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他们之间的约定
    “走吧!”韩穆噗嗤一笑,揉着生疼的胸膛率先朝前走去。

    林安看了韩穆一眼,小心的跟了上去。

    “你怎么知道计算机的?还了解那么多?”走在前头的韩穆,冷不丁问了这么一句话,吓得林安一个激灵,怔在了原地。

    韩穆走了几步后,发觉身后的人没跟上来,回头一看,就看到林安怔在原地:“嗯?”

    “我咋能知道计算机呢?”林安干笑一声:“之前去县城,偶然听人提起过,就记住了。”说完,紧张的看着韩穆,生怕他不相信。

    韩穆确实不相信,之前他沉浸在觅得‘知己’的兴奋中,没有多想,等林安走了之后,一合计才觉得不大对劲。

    她一个小山村里的初中生,怎么会懂这么多?完全不合乎常理啊!

    “对了,我这有两道题不会,你能教教我么?”韩穆的眼神太过犀利,林安实在怵得慌,拿起了手里的高一课本,翻到后几页问道。

    韩穆接过书,翻了两页,瞥了林安一眼:“这是高一的数学。”

    “对啊!”林安点点头。

    “你在自学高一课程?”韩穆低头翻阅着书,书上密密麻麻的笔记,字体娟秀令人很是舒服,他要是没记错,这是林安的字吧?

    “对!”

    林安见韩穆的注意力终于转移了,松了口气,轻抚胸口。她差一点就暴露了,以后可得谨慎些才行。

    韩穆四下看了一眼,找了个树桩坐下,从口袋里拿出了笔:“这题其实很简单。”他一边写,一边给林安讲解。

    如果说林安的字体是娟秀可人的话,韩穆的字就是龙飞凤舞十分出色。

    林安盯着他的字入了神,这字真好看。她对好看的字,有一种近乎痴狂的迷恋。

    “听懂了么?”韩穆抬头之后,就看到林安定定的看着他写下公式,出了神……

    “听懂了。”林安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韩穆怀疑的看了林安一眼:“你刚才可没听。”

    “我听了。”林安心虚的看着韩穆,拿过了他的笔,在空白处重新算了一次,和韩穆讲的内容相差无几。

    她确实没有认真听,但这题不难,她听了个开头,就懂了后面的步骤。

    “嗯,挺聪明。”韩穆点点头:“还有么?”

    “没了。”林安笑了笑,把笔还给了韩穆,两道题相差无几算是一种题型,另一道题稍微一想就明白了。

    “你看高一的数学书干嘛?而且看你这样子,快学完了?”韩穆翻着所剩不多的后页,好奇的打量着林安。

    “我想跳级。”林安笑眯眯的答道。

    “跳级?”韩穆斜瞥了林安一眼:“高中往后课程更紧,你确定?”

    “确定。”林安郑重点头,这是她深思熟虑后的结论。

    韩穆点了点头:“有志气。”

    “我打算和你上同一所大学,你上什么大学啊?”林安鬼使神差的,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北京大学。”韩穆目视着前方,淡然的说道。

    林安吞了吞口水,惊叹的看着韩穆:“北京大学!?”

    “我看好你。”韩穆难得俏皮的冲着林安眨了眨眼。

    林安一副见了鬼的模样,讪讪的摸了摸头:“我尽量。”

    北大的高材生啊!林安只觉得望尘莫及,她可以么?

    但不自觉的,林安还是把北京大学,当成了她的奋斗目标。

    “三年后,北京大学见?”韩穆调转身子,倒着走,眼睛落在林安身上,隐隐闪着期待。

    林安摆了摆手,认真的看着韩穆:“两年。”她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浪费,虽说两年读完三年的课程,还要考上北京大学难度不小,但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成功,想要步入大学,想要给家人一个安稳美好的生活。

    她等得太久了。

    有了明确的志向之后,林安比以前更用功了,基本是书不离手,遇到不会的难题就去找韩穆。

    韩穆也乐得给她解答,二人之间亦师亦友,相处的愈发和谐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林安又去卖了两次蝎子。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五十多块钱了。

    忙碌而充实。

    令她最害怕的那个日子,终于临近了。

    明天,就是明天,她爹下地的时候,撞上了一条毒蛇。被咬到之后,他们没钱送去医院,就这样耽搁下来,隔天她爹就去了。

    这事像是挥之不去的梦魇,从她回来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盘旋在她的梦里。

    时候,终于到了。

    她重活一回,改变了很多东西。也遇上了很多从未遇上的人和事,所以……她爹应该也是可以避开的吧!

    林萍看着十分反常的林安,很久之后,啧啧称奇:“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居然不看书了?”她不喜欢看书,大多时候,都是一边做鞋垫,一边看林安看书。

    林安看了林萍一眼:“爹呢?啥时候回来?”

    “这还早着呢!天天不都快天黑才回来么?”林萍张望了眼天色,不解的看着林安:“你今天咋不看书啊?”

    林安郑重的坐在林萍跟前,认真的盯着她:“姐,我跟你说,明个你一定得看紧了爹,别让他下地去,听到了么?”

    林萍推开了林安,瞪了她一眼:“爹不下地?不下地闲在家咋行?”

    “咋不行?天天那么累,休息一天咋了!”林安没好气的看着林萍,真恨不得捶她两下。

    “那我答应,爹也不会答应啊!”林萍见林安一脸凝重,蹙眉说道。

    “我会和爹说的。”说完之后,林安站起来,朝屋外走去。

    林萍放下了手里的鞋垫,喊道:“你干啥去啊!”

    “去找爹,爹要是回来了!让他哪都别去。”林安大声喊道。

    林萍眼看着林安从院子里出去,扭头重新拿起了鞋垫,嘟囔一声:莫名其妙!

    林安很焦虑,重生回来,头一次这么焦虑。

    最要紧的时刻,慢慢近了,林东平是个犟脾气,林安生怕出了任何意外。

    不能把实话告诉林东平,又得编一个让林东平留下的理由……

    林安思前想后,只觉得头都愁大了,也没想到一个好法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