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重生回到90年代
    林安怔愣的坐在破旧的小床上,一动不动,眼中平静如一潭死水,久久没有回神。

    巨大的影像冲击着她的大脑。

    她死了,她又活了。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像是梦一场。

    “贱女人,你以为你躲得过我么?我告诉你,哪怕是死,哪怕是离婚了,你也是我张达的婆姨!”

    “张达,我们已经离婚了!谁准你进来的?”

    “我婆姨的家,我为什么不能进来?你长能耐了是吧?还敢躲我?”

    紧接着,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毒打,林安拼命挣扎,奈何力气太小实在敌不过,慌乱之中,拾起了一旁的剪刀,猛地向张达捅去。

    噗嗤一声,剪刀没入了张达的肚子,鲜红的血喷溅出来,糊了她满脸满身。

    林安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扔下剪刀,向门外逃去。

    可门被张达反锁了,林安一时半会儿还打不开,正在她惊慌失措之时,张达踉踉跄跄的捂着肚子过来了。

    盛怒之下,提起了一旁的椅子‘嘭’的一声,向她的头砸下。

    轰!林安的脑袋像是炸裂了一般,疼得厉害。

    “安安,安安。”

    刘翠芳的声音响起。

    林安痛苦的捂着并不疼的脑袋,缓缓的看向了前方。

    “妈!”是她妈的声音,她妈还活着,她真的回来了,回到了从前。

    “咋了?还疼呢?你奶奶也不是故意打你的,咱就忍忍,她年纪大了,别和她计较。”刘翠芳说着,走到了林安身边。

    林安看到刘翠芳后,死寂的眼睛有了巨大的波动,眼泪像是开了闸的洪水,顷刻间涌了出来。

    “妈,妈,妈!”

    “别哭,妈心疼。”刘翠芳也红了眼睛,摸着林安的头,有些哽咽。

    林安用力抹了把脸,又哭又笑:“我不哭。”

    她真的回来了,回到了噩梦还没开始的地方,她还好好的,她妈也还活着。

    “妈,我爹呢?”

    “你爹下地呢!马上就回来了,快抹抹泪,别给他看到了。”刘翠芳说着,给林安抹了把脸。

    布满老茧的手擦在林安脸上生疼,真实的触感,让林安笑得更开怀了。

    刘翠芳看了眼林安一眼:“傻蛋!”

    林安下了地,看着破旧的小屋,笑意就没停过。

    拾起了一旁的旧台历,上面赫然写着1993年5月2日。真好,她回到了十六岁,回到了她一生命运的转折点。

    一切还来得及。

    “林安呢?林安人呢?给我出来。”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林安嘴角的笑意戛然而止,看向了门外。

    来人正是林安的大娘—李秀月。

    门被李秀月一脚踢开,她怒气冲冲的提着一件褂子,看到林安后,劈头盖脸就朝她扔了过来。

    林安脸色一沉,一把扯开了褂子,扔在地上:“大娘,你这是干嘛?”

    “好啊你!还敢扔?”李秀月说着,脱下鞋就要朝林安打来。

    “秀月,你这是干啥?好好的,打安安作甚?”刘翠芳连忙挡在林安前面,把她护住。

    李秀月火气更大了:“你还有脸问我?我家好好的新褂子,才穿第一次,就被林安给弄破了,我不打她打谁?”

    刘翠芳回头看了林安一眼,犯难的看着李秀月:“那我们……”

    刘翠芳话还没说完,林安挣脱开她,走到了李秀月的面前:“大娘,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褂子是我弄破的?”

    “我家林香说是你弄破的,还要什么证据?”

    林安看了眼心虚缩在李秀月身旁的林香,面无表情的问道:“那我还说是林香自己弄破,嫁祸在我身上的呢!”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家林香从小就老实,谁像你一样?打小就不学好,满口谎话!”李秀月瞬间炸了,扬起手就向林安打来。

    林安一把拽住了李秀月的手:“大娘,这是我家!还轮不到你打我。”

    “安安,说啥呢?快给大娘道歉。”刘翠芳大惊失色,她家林安向来胆小怯弱,不敢多说话,这会儿怎么还敢顶嘴?

    “秀月,你放心,这褂子我们赔!”

    “不赔,又不是我们弄坏的,凭什么要我们赔?”林安把刘翠芳推到后面。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林香:“你说是我弄坏的,那我倒要问问你,我什么时候弄坏的?用什么弄坏的?”

    林香心虚的躲开了林安的眼睛:“反正就是你弄坏的。”

    “你不说?我那就去村长家找小翠让她作证了?”

    这件事,林安记得一清二楚。李秀月非讹上她家,一件褂子要了三十块,直接导致她没了上学用的学费,之后家里就出了事,再也没能进学校。

    而这褂子和她没有半分钱的关系,小翠也在场可以作证。当年她只知道哭,也不懂得辩解,白白害她家被讹了三十块钱。

    重活一世,这种低级的错误,她一点都不能犯。

    听到要去喊小翠,林香慌了,推着李秀月朝外走:“妈,就一件褂子,破了就破了!”

    “这怎么行?那可是你舅舅从大城市给你买的,可贵了!不行,妈必须要个说法!”李秀月不知真相,一门心思的想在林安家把钱要回来。

    林安没有搭理李秀月,也不准刘翠芳妥协说话。

    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香:“林香,你要是再不说实话,我就把村头强子的事,告诉你妈!”

    林香猛地抬起了头,眼睛里闪过一抹慌乱:“什么强子!你别胡说。”

    “是么?”林安环胸看着林香,淡淡的一眼,就让林香慌了神。

    “妈,我刚想起来,是我自己不小心勾破了,和林安没关系!”林香哆哆嗦嗦的说道。

    “什么?”李秀兰的音调瞬间拔高了八度。

    “和林安无关,是我弄的,妈咱们回去再说。”

    林香说着,推搡着她妈朝外头走去。

    李秀兰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瞪着林香:“明明就是林安弄的,这不是你告诉我的么?”

    “是我记错了!”

    林香生怕林安多嘴,一个劲儿的把李秀月往外推。

    李秀月被气得七窍生烟,本来以为能把褂子钱要回来,闹了半天,结果是个笑话!

    “林香,你给我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秀月的叫骂声,即便出了院子,依旧清晰可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