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人善被人欺
    李秀月一听,死死的瞪着林安,脸色渐渐惨白,站在原地大气不敢出一下。

    “大娘,要是没事就回去吧!以后少来串门啊!”林安挥了挥手,嘴角挂起了一丝笑意。

    李秀月看了眼林安,又看了眼林香,紧走几步上前,亲昵的挽住了林安的手:“安安呐,都是一家人,咋能见外呢?咱俩家最亲了,不串门咋行?香香小不懂事,你多担待。”

    变脸的速度堪称一绝。

    林安抽回了手,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李秀月,隐隐透露着几分讥讽:“是么?”

    “那当然了。”李秀月被拂了面子,但还是强忍着心里的不适,自家闺女关起门来怎么打都行,但绝不能丢人丢得满村都是。

    “哦!那看我心情吧!我一般心情好的时候嘴巴特牢靠。”

    “哎,大娘就知道你懂事。”李秀月说完,一回头就变了脸色,瞪着林香恨不得扒了她的皮:“死丫头,还有脸哭?走,回去!”

    说着,连扯带拽的拖着林香离开了。

    她们娘俩走了之后,就剩下一个武奴香,愣在原地,还没法从巨大的‘打击’中缓过神来。

    待缓过神来后,连话都没说一句,追着李秀月她们离开了。

    林安小心的看了眼林东平,又看了眼刘翠芳,不知该说些啥。不安的绞着手指,今天这冲击对他们而言,实在太大了。

    “爹,妈!”

    林安试探着喊了一声,林东平看了林安一眼,没吭声,走到角落里提起锄头走了。

    “妈!”林安可怜兮兮的看着刘翠芳。

    刘翠芳瞪了林安一眼:“你这孩子!真不知道该咋说你,我去瞧瞧你爹。”说完也走了。

    原本挤得满满的小屋,顷刻间就剩了林萍和林安两个人。

    “妹,你快给我说说,这是咋回事啊!林香她真跟强子搞破鞋了?”林萍一把拽住欲离开的林安,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林安挣脱开了林萍的手,打了个哈欠,往她的小床走去,折腾了一天,她骨头都快散架了。

    “妹,你说呀!”

    “……”

    “你说不说?不说我挠你痒了?”林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一路跟到林安床上,盘着腿坐到她面前,摆足了架势。

    实在拗不过林萍,林安只好把那天晚上的事,大概说了一遍。

    林萍听完后,啐了一口,气愤道:“真是不要脸,还有种来咱家闹!你就该这么治她。”

    大概是太累了,刚一躺床上,林安就迷迷糊糊的困了,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林萍。

    林萍也不介意,自说自话得不亦乐乎,完全不在乎林安的态度。

    “妹啊!你今天也太厉害了!连奶奶都敢骂。”

    “出了这档子丑事,大娘以后肯定不敢来咱家闹了。”

    “就是咱爹麻烦点,他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头肯定不高兴,不然你晚上给咱爹道个歉。”

    “诶,你去村长家的时候,真的验身了?你才十六,咋这么大胆呢?”

    林萍的嘴像是连珠炮一样,叽里呱啦的问出了一大堆问题,在一低头,发觉林安早就睡熟了。

    叹了口气,拉过来被子给林安盖上,思索着她这个做姐姐的,是不是太窝囊了?

    看着爹妈被欺负,只敢缩在角落里当没听见。可她这个妹妹,是咋了呢?以前她俩不都一块缩角落里吗?突然这么凶悍,都能站在爹妈面前,制住她大娘和奶奶了。

    林安睡着了,睡梦中再次回到了从前。

    李秀月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又有武奴香偏心帮衬着,没少欺负她家。

    每一次,李秀月都像个泼妇一样,对着他们指手画脚。

    林东平不能反驳武奴香,只能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舒缓心情。刘翠芳在这种场合,更是没有开口的资格。

    而她们姐妹,则是缩在角落,怯弱的听着她奶奶,大骂她们赔钱货,以后反正是别人家的,还念啥书。

    那时的她,不敢出声,不敢反驳,只能懦弱接受。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大抵就是这样吧!他家的忍让并没有换来别人一丝的怜悯,反而在受尽委屈之后,弄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啊!”林安猛地从床上坐起,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她又梦到了她爹死的那天,她们娘仨眼睁睁的看着林东平痛苦的死去,却没有一点办法。

    “咋了?”林萍正凑在灯下做作业,猝不及防的也被吓了一跳。

    林安抹了把头上的汗,疲累的摇了摇头:“没事。”

    林萍白了林安一眼:“咋咋呼呼的,吓得我都写错了。”

    “咱爹回来了么?”林安翻身下床,站在地上活动了下筋骨,只觉得这一觉睡得她疲惫不堪。

    “回来了!”林萍食指放在嘴巴上,示意林安声音低点:“咱爹今回来一句话都没说呢!一直在那抽烟。”说着,林萍指了指院里头。

    林安循着方向看了过去,就看到烟火一灭一灭的。不由得心里头一酸,算算日子,再有个十来天,她爹就要出事了吧?

    她如愿上了学,大骂了奶奶,治住了李秀月。这都是上一世都没发生过的事,相信,她也能救回她爹吧?

    只是,生死有命……

    不想了不想了,林安拍了拍浑浊的脑子,抬步向院子里走去。

    晚上下了点雨,微风吹过还有点凉,林东平只穿了件汗衫。

    林安把手里的外套披在了林东平身上,动了动嘴没说话,只是坐在了林东平一侧。

    林东平抽烟的手一顿,没回头也没说话。

    “爹。”

    林东平没应。

    “爹。”林安鼻子一酸,抱住了林东平,喉咙堵得生疼,略微有些哽咽。

    林东平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拍了拍林安的手。

    “爹,你是怪我骂奶奶么?”林安仰头看着林东平,借着月光,隐隐看到眼中似有晶莹闪烁。

    “她毕竟是你奶奶。”林东平终于说话了,话中带着无尽的落寞。

    一边是亲妈,一边是亲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要他怎么选择好?

    “爹,我错了。”林安吸了吸鼻子,眼泪掉在了林东平露在外面的胳膊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