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脱险
    蛇,动了,红色的信子伸伸缩缩发出令人胆颤的声音。绿色的眼中似乎闪着仇恨,蓄势待发随时预备着向林安与林东平扑来。

    林安缓慢的摸索着周身,恨她一路上太急,竟然没拿任何防身之物。

    手腕上火辣辣的疼,余光瞥见已经红肿了起来。

    正在这时,他们的右侧突然砸下一块木板,蛇敏锐的执起头,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猛地向木板窜去。

    顾不得思考许多,林安拽住林东平的手,快速朝锄头所在的位置跑去。

    然而已经有人先她一步从上面跳下来,拿起了锄头,林安猛地抬头,就看到了一脸严肃的韩穆。

    “韩穆!”林安错愕的开口。

    “躲起来。”韩穆拿着锄头,上前一步,警惕的盯着向他们爬来的毒蛇,鼻头上隐隐沁出细汗。

    “嗯!”几乎没有半分犹豫,林安带着林东平躲在了安全的地方,就让她自私这一回吧!她绝不能放任林东平有一点危险。

    他们的种种行径彻底惹恼了这条冷血动物,它吐着红信,向韩穆飞快的窜去。

    它快,韩穆也不慢,仰着锄头用力挥下。

    毒蛇被砍成两截,挣扎着爬了一小段之后,软软的趴在地里,没了动静。

    “死了么?”林安颤着声问道,整个身子挡在林东平的跟前,唯恐他受到半分伤害。

    韩穆挥舞着锄头,把断蛇铲了起来,一扬扔了老远,这才回过头来:“死了,别怕!”

    阳光倾撒在韩穆的身上,为他笼了一层绚丽夺目的光,他背光而站,动作干净利落,哪怕是端着锄头,也像是从画中走出的少

    年。

    他背着光,林安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觉得她这一生从未见过这样高大伟岸的人。

    巨大的危机过后,她终于绷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抱住了林东平哭得一颤一颤的,随即死死的咬着下唇极力克制,口中

    呢喃:“爹,还好你没事。”

    林东平一个老实巴交的硬汉被自家闺女的勇敢与孝顺惹的红了眼眶,偷偷的抹了两把泪,状似轻松的笑:“傻丫头,吓坏了吧?

    都怪爹没护好你。”

    “我没事!”林安松开了林东平,又哭又笑。

    林东平看着林安这副模样,鼻头一酸,差点没又哭出来,连忙背过身去,扯着大嗓门:“快抹抹眼泪,别给人笑话。”说着,向

    韩穆走去。

    冷落了他们的救命恩人,林安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胡乱在脸上抹了两把,走在韩穆跟前:“韩穆,谢谢你。”饶是有千万句感谢

    ,话到嘴边,也只剩了这一句。

    旁人不知道,但林安却一清二楚,今天要是没有韩穆,林东平……只怕会命丧于此,他们一家的境地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

    她在心中暗暗发誓,从今往后韩穆就是她的亲人,只要他有任何需要,她上刀山下火海也绝无二话。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韩穆看着林安,嘴角隐隐有几分笑意,但在极力克制。

    林安把他这一神情看在眼里,心中有些奇怪,难道她脸上有花?

    林东平终于能插进话了,两眼放光瞅着韩穆,怎么看都喜欢:“你和我家安安认识啊?”

    韩穆点了点头:“我是林安临时的代课老师。”

    “代课老师好啊!代课老师有文化。”说着,林东平搓了搓手,有点难为情的说道:“今天谢谢你了,不然我们父女俩还不得给这

    蛇咬了?”

    “没事,叔叔您言重了。”韩穆很礼貌,尤其是在林东平跟前。

    惹得林东平越看他越顺眼,回头瞥了林安一眼:“安安,瞧见没,人韩老师有文化,说话听着也舒坦,你以后可得跟人韩老师好

    好学学。”

    “好。”林安随口应了一句,目光落在了之前引开毒蛇的木板上:“那是啥?”

    韩穆回头看了眼,脸上闪过一抹遗憾,快步过去拾起了木板,回来后才解释:“随便画的。”

    “我能看看么?”林安看着韩穆手中的画,顿时了然,难怪他会出现在这儿,原来是来写生的。

    韩穆大大方方的把画递给了林安,画板被摔了老远,多处都有损伤,放在上头的画纸更是残破不堪,但仍能看得清韩穆是在画

    小村全貌。

    破砖烂瓦的小村子,在韩穆的笔下不显穷酸,反倒多了几分难言的意境。

    林安摩挲着画,犹豫之后,看向了韩穆:“这画能送我吗?”

    韩穆一愣,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画坏了,改明我重新画一幅送你。”

    “没事。”林安解下了画纸,小心的拿在手上,嘴角不经意勾起一抹笑意:“我就要这幅。”

    林安的笑落在韩穆眼中,引得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这笑容里包含了很多,以至于往后多年他才从林安的口中明白,当年这抹

    笑有多复杂,对他又有多感激。

    他们俩之间的对话,林东平也插不进去,画画啥的他更是不懂。

    “别愣着了,快叫韩穆上咱家吃饭!今儿的事可得好好谢谢人家。”林东平抹了把脸上的汗,催促道。

    “嗯!”林安看向韩穆的眼中熠熠生辉:“走。”

    说着,他们三人朝家走去。

    一路上,只是零星有些交流。且大多都是林东平再问,韩穆再答。

    林安跟在二人身后,嘴角不自觉的荡漾起了笑容。真好,她爹过了这个坎,往后便能安稳的活着了。

    想着,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韩穆的身上。韩穆的出现,是个极大的变数。上一世,她没卖过蝎子,也没上过学,更没有见过

    韩穆。

    只懵懵懂懂的知道,她爹在地里被毒蛇咬了,没过两天就死了。

    而这一世,她遇到了韩穆,韩穆又恰巧出现在这儿,救下了她和她爹。

    她心里隐隐觉得,如果没有韩穆这个变数在,许……事情会如上一世一样,她爹被咬离世……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韩穆,就是老天看她上一世过的太凄苦,特意派来救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