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上门示好
    林安偷偷瞄了一眼刘翠芳,她爹这是不生气了?

    刘翠芳指了指林东平,又指了指家的方向,林安……没看懂她什么意思。

    到家后,林安顿时明白了。

    李秀月笑得满脸褶子,正坐在她家炕上,看到林安回来了,赶紧跳下炕,朝林安过来了,亲昵的拽着她的手:“安安,你看大娘给你带啥来了。”

    说着,拉着林安走到炕跟前:“方便面!七毛钱一包,稀罕着呢!她舅买的,一共就三包,我给你拿了两包。”说着,李秀月从炕上捡起方便面,塞进了林安怀里。

    林安看了一眼‘华丰方便面’,嘴角弯起一丝弧度,轻笑一声:“大娘,你这么客气干啥!”一边说,一边干脆收起了方便面。

    李秀月眼巴巴的看着林安的动作,还指望林安客客气气的推脱几下,她再顺理成章的带回去……

    “还有别的事吗?”收好方便面之后,林安眉眼弯弯的问道。

    “大娘来谢谢你的,我把林香狠狠的打了一顿,要不是你提醒我啊!我现在还蒙在鼓里头呢!你这孩子,真好。”李秀月说话间,一直拉着林安的手。

    林安哪能看不懂她的意思?当即笑着说道:“大娘,你待我这么好。我嘴巴可牢着呢!”

    林香的事说出去,对她没有任何好处,藏着掖着还能让李秀月对她,对他们一家都好,何乐而不为呢?

    李秀月也是个人精,听出了林安话里意思,皮笑肉不笑的说:“大娘哪能对你不好呢!”

    “大娘,我就不留你了,快点吃完饭还得上学去呢!”方便面已经收了,该说的话也说了,林安出声很客气的‘请’李秀月离开。

    “哎!”李秀月点了点头,看着林东平:“东平,瞧瞧你生的这女儿,多好学啊!将来肯定是个大学生。”

    说完之后,乐呵呵的走了。临走之前,留恋的看了眼方便面,满是不舍。

    林安还是笑着的,只是笑意不达眼底。塑料亲情,也挺好的,总比上一世撕破了脸无尽索取要强得多。

    “快吃饭吧!跟你大娘这么贫。”林东平没好气的瞥了林安一眼,端着一碗汤面,放在了桌上。

    “爹,我哪贫了?”林安坐在凳子上,拿起筷子仰头看着林东平。

    林东平看了林安一眼,转身去了厨房,拿过来一碟咸菜:“就着点咸菜,面都浸坨了。”

    “好。”林安扒着碗,一口咸菜一口面,吃得很香。

    期间,林东平一直没离开,饭桌子旁边就是炕,他就坐在炕上,看着林安吃。

    林安真的是饿极了,快速的扒拉着碗里的红面,连头都顾不得抬一下。

    “你说的对,是爹错怪你了。”林东平说完这话,黑黝黝的脸上,浮现出潮红,站起来匆匆朝外面走去。

    林安扒拉碗的筷子一顿,没有抬头。听到关门声后,嘴角牵起一抹笑意,她爹那些冥顽不灵的思想,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

    下一瞬,林萍就凑了过来,屋子就这么点大,哪怕林东平声音不高,还是被林萍给听到了:“林安,刚爹跟你说啥了?”

    林安无语的瞥了林萍一眼:“吃饱之后就不能写写作业么?成天问些没用的。”

    “你是姐姐我是姐姐?咋这么能教训我呢?”林萍梗着脖子不乐意了,气恼的瞪着林安。

    “姐,你是我亲姐,行了吧?”林安连忙告饶。

    “你这是什么口气!”林萍还不乐意。

    “妈!妈!妈!”林安冲着院子高喊:“我姐不让我吃饭。”

    “林萍,你个死丫头,滚一边去,别打扰你妹吃饭。”刘翠芳正在院子里喂鸡,听到动静后,扯着嗓子吼道。

    林萍瞪了林安一眼:“狗仗人势。”说完,哀怨的离开了。

    林安端着碗,一边吸溜面条,一边看着林萍‘哀怨’的背影,乐不可支。

    今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吃完饭后,林安就回到了她的小床,找来了林萍高一的数学书,边看讲解边做题。

    不知不觉就入了迷。

    林萍咬着笔杆子,看着‘装模作样’的林安,嗤之以鼻:“看得懂么你!”

    林安抬头看了林萍一眼:“你懂?”

    林萍一时语塞,她确实不懂,别看她已经高三了,但其实她连初三的数学题都不会。

    刘翠芳忙忙碌碌的,洗完碗之后,一看表吓了一跳,随手把水渍抹在衣服上,急吼吼喊:“要迟到了,你俩干啥呢?快收拾收拾东西上学去。”

    林安收起了书本,应了一声,快速下床。用木板搭起来的床,随便一动就地动山摇的,成功吵醒了正在午睡的林萍。

    “干啥呀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林萍嘟囔一声,翻身继续睡觉。

    林安照着她的屁股狠拍一下:“快迟到了!还睡。”

    说完之后,穿好鞋,拿着书匆匆忙忙的跑了,她有两道题不懂,得赶在上课之前问赵老师。

    林安跑出了院子,还能听到刘翠芳叫骂林萍的声音。

    出了院子走不了多久就是一个下坡,坡陡得很,林安一般都是瞅准了没人来一个极速冲刺。

    今天也不例外。

    然而,就在今天,意外发生了,林安刚跑下坡,还没刹住冲劲儿,一个人赫然出现在前头。

    “让开。”林安惊呼一声,朝那人撞上去。

    ‘嘭’一声闷哼,林安撞得头都有点发麻,一抬头……又是韩穆!

    “韩,韩穆!”林安尴尬的退了两步,低着头。现在,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个专业碰瓷的了,但是碰瓷也没她这么频繁吧?一次两次的老往韩穆身上撞。

    韩穆揉着被撞得生疼的胸膛,咳嗽了两声:“我是磁铁么?”

    “啊?”

    “你成天往上吸?”

    林安嘴角扯出一丝歉意:“我不是故意的!”

    “所以是有意的?”韩穆挑眉看着林安:“前胸后背都撞遍了,下次你还想撞哪?”

    “我这不是跑得急么?”林安此刻只觉得脸都丢到了姥姥家,严重怀疑她和韩穆的气场是不是不大合?每次相遇都不太‘和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