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扣在头上的屎盆子
    林香还躺在强子的身下,被林安这么一说,又羞又恼,红着一张脸,一双眼睛似要喷出火来,就差杀人灭口了。

    林安耸了耸肩,识趣的转身离开。

    她刚走,林香赶忙推开了强子,慌慌张张的往上套衣服。

    很快,林香和强子就追上了林安,挡住了她的去路。

    林安看着眼前的二人,林香脸上还红扑扑的,二人周身都弥漫着一股欢爱过的气息。

    “林安,我让你走了么?”林香推了林安一把阴沉着脸,说道。

    林安没站稳,退了一步,也沉下脸来:“我走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林香咬着唇,欲言又止。

    “林安,我警告你,不许把今晚的事说出去,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强子凶狠的看着林安,大有林安不答应,就把她暴揍一顿的想法。

    “好!”林安答应的很爽快,爽快到强子和林香都不大相信。

    说完,林安绕开了强子,向家走去。

    对于林香的这些破事,林安完全不想干预,更懒得去各处嚼舌根。她现在一门心思只想好好学习,努力赚钱,守着一家人过好日子。

    至于林香……好言相劝她都懒得,林香这种人,从上次那件褂子就看得出,绝对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帮仇人的事她做不出来,更不会主动沾上这件事引火烧身。

    上一世,林香和强子之间就不大对劲,村子里偶有风声,但那时她自身难保,哪里会留意这些。

    没想到这一世被她给撞上了,真是倒霉。

    林安走后,林香惊慌失措的拽着强子的手臂:“她会不会把咱们的事说出去啊?”

    “她不是答应不说了么?”

    “你看她答应的那么爽快,我不放心。再说了,上次褂子的事,我陷害了她,万一她报复我怎么办?”

    “那……”

    “咱们要先下手为强。”林香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嗯?”

    天亮了。

    林安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刷了牙,抹了把脸:“妈,咱吃什么?”

    “昨晚剩下的窝窝头,还有稀饭,你自己热一下。”刘翠芳在院子里喊道。

    她话音刚落,林萍接着喊道:“妹,给我也热一下。”

    “死丫头,咋这么懒呢?啥事都要靠你妹啊?”刘翠芳在院子里叫骂了一声。

    林安憋着笑:“还不快点?一会儿上学迟到了。”

    吃完饭后,姐妹俩向学校走去。

    这段时间,林安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深得赵老师的喜欢,也乐意教她。

    林安逮着这个机会,天天问赵老师题,快中考了,她一定要考上县一中。

    班上二十多个人,像林安这么有明确志向的,几乎没有。

    他们村子实在太闭塞了,大多数人只想着上上学认认字,对于靠读书出人头地完全没有任何概念。

    上第三节课的时候,林安突然发觉,走在操场上,总有人对她指指点点。

    但林安还急着给赵老师送作业,就没在意。

    放学后。

    林安收拾好课本,以最快的速度向家窜去。她每晚都要去捉蝎子,早上又得起很早上学,全靠中午睡会儿,补补觉,当然得争分夺秒。

    回到家后,刚进院子,就听到里头吵得厉害。

    她奶奶的大嗓门,恨不得把窑顶给掀了。

    “爹,妈,这是咋了?”林安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林东平和刘翠芳站在一旁,脸色难看的厉害。

    她奶奶武奴香和大娘李秀月坐在炕上,她奶奶正板着脸唾沫星子四溅的数落。

    好像是在说她。

    “安安,你回来了?”刘翠芳看到林安后,立马上前,拉起林安就朝外走:“大人要谈事,你先出去。”

    “站住!干出那种不入流的丑事,能走吗?”武奴香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林安。

    刘翠芳紧紧的护着林安:“妈,安安还小呢!听不得这些,那事肯定是您听错了。”

    “我听错,你是说我老糊涂了么?”武奴香一听,更炸了,四下看看,抄起了炕上的笤帚,指着刘翠芳:“你再说一句试试。”

    刘翠芳面上闪过一抹委屈,没再说话了,只是紧紧护着林安。

    “妈!”林东平喊了一声,还没开口,就被武奴香打断了:“你闭嘴!婆姨孩子不管好,闹出这么大的丑事,丢咱们老林家的脸,你还有脸说话?”

    林安还是没听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什么丑事?但武奴香的泼妇样子,还是惹恼了她。

    “奶奶,这是我家,你大呼小叫的!能不能过问下我们的意见?”

    “林安,你说啥呢?谁让你这么和你奶奶说话的?”林东平瞪着眼珠子,指着林安,吼道。

    “你还有逼脸问?啊?大半夜不睡觉,去林子里偷汉子,还被人撞了个正着,你说说你,要不要逼脸?你不要我们老林家还要呢!”武奴香越说越气,抄起手里的笤帚就向林安扔去。

    刘翠芳见状,挡在林安身前,让笤帚打在她身上。

    “妈,安安没做过那样的事,你不能这么说她。”佛也要有三分火气了,刘翠芳再能忍,对上武奴香这么难听的话,还是忍不住反驳出声。

    武奴香气得浑身直发抖:“没做过?没做过怎么可能传出那种事?今天不打死这个小兔崽子,我不姓武。”说着,武奴香拖下了鞋,拿在手里,向林安走去。

    刘翠芳不敢还手,依照她的性子,除了替林安挨打之外,还真不敢反抗。她能忍,林安不能。

    “打死你算了,省得丢人现眼!”

    武奴香一边骂,一边握着鞋板子向林安的头打去。

    林安眼疾手快的拽住了武奴香的手腕:“奶奶,说啥都得有证据,你凭啥啥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

    “你还敢还手?”武奴香更气了,但没想到林安手劲儿这么大,她挣了下没挣开。

    回过头去,对林东平喊道:“你死在那了?还不快过来管管你家的小兔崽子!”

    沉默寡言的林东平这才走过来,拽开了林安的手,似有似无的挡着武奴香:“妈,我一会儿好好问问,要真有那事,不用你动手,我亲自打折她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