算是被彻底惹火了,除了武奴香他们,赵宇还是第一个能惹她到这个地步的人。

    “你!!!”赵宇也站了起来:“好啊,你不承认是吧,你等着。”

    说着,赵宇就朝顾念的座位走去。

    看到赵宇朝那边过去了,林安眯了眯眸子,突然猜到了一些。

    瞬间,脸色阴沉的可怕!

    顾念!

    赵宇走到顾念的书桌旁,把她的书全都翻了出来,一本一本的开始找。

    林安也不急着走了,她倒要看看,究竟是不是顾念在背地里耍花招。

    翻了足有五分钟,赵宇终于从顾念的一个本子里找到了那张纸条,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林安面前,砸在了她身上:“你自己看!证据就在眼前,还想狡辩么?”

    林安捡起了纸条,是她那天和穆寒上课时传的那张。

    纸条上:

    “黎文肯定喜欢你,你看他那个殷勤的劲儿。”这句是穆寒写的,这句之后,她就把纸条给扔了。

    可纸条下面,却平白无故多出了几行字:

    “我知道,我也喜欢她。”这是‘她’的字迹。

    “那你干嘛不告诉他呢?”

    “我不敢。”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赵宇激动的指着纸条,拔高了音量:“这也就算了,还三番五次的告诉黎文你喜欢他。上周还打算和他处对象,这才几天啊?又翻脸无情了?你可真行。”

    赵宇的讥讽一声比一声难听,落在林安的耳朵里,让她脸色更沉了几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