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一对野鸳鸯
    “傻蛋,吃吧!我等你爹回来一起吃。”刘翠芳摸了摸林安的头,眼睛更亮了,嘴角的笑意也愈发明显了,她家安安懂事了,还知道疼人呢!

    刘翠芳的话,林安一个字都不信,梗着脖子,一副你不吃,我绝不动筷的样子。

    刘翠芳无奈,只好端起了碗,一口接一口的吃完。

    瞧着刘翠芳吃完了,林安这才下筷开始吃,刚吃了一口就觉得有一道火热的视线,直勾勾的盯着她,一抬头就看到了林萍眼巴巴的看着她碗里头。

    “妹,好吃么?”

    “好吃。”

    “哦!”林萍看了眼自个儿碗里,吞了吞口水。

    林安噗嗤一笑,把碗推了过去,夹起一筷子面条,放进了林萍碗里。这一幕,刚好被洗碗回来的刘翠芳看到,刘翠芳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掌拍在林萍后背:“干啥呢?你妹也没多少,你不都吃了一碗了么?”

    林萍看了眼碗里的汤面,想吃的紧,但身后还有刘翠芳的武力威胁,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把碗推到林安面前:“妹,你吃。”

    林安乐不可支的看着这一幕:“姐,你吃吧!我今儿中午在那阿姨家吃过一碗了。”

    听到林安这么说,林萍立马抽回了碗:“妈,你瞧见没,我妹都吃过一碗了。”说着,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碗里的面条。

    刘翠芳不满的瞪了林萍一眼:“不懂事。”

    林东平回来后,吃了一碗汤面不算,还又喝了两碗面汤,十分满足。

    一家人,因为二斤白面,高兴的像是过了个好年一样。

    是夜。

    林东平鼾声震天,睡得像头猪一样。

    林安悄咪咪的睁开了眼,跃过林萍的身子下了地,刚穿上鞋,就听到林萍在身后问:“这么晚了,你干啥去?”

    林安连忙回身捂住林萍的嘴:“小声点,别吵醒爹妈!”想了想,又说道:“你跟我出来。”

    林安和林萍俩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门:“你干啥?鬼鬼祟祟的,小心我告诉爹妈。”

    “你还想不想吃白面?”林安压低声音,拽着林萍蹲在了角落。

    林萍一听,点头如捣蒜:“当然想。”

    “那你跟我来。”说着,林安拿起了篓子,拉着林萍向外头走去。

    出了院子,又走了老远,林安这才放开嗓音,把她捉蝎子,卖了十块钱,又买了面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啊!”林萍愣在了原地,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不是说,送阿姨回家之后,她送你的么?”

    “哪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林安翻了个白眼:“是我编的。”

    林萍呐呐的看了林安好久:“那你咋不告诉爹妈?这么好的赚钱机会啊!”

    “爹每天都要下地,假如晚上还得出来捉蝎子,不得累死他啊!还有妈,除了给咱们洗衣裳做饭之外,也要下地。你说说你,这么大个人了,就不能体谅体谅父母么?”

    林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说的林萍面红耳赤。

    林萍挠了挠头:“这倒是。”

    “所以啊!以后这事就咱俩来。”林安说着,拽着林萍朝前走去。

    她说的话,半真半假,体谅父母是真的,但不告诉他们蝎子的事,却是因为她不想说。

    林东平是个老实木讷的好人,有什么好事,都想着大家一起分享。

    这事要是被他知道了,要不了多久,她奶奶和大伯家也会知道。

    她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也做不到以德报怨的事。

    她记恨她奶奶和大伯家,这么好的赚钱机会,她就算是喂了狗,也不想被他们知道,就这么简单。

    不出林安的所料,林萍见着蝎子之后,吓得四处逃窜,跑得比周二丫还快。

    林安:“……”

    算了,本来也没指望林萍能帮上她的忙。

    把这件事透露给林萍,就是希望能拉个盟友,以防止今天的事再度发生。

    就这样,林安白天好好学习,晚上捉蝎子。

    想想未来光明的生活,只觉得现在再苦再累也值得。

    林萍胆子小,不敢见这些东西,还要在家里给她打马虎眼,很少会跟着她出来捉蝎子。

    所以,林安还是独自一人在捉蝎子。

    这夜。

    林安像往常一样,藏好了蝎子,向家走去。

    每次回家都要途径一片小树林,也是林安每次回家,最害怕的一个地方,原因无他,这儿立着好几块坟头,每次路过,她都觉得有些阴森。

    一般,她都会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今天也不例外。

    她一口气扎进树林,跑了一段路之后,突然听到前面有些悉悉索索的声音。

    登时,寒毛直竖,林安怔愣在原地,倒吸一口凉气。

    一分钟后,她突然觉得这悉悉索索的声音……不大对劲。

    “强子哥,你等下,疼!”

    这声音……是林香?

    她和林香上辈子接触不多,只知道这人娇蛮任性不好相与,她爹妈更是两朵旷世奇葩。

    上去打散这对野鸳鸯,林安是没兴趣了。

    想着,就换了个方向,朝前走去。

    然而,天不遂人愿,刚巧脚下有个坑,黑漆漆的林安也没看清,一脚踩下去之后,哎呦一声崴了脚,摔了个趔趄,不偏不倚的朝林香所在的那个位置跌了过去。

    声音戛然而止。

    林香尖叫一声,被突然冒出来的头吓得三魂没了七魄。

    和林香打野战的强子,被这么一吓,瞬间萎了。

    林安本来就和他们距离不远了,摔在地上,刚好露了个头出来,大半夜的乍一看,确实能吓死人。

    林安:“……”

    人倒霉了,连坑都欺负她。

    她现在该说什么?不好意思,我只是路过的,你们继续?

    强子哆哆嗦嗦的打开了放在身边的手电筒,照向林安。

    看清她的脸后,爆发出一阵怒喝:“林安,你在这做啥?”

    听到是林安,林香怔了一下,向她看去,紧接着,爆发出更尖锐的一声惨叫:“林安!你偷窥我们?”

    林安瞥了二人一眼,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大方方的站在二人面前:“碰巧路过而已,你们还要继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