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又来闹
    “我问你!你跟村长说啥了?”李秀月气势汹汹的看着林安,看到她进来了,跳下了炕,瞪着不怎么大的眼睛,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还能说啥?当然是自证清白啊!”林安看了李秀月一眼,上前两步,一把扯下了林香:“让让,没看到长辈还在那站着呢么?咋这么不懂规矩呢?”

    林安话音刚落,李秀月和武奴香不约而同的看了林东平和刘翠芳一眼。

    “爹,妈,过来歇会儿!你们也别老让着林香。这要给外人瞧见了,该骂我大娘不会教孩子了。”林安眉眼弯弯的笑着,但笑意却不达眼底,话里话外的挤兑李秀月。

    她爹妈软弱,不好意思说。她这个‘孩子’童言无忌是可以逮啥说啥的。

    本来林东平就憋着一口气,但是碍于武奴香在,也不好说什么,听到林安这么说,大步迈前坐在了炕上。

    李秀月脸色更难看了,她这样杵在中间,怎么看都尴尬,干脆错开了身子,走到旁边。

    林安一把拽过了刘翠芳,强令她坐下。

    武奴香看了他们一家三口一眼,动了动嘴,但没说什么。

    林安满意的看着自家爹妈,这个位置总算是顺眼了很多。

    被林安这么一打岔,李秀月脸色越发难看了,梗着脖子:“自证清白还是给我家林香身上泼脏水,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今天一大早,村长就把林香和她叫了过去,好一通教训。

    她这么一合计,除了林安之外,不可能有别人。

    “泼脏水?”林安冷笑一声,目光落在林香身上:“到底是谁给谁泼脏水?大娘你可得搞清楚了,别又闹了笑话。”

    “要不是你去村长那告状,村长怎么会把我们叫去!”李秀月咬牙切齿的,真恨不得逮住林安,狠狠的打她一顿,这么想着,也表现出来了。

    林安察觉到李秀月的意图,退后一步,避开了她能触碰到的范围。

    “姑且不论是不是我告的状!这脏水是我泼上去的,还是有些人真的脏,还有待考证呢。”林安渐渐没了耐心,上一次也是,这一次又是!难道还以为她林安是软柿子?可以随意捏揉?

    “你胡说啥呢!”李秀月被林安这话给气着了,操起放在一旁的笤帚就朝她打了过来。

    林东平慌忙站起来,拽住了笤帚,蹙着眉头:“大嫂,你这是干啥?”

    “我干啥?你也不看看你家林安说了啥,我今天非打死她不可。”李秀月眯着眼,看着越发刻薄了。

    “我家林安说了啥!都有我管教,啥时候轮到你在我家动手了?”林东平终于动怒了,一把抽回了笤帚,一点面子都没给李秀月留。

    李秀月一个没站稳,踉跄了两步,差点没摔倒。

    这么一闹,更是翻了天,李秀月干脆坐在地上哀嚎:“打人了,打人了!老二家这是要把我们欺负死啊!妈,妈你看到了没?你要不给我做主,我,我今天回去就跟林秋平离婚。”

    “东平,你这是干啥呢?”武奴香出面了,不分青红皂白对着林东平就是一声呵斥:“你对得起你哥么?咋还能欺负你嫂子呢?”

    对上武奴香,林东平明显处于弱势,他可以为了林安反驳李秀月,但骨子里的孝顺,不允许他对亲妈不敬。

    “妈,我……”

    “你什么你!你家林安往林香身上泼脏水,还不让人说了?”武奴香叉着腰,说起话来唾沫四溅。

    “妈,你咋能这么偏心呢?我家安安本来啥事没有,还不是林香突然在村里传她不学好,我家安安才去村长家伸冤的!这怎么能说是我家安安给她泼脏水?到底是咋回事,你心里不清楚么?”

    一直忍让的刘翠芳也急了,拔高了音量,气得浑身直发抖。

    刘翠芳话音刚落,武奴香噼里啪啦就是一顿骂:“啥时候轮得着你说话了?肚皮子不争气,连生两个都是赔钱货,老林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

    说话难听至极,像刀子一样,戳进了刘翠芳的心口。

    “生不生儿子是我们家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改革开放都多少年了!你思想还这么落后传出去怎么就不怕丢了老林家的脸?”林安一股子怒火直接烧到了天灵盖,连奶奶都没喊直接怼了回去。

    “再有!你不就是偏心我大伯家能挣钱么!以后我家要是发达了,可别舔着脸上门。既然这么看不上我家,那烦请以后别来找不痛快,我们家不欢迎,你心里头也不高兴,何必呢!”

    武奴香气得直呼呼,哆嗦着手指着林安,颤了老半天:“啥时候轮到你教训我了?没大没小,滚,滚出去。”

    “不好意思,这是我家!”林安眯着眼,语气不善。

    “东平,你不管是不是?作孽呀!儿子不孝,一家子都欺负我这个死老太婆。”武奴香一拍大腿,一个劲儿的往出挤眼泪:“他爹走了才三年啊!就往死里欺负我这个老太婆。不活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李秀月偷眼看着武奴香,眼里闪着精光,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抹得意。

    “林安,谁让你这么跟你奶奶说话的?”沉默不语的林东平,还是开口了,哪怕他妈再过分,也是他妈!

    林安深知林东平的脾性,也知道他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

    可李秀月和武奴香,一个两个的,都撒泼等着讨一个‘公道’,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

    重活一回,她最不接受的就是受委屈了。

    “还不走是么?”林安脸色沉的可怕,眼睛紧盯着林香:“既然不走,那咱们就把话给说明白了!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丢人。”

    “林香,是你自己说,还是我替你说?”

    “说,说啥!”林香明显心虚了,靠着柜子站着,极力躲避林安的注视。

    “说那晚上,你遇上我之后,发生的事啊!”

    “那晚有啥事?我不都说了么!我看错了。”林香一下子慌了,拔高了音量喊道,眼中流露出祈求,生怕林安说出那晚的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