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有重要的事
    林安出去找了一圈,也没见着林东平的踪迹。回到家后,发觉林东平已经回来了,满身泥泞,正拿着盆在院子里洗脚。

    “安安,去给我倒盆水过来。”林东平看到林安后,随手把盆里的脏水倒在了院子里,把空盆递给了林安。

    林安看到林东平后,松了口气,接过空盆,诶了一声,朝屋里走去。

    刚进屋就听到林东平喊:“倒冷水就行。”

    林安隔着窗户看了眼林东平,掀开锅盖,从里头舀了两水瓢温水,给他端了出去:“别老用冷水,对身体不好。”

    “这孩子,爹用冷水就行。这些水留着给你们洗漱用。”林东平试了下水温,蹙眉看着林安。

    林安吸了吸鼻子,缓和了一下情绪:“爹,你明天别下地了!在家休息一天吧。”

    “那哪行?”林东平瞪了林安一眼,想也没想的反驳。

    “我,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情急之下,林安随意扯了个理由。

    林东平更加不明所以了:“你现在说不就行了?”

    “不行,只能明天说。”林安紧盯着林东平,倔强的很。

    “好,那爹明天早点回来。”林东平无奈妥协,轻笑一声,继续洗漱。

    “不行,你明天不能走。这件事对我,对咱家都很重要。”林安紧攥着手,手心里已经湿润了,声音也有几分哽咽。

    林东平虽然是个粗人,但对孩子还是足够细心的,吃惊的看向林安:“这孩子,咋了这是?”说着,就要用湿漉漉的手去摸林安的脸,手到半空后,突然记起,他手还湿着呢!连忙收回来,紧张不已。

    瞧着目的达到了,林安心里稍微放心了一点,扭头朝屋里走去:“明天跟你说。”

    林东平着急的穿上鞋子,把水蹭在衣服上,匆匆跟了上去:“是不是出啥事了?你跟爹说,爹给你做主。”

    “明天说。”林安只字不提,一口咬定,非要明天说才行。

    林东平黝黑的脸上,写满了急切,心里头念叨着刘翠芳咋还不回来。

    “你明天还上学呢!”

    “不上了。”

    林安把书本都收起来,放在书包里,也不看书了。如此反常,吊足了林东平的好奇心。

    这事,当然要明天说,毕竟……她刚才只是信口胡诌,完全没想到明天要说什么。

    林安这么一说,林东平更急了,可他不管怎么问,都撬不开林安的嘴。

    晚些时候,刘翠芳串门回来了,听说这件事后,对着林安又是一阵‘拷问’,可林安咬死了不说,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林萍看着如此诡异的林安,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妹,你这是咋了?”

    “你明天也不要去上学了,就留在家里看着爹,别让他出门。”林安压低声音对林萍说道,脸上写满的凝重,看得林萍一阵心惊肉跳。

    “到底出了啥事?”林萍拽着林安的手,大有一副,只要她不说,今晚就不让她睡觉的凶悍。

    林安鬼鬼祟祟的看了眼那屋,压低声音:“明天过后我告诉你。”

    好歹有了个盼头,林萍总算松开了林安的手,躺回床上。

    林安和林萍并排躺着,并无睡意。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林东平那屋。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那屋终于传来了说话声。

    “你说咱安安,别是出啥事了啊!”林东平被吓着了,惴惴不安的询问着刘翠芳:“孩子这两天有跟你说啥么?”

    “没有啊!我也担心呢!”

    “安安这孩子,向来懂事,这次肯定是遇上事了。否则不会这样。”

    “可不是么?你明天别下地了,听听安安跟你说啥。”

    “那肯定啊!下地哪有咱安安重要。”

    听到这儿,林安松了口气,推了林萍一把:“听到了吧?爹明天不下地了,你可得看好他,事成之后买冰棍奖赏你。”

    等了一分钟,林萍没任何动静,林安侧身一看,顿时无语……这死丫头竟然已经睡着了。

    还真是没心没肺的厉害。

    这一夜。

    那屋不断的传来声音,林东平起来了好几次,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

    林安听着林东平焦灼的声音,心里感动之余,还有几分安心。林东平越担心,明天不去下地的几率就越大。

    天亮了。

    林安刚睁开眼,就看到林东平顶着两只肿泡眼,站在她的床前。

    “爹!”林安吓了一跳,心里有些愧疚,这次真把她爹给折腾狠了。

    “安安呐,天都亮了,有啥事你就跟爹说,爹给你做主。”林东平希冀的看着林安,手不自觉的紧张攥拳。

    “爹,咱们先吃饭吧!我饿了。”林安干笑一声,说道。

    “好!爹这就去弄饭。”

    林东平说完,匆匆离开,他刚走,刘翠芳就来了。

    连环夹击下,林安心力交瘁,这还有一整天呢!拖到天黑实在不易。

    呼呼大睡的林萍被‘暴力’喊醒,被迫坐在桌前吃早饭。

    早饭是稀饭和窝窝头,外加一碟咸菜。

    “安安,吃饱了么?”林东平和刘翠芳两个人眼巴巴的看着林安。

    林安看着空空如也的碗,知道拖不下去了,忍痛从兜里掏出了五十块钱:“爹,妈,这是我赚的钱,给你们。”

    林东平和刘翠芳看到这五十块钱之后,如遭雷击,半晌才反应过来,更紧张了:“安安,这钱哪来的啊!你可别是闯了啥祸啊!”

    “这钱……”说着,林安就把她卖蝎子赚钱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林东平和刘翠芳再度愣住:“蝎子咋能卖这么多钱!”林东平依旧不太信。

    林安一把拽过神游的林萍:“你们问我姐,这事她也知道。”

    不出意外的,林萍被一通臭骂,林东平和刘翠芳总算是信了。不由得感慨万千,摸着林安的头:“我家安安真是长大了!只是以后可不能再去了,那多危险啊!万一被蛰了呢?”

    “没事。”

    “原来就是这事啊!爹还以为你闯祸了呢!行了,你去上学吧,我下地去了。”林东平好笑的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去拿锄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