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明摆着威胁
    “看错了?”林安冷笑一声,其实她也不愿做什么长舌妇,更不愿意惹上这种烂事。可奈何,这件事不断发酵,李秀月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找茬,佛也要生出三分火气来了。

    “可我没看错啊!那天在小树林里,你和强子搞破鞋的事,我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没有给林香任何阻拦的机会,林安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与此同时,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躲在林东平的身后,以防李秀月突然发疯。

    果不其然,她刚刚退在林东平身后,李秀月就一声怒吼:“林安,你说啥呢!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说着,从地上爬起来,嘶吼着,疯了一样的扑上来,要打林安。

    林东平拽住了李秀月的手,彻底被惹毛了:“你家林香之前不就这么说林安的么?还闹得满村都是,怎么现在林安才说了一句,你就急着要打人了?欺负人也得有个度不是?”

    说罢,一把推开了李秀月,隐隐有几分想动手打人的意味。

    林安躲在林东平身后,眼眶有些湿润,上一世她只知道她爹愚孝,为人又老实忠厚,连带着一家人没少受李秀月和武奴香的气,这样大发雷霆的为她出气,还是头一次。

    “你还想打我是不是?”李秀月被推到摔到了炕上,连忙爬起来,怒瞪着林东平,十足的泼妇样。

    林安继续说道:“你不是好奇村长为啥给我做主么?不是好奇我咋自证清白的么?告诉你也没关系,我让妇女主任给我验身了,我还是个处,你敢让林香去验身么?”

    “林安!”林香爆发出一声怒吼,脸红扑扑的,眼泪哗啦啦的掉,捂着耳朵后退两步:“你给我闭嘴!”

    “闭嘴?”林安冷笑:“我没打算说的,是你们非要逼我,那咱就干脆说个清楚明白,也省得你们三天两头来挑事,我忙得很,没空天天应付你们。”

    林安说的有理有据的,让人不免怀疑她的话是真的。

    在场的众人,除了李秀月最震惊之外,就属林东平和刘翠芳了,不止是林香搞破鞋的事!林安自证清白的方式,以及随口说出的处,都让他们觉得羞耻难耐,他家安安一向乖巧,咋会说这么难听的话?

    “你等着,等着,我今个跟你没完。”李秀月满屋子搜罗东西,一副要打死林安的模样。

    林安没有理会李秀月的动作,继续说道:“要不要我再说点别的?比如林香啥时候和强子好上的!再比如我发现她和强子的事后,她是怎么威胁我,并且恶人先告状的。”

    刘翠芳也被吓着了,林香才十五岁,这事要是传出去,一辈子都得毁了,别说是她,连带着整个老林家都要背骂名,眼看着林安还没有任何停下的趋势,她赶紧捂住了林安的嘴:“别说了!”

    林安扯开刘翠芳禁锢着她的手,固执道:“为啥不说?任由某人把屎盆子都扣我头上,折腾咱们一家?”

    “林香,我敢验身自证清白,你敢么?我奉劝你一句,做人还是小心点,一旦惹恼了我,我不管不顾起来自个儿都怕。”这话虽然是对林香说的,但其实是冲着李秀月去的。

    自家闺女啥样,她当妈的能一点都不了解?

    林香都表现的这么明显的,只要没瞎的,总能看出来几分不对劲。

    “别说了,求求你,求求你。”林香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害怕都写在了脸上,不自觉的蹲下来,缩在角落里,仿佛林安再多说一句,她都能吓昏过去。

    “大娘,你觉得呢?”林安从林东平身后站了出来,环胸看着李秀月。

    李秀月怔愣在原地,眼睛死死的盯着林香,身子微颤,害怕明晃晃的写在了脸上。

    “林香,你说话呀!告状的时候,嘴巴不是挺能说的么?”林安担心火候不够,又添了一句。

    这一次,她非得把老大一家治得死死的。

    林香红着眼看了林安一眼,像是看到了地狱来的魔鬼,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更是缩成一团。

    到底还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经不住诱惑,偷尝了禁果,但又没能力去承受后果,事发之后,直接吓傻了。

    “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李秀月终于说话了。

    林香拼命摇头,不敢说话。

    “你说话呀!她说的真的假的!”李秀月气急,推了林香一把,紧盯着林香的嘴巴,期盼她矢口否认。

    “妈,咱回家吧!”林香哭得一抽一抽的,鼻子通红,害怕的呢喃一句。

    “我问你是不是真的!”李秀月一脚踹在了林香腿上,吼得更大声了。

    一旁呆立的林萍吓得一个哆嗦,往刘翠芳那走了两步。

    林香哇的一声哭了,捂着小腿,倒在地上,五官都疼扭曲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好问的?李秀月从一旁捡起了个板凳,就朝林香身上砸去,一边砸一边哭嚎:“作孽呀!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东西,给我干出这种丑事?你才多大啊!”

    “秀月,秀月,别这么打孩子,再给打死了!”刘翠芳上前拉扯着李秀月,就怕她这架势闹出人命。

    李秀月一挥手,推开刘翠芳:“你给我让开。”

    刘翠芳瘦弱,哪里经得住李秀月这膘肥体壮的身架?被推得一个踉跄,退后了好几步。

    林安赶忙上前扶住了刘翠芳:“妈,你没事吧!”

    “没事!”刘翠芳紧拽着林安的手,也吓了一大跳。

    林安面色不善的看着李秀月:“要打回你家打去,别在我家撒泼!”

    “林安!”李秀月歇斯底里的喊了林安一声,对她很是仇恨。

    “干啥?我说错了?”林安紧蹙着眉,已经很不耐烦了。

    “林安,我告诉你,要……”

    “要什么?大娘,丑话我可说在前头!我这人脾气不好,又不喜欢受委屈,我劝你以后对我家放尊重点,否则难不保哪天我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村里传出啥闲言碎语的……你也知道,我嘴巴不咋牢靠。”

    这话,明摆着就是威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