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偏心的奶奶
    “这……”林东平回头看了林安一眼,板下脸来呵斥道:“安安,谁让你挑事的!”

    林安面无表情的看着武奴香:“奶奶,谁告诉你是我带林香出去的?明明是她自个儿出去的。”

    “出去什么出去?林香多乖的孩子,你以为跟你似的?”武奴香想也不想的反驳道。

    刘翠芳听到这儿,有点忍不了了:“妈,咱家安安也挺乖的,这事是不是有点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今个我把话放这儿了,人家林香的褂子可是她舅从大城市里买的,三十块钱呢!你们攒攒,把钱给人家。”武奴香瞪了刘翠芳一眼,颐气指使道。

    “要三十块钱呢?”

    林东平瞪圆了眼珠子,看了眼林安,又看了眼刘翠芳,最终把视线落在武奴香身上:“妈,要不把褂子拿过来,我让翠芳补补。”

    “补什么补?人家那可是新褂子。”

    “奶奶!”林安打断了武奴香的话,放下筷子站起来走到她面前。

    “第一,林香是和村头的强子鬼混去了,我只是碰巧路过。第二,我家穷,出不起三十块冤枉钱。第三,我爹不是你儿子?你这么偏心不觉得不妥吗?”

    武奴香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叉着腰龇牙咧嘴的瞪着林安,作势就要掐她:“小兔崽子,谁让你这么跟我说话的?还念书,书上就是教你这么顶撞奶奶的?”

    林安退了一步,躲开了武奴香的动作:“奶奶,我念不念书的,反正你也不关心。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回去问问,那褂子到底是怎么破的。”

    “嘿,你瞎说什么呢!林香打小规矩,怎么可能去和强子鬼混,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武奴香叉着腰,护犊子的神态刺痛了刘翠芳的心。

    “妈,我家安安从来不说谎话,这事你还是问问清楚吧。”

    刘翠芳搂住林安,有些委屈的说道。

    “你闭嘴!林家有你说话的份么?肚皮子不争气,没给老林家添个带把的,我没让东平休了你就算不错了。”

    林安攥紧了拳头:“奶奶,你别扯这些没用的。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管管林香,免得她和强子厮混,最后传出去名声不好听,丢了老林家的脸,我家的事,就不劳您操心了。”

    “你再胡说一句,信不信我打死你这个小兔崽子。”武奴香彻底被林安惹怒了,要不是刘翠芳挡在林安的面前,林安早就被打了。

    “妈,你放心,这事我会给老大家一个说法的。”

    沉默了许久的林东平叹息一声,说道。

    “我还没说你呢!婆姨孩子不管好,瞧这一个个的,我说一句,她顶十句。非得气死我这个老太婆才高兴呢?”武奴香倒三角的眼睛里,闪着刻薄,揪着一件事死不撒手,无理也要辩三分。

    “安安,以后不许和你奶奶顶嘴。”林东平怒斥林安一声,又转头看向了武奴香:“妈,要不你吃点?”

    “我才不吃呢!气都气饱了。”武奴香冷哼一声,骂骂咧咧的走了。

    武奴香走后,林萍小心的朝外头看了眼,冲着林安伸出了大拇指:“妹,你可真厉害,我老早就看不惯奶奶了。偏心偏得都没个边了。”

    “吃你们的饭,我还没教训你们呢!你奶奶一把年纪了,不许和她顶嘴,听到了没?”

    林东平横了林萍一眼。

    林安重新坐了回去,扒拉着碗里的稀饭,假装没听到。

    说实话,她已经很仁慈了,一想到上世她奶奶对她家做的事,她都想直接抄起笤帚把人给打出去,现在只是顶两句嘴,已经极力压制内心的渴望了。

    “翠芳,那钱,就还了老大家吧!秀月那张嘴你不是不知道,都是兄弟,闹成这样也不好。”

    林东平犹犹豫豫的开口了。

    他话音刚落,林安第一个抗议,从刘翠芳手里夺过钱:“不行,这钱是给我交学费的!”

    “安安,听话。”

    “不听,褂子是林香自个儿弄坏的,咱家为啥要赔?不赔,绝对不赔。”林安死死的拽着三十块钱,绝不撒手。

    “你这孩子,咋这么犟呢?”林东平啪的一声,放下筷子,怒视着林安。

    刘翠芳推了把林东平:“你别凶安安,这事本来就跟咱家没关系,确实不该赔。”

    “你个妇道人家懂啥?老大家在煤矿上班,以后还指着他给萍萍介绍工作呢!”

    听林东平这么说,刘翠芳也犹豫了:“安安,你爹说得对!咱就把钱赔给你大伯家吧!”刘翠芳柔声说道。

    “不赔。”林安干脆把钱揣进了兜里:“我已经休学这么久了,再不去上学就跟不上了。至于我姐,我姐那么聪明,肯定能考上大学,到时候有国家分配工作,用不着去求他们。”

    当然用不着,再过几个月,他大伯家就会出事,否则也不会需要卖了她姐去抵债。

    “嘿,你!”林东平把筷子一摔,瞪着林安。

    林安眨了眨眼,下一刻眼泪就稀里哗啦的掉:“爹,我想上学。”

    对上自家亲爹,放软招是最好使的。

    林东平的火气被卸了大半,自家闺女,咋能不疼呢?

    再说了,家里穷导致林安上学也断断续续的,他这个做爹的,心里也不痛快。

    “东平,你就让孩子去上学吧!”刘翠芳最先心软,禁不住求告。

    “算了算了,你下午带她去报道吧!”林东平烦闷的挥了挥手。

    成功保住了这三十块钱,林安松了口气。

    当天下午,刘翠芳就带着林安去学校了。

    说是学校,其实也就是七八个土房子,从一年级开始到高中都有。

    再次踏上这片土地,陌生的熟悉感席卷心头。

    嘴角的笑意阵阵散开,不仅是为上学高兴,还为了她改变了既定的命运而狂喜。

    这就说明,重活一回,真的是上苍怜爱她受苦太多,才让她回来改变命运。

    打从林安进了学校开始,往后的一切,重新洗牌,未来变得充满了光明。

    只要她小心谨慎的走好每一步,就能带着家人,脱离厄运,迎接崭新的未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