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意外发生
    林萍用嘴咬断线,把针别在鞋垫上,放在凳子上,起身去扶刘翠芳,随口答道:“去奶奶家了!”

    “我不是说让爹别出去的么?”林安顿时急了,看着林萍,真恨不得上前扇她两巴掌解气。

    林萍扶着刘翠芳,不满的瞪着林安:“林安,别这么没大没小的。那奶奶来叫咱爹,我能不让去?再说了,咱爹咋就不能出门了?你凭啥管着咱爹啊!不让咱爹下地,你吃啥喝啥?”

    林萍声音比林安还大,理直气壮的吼叫着。

    “林萍!”林安死死的瞪着林萍:“我昨梦见爹出事了!爹今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跟你没完。”说完之后,林安松开刘翠芳,向武奴香家跑去。

    “林安,梦都是反的,你别跑那么急。”刘翠芳大喊道,恨不得直接跟出去。

    “妈,别理她。整天脑子里也不知道想啥!好端端的,我爹能出啥事?”林萍说着,翻了个白眼:“走,我扶你进屋。”

    周二丫站在一旁,手足无措有点尴尬。

    刘翠芳笑眯眯的看着周二丫:“二丫,麻烦你了。进屋喝口水吧!”

    “不了,我也回去了。”周二丫顺着刘翠芳的话,道别之后,一溜烟跑了。

    这边,林安气喘吁吁的跑到武奴香家,急吼吼的冲了进去:“爹!”

    武奴香见是林安,脸上快速闪过不喜,下了炕:“咋了?跑这么急!”

    “我爹呢?”林安脸涨得通红,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

    “南边有亩地,杂草太多了。我这两天身上不爽快,让你爹去帮着锄一下。”武奴香虽然不喜林安,但还是出声解释了。

    “啥?”林安脑子轰的一下炸了,拔高音量惊呼一声,把武奴香吓得一个哆嗦,气恼的瞪着她:“咋了?让你爹帮我锄锄地咋了?林安你……”

    武奴香话还没说完,林安疯了一样,朝地里跑去。

    明明她已经百般阻挠了,为啥林东平还是去了地里?难道生死真由天定,她无力扭转?那她呢?她为什么能回来?

    南边那亩地,重生回来之后,她就再没去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实在不敢保证,能不能准确的找到。

    越急就越容易出错这话果然是对的,林安兜兜转转迷失在了众多田地里。

    放眼望去,一亩又一亩的田地,相差无几林立在山上。

    南边,南边,到底是哪亩地?

    林安像是个无头苍蝇一样,一直往山上跑,一边跑一边大喊:“爹,爹,爹!”

    肺疼得仿佛要炸一般,喘息声越来越粗重,林安手捂着胸口,眼前阵阵发黑,她跑得太急太快太久,以至于现在有些缺氧。

    步子愈发拖沓了,林安只觉得每踏一步,喉咙都烧得更难受了。

    “啊!”林安一个不慎踏空,摔倒在地上,染了一身的土。

    “安安,爹在这儿呢!”林东平的声音,就像是沙漠中的活水,让林安瞬间精神了很多,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朝前跑了两步,又迷失了方向。

    “爹,爹!”

    “我在这儿呢!”林东平再次喊道。

    林安这次辨别出了声音来源,欣喜万分,拖着沉重的步子向林东平所在的方向走去。

    地里的庄稼都长出了翠绿的嫩芽,林安一路跑上来,心急的厉害,哪能顾得上这些?不经意间踩折了好些。

    终于,林东平映入了林安的视线。

    “爹!”林安大喊一声,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幸好,是她想多了,她爹没事。

    林安抹了把脸,脸上湿漉漉的都是泪,她刚又摔了一跤,手上都是土,这一抹彻底弄花了脸。

    “小心点,别踩坏了苗子。”林东平支着锄头休息,扯下缠在脖子上的毛巾,抹了把脸上的汗。

    “嗯!”林安应了一声,低下头,小心的避开嫩苗。

    眼看着再有大概两米,就走到了林东平所在的位置,林安脸上的笑戛然而止,一条倒三角的蛇正吐着红信子嘶嘶的向林东平的方向游走。

    而此刻的林东平,挥舞着锄头只顾着锄草,完全没有留意到一条毒蛇正缓缓向他逼近。

    “爹,有蛇!”林安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声。

    林安话音刚落,那蛇猛地窜起,向林东平扑去。

    林东平刚听到林安的叫喊,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蛇飞快的向他而来,他根本躲之不及。

    上一世的所有噩梦,再次席卷林安的全身,她浑身颤抖,身体先大脑一步发出指令,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扑了上去。

    原本纯净透亮的眼睛,此刻布满了血丝。

    赶在最后一秒,林安抓住了那蛇的尾巴,用力向一旁掷去。

    林东平下地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毒蛇,一时间吓得怔愣在原地,待他反应过来时,蛇已经被林安抓着扔了出去。

    这一下,似乎耗尽了林安所有的力气,她扑在地上,泪眼婆娑,连动弹一下都觉得浑身疼。

    “安安,你没事吧!”林东平扔下锄头,飞快的跑了过来,扶起了林安。

    林安手在颤抖,刚才那一下,她用尽了力气,手腕好像脱臼了一样,疼得厉害。

    “没事。”林安强挤出一丝笑意,挣扎的坐了起来。

    刚要让林东平快走,突然看到被她扔出去的蛇,再次出现,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一副随时要扑上来的模样。

    霎时间,她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慌乱的站起来,把林东平护在身后。

    “等着,爹去拿锄头,砍了这蛇!安安别怕。”林东平说着,就要朝那头走去。

    “别动。”林安紧拽着林东平,把他护在身后:“蛇速度很快,而且你动了,它就会发起攻击。”

    说着,毒蛇慢慢的向他们爬来,落在林安眼里,就像是要收割性命的死神一般。

    “它过来了。安安,你快躲在爹身后。”林东平赶忙说道。

    但林安又哪里肯?死死的拽着林东平,近乎央求的说道:“爹,你别动,求求你,千万别动。”

    如果,这蛇非要伤人。她一定要顶在前面,被咬伤后,她不知道她会不会死!但如果是林东平……一定会死。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护住她爹,不惜生命的护住她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