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心疼她
    走到门口后,林东平热情的招呼着韩穆:“来,小韩快进来,家里脏别嫌弃啊!”

    韩穆礼貌的点了点头,眼睛似有似无的往林安手上瞟,欲言又止。

    “翠芳,家里来人了,快倒水!”林东平扯着大嗓门,喊了一声后,才记起刘翠芳好像摔倒了,回头看了林安一眼:“你妈没啥事

    吧!”说着,抬脚向屋里走去。

    “没事。”林安话都没来得及说完,林东平已经进屋去了。

    “走吧!今天麻烦你了,就在我家吃饭吧!”林安看着韩穆,灿然一笑。

    韩穆眼睛直直的落在林安微微遮掩的右手处:“手不疼?你家有药酒么?让你妈给你擦擦吧!”

    林安缩了缩手,她的手腕肿得老高,哪能不疼呢?只是保住了她爹的性命,她高兴得厉害,冲淡了这份疼痛而已。被韩穆一提

    醒,痛感像是刹那间回归,只是稍微动了下,就疼得她变了脸色。

    韩穆瞥了她一眼,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迈步向屋里走去:“阿姨,你家有药酒么?林安扭伤了手腕。”

    听到韩穆的叫喊,刘翠芳一瘸一拐的从屋里出来:“手咋了?没事吧?”待看到林安的手腕后,瞬间变了脸色:“东平!你看孩子

    的手,你干啥吃的你!咋都不管安安呢?你给我出来。”

    说着,轻轻托起了林安的手腕,心疼得厉害:“安安呐,疼吧!”

    “不疼!”林安摇了摇头,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灰头土脸的,这一笑起来,更让人心疼了。

    听到林安的话,韩穆条件反射的瞥了她一眼,抿了抿嘴没说话,微蹙的眉头暴露了他此刻的不满。

    “咋了?”林东平急吼吼的从屋里出来,在看到林安的手后,愣了一瞬:“咋回事啊?”

    刘翠芳回头瞪了林东平一眼,腾出手来捶了他一拳:“还能咋?快去拿药酒给孩子揉揉。”

    “诶!”林东平应了一声,又急吼吼的回去翻箱倒柜的找药酒了。

    刘翠芳心疼林安,只来得及抽空看了韩穆一眼:“小韩啊!别见怪,快进屋吧!”

    韩穆点了点头,没有半点拘谨,跟着一起进了屋子。

    这是韩穆第一次来林安家,屋子很小。

    进屋后的左边,靠窗户那放了一张床,窗台上还摞着书,床紧挨着灶台,之间用一块打着补丁的碎花布隔起来。向右拐又是一

    间屋子,这屋子稍微大些,柜子、圆桌、脸盆架子,零零碎碎一堆东西,摆得满满当当还有个炕更添拥挤。

    同时进来四个人,更挤了。

    “家里小,你别见怪。”刘翠芳尴尬的看了韩穆一眼,总觉得这么俊得后生来这地方有点屈就了。

    “没事。”韩穆收回了视线:“有需要我帮忙的么?”

    “没,没,没!你坐着就好啊!”林东平连忙给韩穆搬了个凳子,又递了个磕破漆的瓷白茶缸过去:“喝点水。”

    韩穆刚坐下,不小心崴了一下,低头一看,就看见凳子腿不齐……

    林东平挠了挠头,有点拘谨了,他家还从来没来过外人做客呢!

    眼看着气氛逐渐僵硬,林安撑着手开口了:“爹,我手疼。”

    “诶!”林东平赶紧拿着药酒,坐在林安跟前:“你这孩子,扭了手咋不告诉爹呢?都肿这么高了!这还能写字么?也怪爹……”

    向来话少的林东平,今天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碎碎念个不停。

    刘翠芳忧心的看着林东平,欲夺过药酒亲自来,但想了想还是住了手,笑眯眯的看着韩穆:“小韩啊!阿姨这就做饭去,你先坐

    啊!”说着走了两步,又觉得不放心,转了回来,拍了林东平一下:“轻点啊!”

    林东平应了一声,猛地想起了之前剩下的小半袋面:“翠芳啊!把咱家的好面拿出来,今儿吃好面汤。”

    “好。”刘翠芳向厨房走去,说是厨房,其实也就有个灶台。

    “疼,疼,疼!”

    林东平是个粗人,扛惯了锄头,下手没个轻重,刚一下手,就疼得林安龇牙咧嘴的,禁不住喊出了声。

    “这,那咋整啊!”林东平满手药酒,手足无措的看着林安,心疼但又没法子。

    林安咬了咬下唇,换上了一副慷慨赴死的神情:“没事,继续吧!”

    “那我……”林东平举着手,盯着林安肿胀的手腕,不知该如何下手。

    “我来吧!”韩穆站起来,把茶缸放在了圆桌上,又拿起了桌上的药酒,往手上倒了些,快速搓热。

    “啊?”林安眨了眨眼,盯着韩穆。

    林东平看了眼韩穆,又看了眼林安,最后看向他布满老茧的大手,叹了口气站起来:“小韩你来吧!”

    “嗯!”韩穆顺从的坐下:“有点疼,你忍着点。”说完,也没给林安反应的机会,直接就上手了。

    林安立时疼得扭曲了脸色,林东平站在韩穆身后看着,又心疼又懊恼:“都怪爹没本事。”

    “爹,我没事!”林安挤出了一丝笑意,极力安抚。

    韩穆抬头看了眼林安,嘴角不经意牵起一丝弧度,很细微,叫人看不真切。

    一场‘酷刑’终于结束了。

    林安松了口气,来回活动手腕。手腕还肿着,但比起最初,已经好了不少。

    “林萍那个死丫头呢!没在家去哪了?”

    林东平突然记起了林萍,环顾院子一眼,问道。

    “跟同学出去了,过会儿就回来。”刘翠芳正在案板上揪片,说着,探头问了句:“小韩啊!咱中午吃揪片汤,行吧?”

    “阿姨,我都可以。”韩穆正在洗手,闻言点了点头。

    “那就好!”刘翠芳继续揪片。

    大铁锅里的水已经烧开了,腾腾的冒着热气,刘翠芳置身在寥寥气雾中大喊:“东平,去外面铲点炭来,要下面了。”

    “好!”

    林东平和刘翠芳挤在狭小的厨房里忙活,林安看着韩穆笑了笑:“我家没啥东西,招待不周,等以后有了钱请你吃大餐。”

    韩穆的视线从墙上的照片中收回来,落在林安身上:“挺好的。”

    林安眨了眨眼,迷茫的看向了墙上的照片,顿时羞红了脸。

    黑白照片里的她,还穿着开裆裤,扎着一个冲天辫,对着镜头笑得傻兮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