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初次吃饭
    “我回来了!”林萍掐着饭点进了家门,手里还拿着一根柳条子,洋洋洒洒的模样,看得林安气不打一出来。

    林东平瞪了林萍一眼,开口呵斥:“上哪去了?家里这一滩事呢!净知道乱跑。”

    林萍吐了吐舌头,不以为然,拐了个弯,看到林安后,噗嗤一声笑了:“林安,你去挖煤了么?哈哈哈哈!脸咋脏成这样?”

    林安这才记起她的脸,进屋后光顾着手了。连忙走到镜子跟前一瞧,果然……脸上黑一片白一片的,难看得厉害。瞥了眼韩穆,总算是明白了他之前的笑。

    “死丫头!你妹和你爹今差点回不来,你还笑?还不拧块干净的毛巾给你妹擦擦脸?”刘翠芳一掌打在林萍后背,看得林安心里一阵舒坦。

    林萍这才注意到林安高高肿起的手腕,和站在旁边的韩穆,目光在落到韩穆身上时,闪过一抹惊艳。

    “妹,你这是咋了?”很快,林萍收回了注视,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林安跟前。

    手里还拽着柳条,猛然凑近差点没戳瞎林安。

    林安朝后躲了一下,脸上更多了几分气愤:“还能咋?差点死了呗!”

    “呸呸呸!胡说啥呢!”林萍顺手把柳条子扔在柜子上:“过来我看看,这手咋回事啊?”

    “吃饭吧!”刘翠芳端着面进来,放在桌上。

    林萍刚要拒绝,一回头就看到了放在桌上的热气腾腾的白面汤,快速眨了眨眼:“妈,今咋吃好面哪?”

    刘翠芳没好气的瞪了林萍一眼:“净知道吃,不是让你给你妹擦擦脸啊!”

    “这就擦!”林萍吐了吐舌头,去找毛巾了。

    “小韩啊!吃饭吧!”对上韩穆,刘翠芳瞬间和颜悦色,温声细语的说道。

    “谢谢阿姨。”韩穆接过了刘翠芳递来的筷子,坐在了桌前。

    几碗面陆陆续续都被端上来了,一碗比一碗稀,放在刘翠芳和林东平跟前的,揪片更是少得可怜。

    “愣着干啥?吃啊!”刘翠芳见林安不动筷,这才反应过来,她右手伤了:“妈喂你。”说着,就端起了林安的碗,夹了一筷子揪片。

    “不用,我自己来。”林安连忙伸出左手去接,都多大的人了……韩穆还在!真要喂了,她还要不要脸。

    “林萍,去给我拿个调羹。”林安还在气头上,连姐都不喊一声。

    林萍自知理亏,不好发难,但也没高兴到哪去,嘟嘟囔囔的去找了个调羹递给林安。

    林安把调羹放在刘翠芳面前的碗里,把碗扯到跟前,又把自己的面推了过去:“妈,我今天不太舒服,想吃点汤多的。”

    刘翠芳眉头一皱:“这哪行!”

    “妈,韩穆看着呢!别叫人家笑话了。”林安适时的搬出了韩穆,果然,刘翠芳瞥了韩穆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的笑:“小韩你吃啊,别拘束!这孩子不懂事,我刚吃了点饼,又不饿。”

    刘翠芳连忙解释,话说的乱七八糟,最后索性住了嘴。

    “爹,你们今天到底咋了?”林萍适时的插了句话进来,咬着筷子,一脸的疑惑。

    林东平早就想说了,林萍这一问,他就开口了,把之前在地里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说完后,看向了韩穆:“今儿要不是小韩,我和安安说不定都回不来了。那蛇脑袋是三角形的!一看就有毒,凶悍的很哪!”

    “真奇怪!平常也见过蛇,但蛇不是很少伤人么?”刘翠芳蹙着眉头,叹了口气,看向韩穆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温和。

    林安低着头没说话,的确,他们这小村子,四面都是山,时不时的见些蛇啊!蝎子啊!都不奇怪。

    可今天不一样,按照前世的宿命,她爹的命要交代给那蛇,命里定好的东西,哪能和寻常遇见的蛇比?

    “可不是么!”林东平也啧啧称奇,他经常下地,这东西见得多了,但这么凶悍的还没见过呢!

    林萍震惊的看着林安,再联想她之前的话和一系列反常的举动,连面都顾不上吃了:“林安你咋不早说?”

    林安没好气的瞪了林萍一眼,语气不善:“我没说?你信了么?”

    “那我……哪知道你的梦是真的啊!”林萍一时语塞,这事她也有错。

    虽然知道林萍并非有意,也确实预料不到这么严重的后果,但林安就是很气!今天是她及时赶到了,是韩穆刚好在场救下了!要是她晚了一分钟呢?要是韩穆没跑那么远去写生呢?

    林东平的命要是像上一世一样没了,她这一生都不会好过。

    “那我说了有啥用?”林安左手捏着调羹,气得发颤,一想起来,她现在都觉得后怕。

    林萍自知理亏,就住了嘴,埋着头,一副做错事的委屈样。

    林安白了林萍一眼,懒得理她。

    刘翠芳错愕的看着林安,也记起了林安之前说过的话:“安安,你真的梦到你爹出事了?”

    林安低着头,几不可闻的应了声。

    即便没人叮嘱,她也知道,有些话不适合多说。无论是林东平的死,还是林萍的嫁人,以至于他们家后来的走向,都是常人不可窥探的天机。

    说出来有没有人信姑且不说,说出来后会发生什么后果,也是不可预测的。

    好在,大家虽然觉得巧合,但也没太当回事。主要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了韩穆身上。

    韩穆人长得俊,又是个大学生,在读几年出来就能分配工作了,可是个了不得的香饽饽呢!

    看了眼林萍,又看了眼韩穆,这俩人年纪也差不多。

    想着,林东平和刘翠芳对视一眼,不愧是老夫老妻,都想一块去了。

    “小韩啊!多吃点,阿姨去给你洗俩果子。”刘翠芳笑眯眯的看着韩穆,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厨房洗苹果去了。

    林东平也是如此:“小韩,以后没事就常来串串门,教林萍写写作业啥的!我和你阿姨都不识字,又教不了。”

    韩穆条件反射的看了眼林安,又瞥了眼林萍,应道:“好。”

    “诶!真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