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对不起
    顾念早恋被抓的事只有几个人知道,黎文和赵宇都不是喜欢到处宣扬的人,也就没说。

    下午的时候,顾念被喊去了校长办公室问话。

    同学们没人知道是什么事,好奇无果之后,也就不在执着与这件事了。

    直到放学,顾念都没回来。

    “林安。”黎文走到林安面前,神色复杂:“我可以和你谈谈么?”

    林安收拾书本的手一顿,看了黎文一眼,点了点头:“可以。”

    顾念被叫去了校长办公室,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一点都不难猜测,看来黎文和赵宇动手了,依照县一中的规定,顾念这次受到的处罚应该不会轻。

    其实,之前学校对早恋的管束还算宽容,就算是被发现,最多也是训训话。可他们上一届里,有学生怀孕,孩子生在了厕所,后来牵扯出了不少事。

    学校忙得心力交瘁,花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才把这件事给压下去。

    从那之后,学校明令禁止早恋。

    顾念这么撞枪口,而且对象还是校外的混混……

    走出教学楼后,他们在旁边的花坛前停了下来:“啥事?”

    林安神色淡然,摸不透黎文找她有什么事。

    黎文看着林安略显冷淡的脸,苦笑一声:“对不起。”

    听到黎文是来道歉的,林安立即收敛了神色,些许歉意爬上了嫩白的脸:“你也是因为我,才会被搅进这件事里的,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黎文摇了摇头:“这件事,你也是受害者!是我鬼迷心窍听了顾念的话,还差点害你背上早恋的处罚。”

    说到这儿,他更愧疚了。顾念的事,他隐隐听韩主任提过,可能会被退学。

    一想到他差点因为顾念,害得林安被退学,心里就七上八下的不安。

    林安嗤笑一声,懒得和他在你的错、还是我的错上来回纠结,话锋一转问道:“现在心定下来了么?”

    “嗯。”黎文看着林安展露的笑颜,极力压住心里翻腾起来的喜欢。

    林安欣慰的点点头,终于话多了:“高中三年是很重要的,你应该多花时间在学习上。等三年后考上了大学,再好好谈个对象也不迟。”

    林安叮嘱时,总有种教训不听话小弟的感觉。

    黎文讪讪的点点头,顿了一下后,问道:“大学你想考去哪?”

    “京城大学。”提起自己想去的大学,林安眼睛里都是放着光的。

    黎文在心里默默重复:“京城大学。”同时,眼里迸发出了势在必得的决心,他也要考去京城大学,和林安同一所大学。

    林安并没有注意到黎文瞬间的变化。

    “林安,要走了。”穆寒拿着她和林安的书包,走出教学楼招呼道。

    林安应了一声,回过头来看向黎文:“我要走了。”

    “嗯。”黎文点了点头。

    林安刚走了两步,就听到黎文喊她:“林安。”

    “还有事?”林安疑惑回头。

    想说的话在心口绕了很多次,出口却成了:“以后,不会的题还可以找你么?”

    “当然可以。”林安灿然一笑,说完后,转身离开,她从来不会吝啬把自己会的教给别人。

    黎文笑了笑,眼前突然有些模糊了,同样转身离开。

    失落之余,又有一点点窃喜。林安还是会给他讲题的。

    黎文没问出口的那句话是:“三年后,我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学,你愿意给我个机会让我追你么?”

    这句话,他终究还是不敢说,害怕说了!就斩断了他和林安之间,最后能有的一点牵绊。

    穆寒探究的看了林安,好奇的厉害:“黎文找你什么事啊?”

    林安接过了自己的书包,对上穆寒眼里的好奇,说:“找我道歉。”

    “啊?”穆寒错愕的愣在原地:“他找你道歉干嘛?”

    林安:“……”

    “我怎么知道,快走了。”说着,林安拽起了穆寒,大步朝校外走去。

    穆寒一路上都不消停,一直在念叨:“林安,你真的不喜欢黎文?他对你挺好的。”

    “不喜欢。”

    “你要不好好想想?”

    “不喜欢,不喜欢,怎么想都不喜欢。”

    黎文与她而言,最多是个不懂事的弟弟,谈什么喜不喜欢的,这不是为难她么?

    穆寒终于不问了,幽幽叹了口气:“突然感觉黎文好可怜啊!”

    “你怎么不可怜可怜我呢?”林安挑眉看着穆寒。

    穆寒眨了眨眼,不解道:“你有什么好可怜的?”

    “莫名其妙被人算计了这么久,难道不可怜?得亏我周末那天没去,要是去了,被校长抓去,百口莫辩啊!”

    林安叹了口气,故意把话题从黎文身上扯开。

    果然,提起顾念,穆寒瞬间就炸了,张嘴就骂。

    “我从来没见过她那么恶心的人,林安你以后可得小心点,千万别着了她的道。”穆寒叽叽喳喳的,怎么都停不下来。

    林安点头示意知道,不过想想……过了今天,顾念还有没有空给她下绊子还两说呢!

    “还有啊!”

    “好了,快走吧!这都几点了。”林安又催促了一句。

    今天,她要去穆寒家做客,顺便也能看看韩穆的伤势怎么样了。

    寄信交流起来毕竟麻烦,她到县一中后也只收到过韩穆的一封信。

    这次他受伤回来,她这儿可是没收到一点消息。

    第一次去韩穆家做客,总不好两手空空,林安带着穆寒去了菜市场,买了些瓜果蔬菜、排骨之类的。

    看得穆寒目瞪口呆,指着她手里的东西:“就,就提这个啊!”

    “嗯?怎么了?”

    林安也很苦恼,93年食品还比较匮乏,她想买的买不到。华而不实的不想买,只能买这些,想着韩穆骨折了,应该能用的到。

    穆寒:“……”

    “就是……感觉有点奇怪。”

    “是吧……”林安讪讪一笑,其实她也觉得有点奇怪。

    可这些东西,买都买了,总不能退回去。

    林安一股脑塞给了穆寒:“你提着,就说你买的。”

    她刚才想到一样东西,茅台酒!茅台酒后世被炒的很热。买一瓶送给韩老师,不管是现喝还是收藏,都不亏。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