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要债的上门
    林萍从明天开始上班,把带来的东西放下后,林安对王洁说道:“王姐,我想带我姐去我们学校看看,晚点把她送过来。”

    “好,去吧!”王洁笑了笑,冲林萍挥了挥手:“好好在城里逛逛,赶明儿忙起来了,可就不一定有空了。”

    “嗯。”林萍连连点头。

    踏出裁缝铺后,林萍就自在了很多,摸了摸胸口,松了口气:“吓死我了。”

    “王姐又不吃人。”林安好笑的看着林萍:“在家里跟个母夜叉似的,咋出来怂成这样了?”

    林萍瞪了林安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这不是怕选不上么?”

    林安噗嗤一声笑了,随后把王洁的情况给林萍简要说了下。

    王洁今年三十岁,去年离婚后,就开起了裁缝铺,孩子被前夫家要走了,现在还是一个人。

    说完之后,特意嘱咐:“多做事,少说话!不该问的千万别问。”

    “好。”林萍把林安的话都记在心里。

    到学校后,已经快要中午了,林安干脆带着林萍去了食堂。林萍的话她还记得,一口气打了好几个肉菜,管饱。

    林萍乐得合不拢嘴,恨不得抱起林安转上几圈。

    林萍不出意外的吃撑了,抱着大肚子,正要跟林安回宿舍休息一下,就撞上了迎面跑来的李强。

    李强看到林安后,一把拽住了她,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快!”

    “干啥去啊?”林安蹙眉看着风风火火的李强。

    李强站定,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说:“你奶奶又来我家了,还有你伯伯和好几个不认识的人,现在已经在我家闹开了,我爸气不过要跟我妈离婚了。”

    “啊?”林安短暂的错愕后,连忙说道:“快走。”

    林萍留在这儿她也不放心,干脆就给带上了。

    李强一路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走路都费尽,就把情况给林安顺便说了一下。

    原来,是林秋平的债主来了管他要钱。他没钱,就把人带到了他家,问林四平要,那些人特别蛮横,说不给钱就要剁了林秋平的指头。

    武奴香哭得歇斯底里,拽着林四平,说啥都让她出钱。

    林四平心软想帮忙,但家里的钱都被李鹏给收走了,她只有个买菜钱,肯定不够。

    李鹏被叫回来后,看到家里成了这副模样。登时就被气着了,更别提林四平还在管他要钱。

    三千块呢!李鹏就算做生意挣了钱,一下子拿三千块,对他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了。

    场面本来就混乱,武奴香看李鹏不肯掏钱。一怒之下,就开骂了。

    惹得街坊邻居以为出了什么事,都出门来看。闹了这么大的丑事,李鹏一下子生气了,也不想办法凑那3000块钱了,非要和林四平离婚。

    听完这一大堆后,林安只觉得脑袋疼得一抽一抽的。

    “林安,上次就是你把你奶奶赶走的,这次也一定行,你快想想办法吧!”李强也慌了,他爸妈吵着要离婚,他心里也难过,可怎么都劝不下。

    除了求助林安,他想不到一点办法。

    林安镇定的点点头:“别慌!就算离婚,也需要时间。咱们先去看看情况再说。”

    林萍跟在林安身边,听得胆战心惊的。

    林安不相信李鹏会这么轻易就跟林四平离婚,毕竟,他俩之间不是第一次吵着要离婚。

    看得出来,李鹏对林四平还是有感情的,否则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容忍。这次要不是武奴香欺人太甚,这3000块钱说不准也就凑凑出了。

    刚拐进李强家那条巷子,就看到他家门大敞着,里面传来了嘈杂的吵闹声。

    还有武奴香的哭喊声夹杂在里面。

    林安三步并作两步进了院子,一大帮人都站在屋里,把门都给堵住了。

    “让让,让让。”李强横冲直撞的冲了进去,给林安和林萍让了条路出来。

    林安进屋后,才看到林四平坐在地上哭得两眼通红,李鹏坐在沙发上,紧皱着眉头,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武奴香更是过分,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叫骂:“我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现在你哥出了事,让你帮着拿三千块钱你都不干!白养你了啊!”

    “还有李鹏,没良心的东西,四平给你生了两个儿子啊!伺候了你这么多年,她娘家出了事,这点小事你都不忙,还要和她离婚。你作孽呀!”

    林安忍住想一脚踹上去的冲动,走到林四平跟前,想要把她扶起来。

    “别说了,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们只管要钱,没钱就拿东西抵。”为首的那个大汉实在不想等了,烦躁了挥了挥手,指着客厅的茶几、沙发还有电视:“搬!”

    李鹏急了,蹭的一下站起来:“这是我家,要搬上他家搬去。”

    “这我管不着!我只要钱,要赔也是林秋平赔。”为首那个话说的很不耐烦。

    他话音落下,身后就有人动手了。

    林安眯了眯眼,拔高音量喊道:“谁敢动一下,我就直接报警了!”

    为首的人怔了一下,看到是林安后,眼里闪过一抹不屑:“我还道谁呢!一个小姑娘也敢这么咋咋呼呼的?别理她,搬。”

    林安咬了咬牙,从武奴香身上跨了过去,拨通了吴宇豪的电话:“喂,是吴警官么?我这边遇到了点麻烦,你有时间过来一趟么?就在你们警局不远处。”

    “嗯,地址是……”

    林安报上地址后,就挂了电话。

    “大哥,她不会真报警了吧?”有个眼镜男不安的推了推为首的男人。

    男人瞥了林安一眼,不屑的哼了一声:“小姑娘随便打个电话,就说报警了你也信?警察多忙啊!哪有空过来?”

    林安淡然的坐在沙发上,瞥了男人一眼:“那你只管搬!一会儿警察过来,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大约是林安太镇定了,眼睛男更不安了:“大哥,要不?等等。”

    “别听她的!搬。”男人瞪了他一眼,恶声恶气的说道。

    李鹏烦躁的灭了烟头,看着林安:“你真的叫警察了?”

    林安颔首:“对,警局离你家不算远,很快就到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