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大兄弟
    回家的路上,林安余光瞥着韩穆,这人还真是没一点好奇心,她被几个二流子堵在路上,不觉得奇怪么?

    韩穆没把林安送上坡,走到他家门口后,把书包递给了林安:“到了。”

    林安接过书包后,才记起刚一直开小差,有道题忘了问韩穆:“你中午吃啥?不然上我家吧!顺便教我两道题。”

    韩穆摇了摇头:“太麻烦了,你吃完饭过来吧!”

    “好。”林安也没在推让,扛着书包扭头走了。

    韩穆瞧着她的背影,轻笑一声,也转身回了家。

    自从被强子堵了一次之后,韩穆自发的开始和林安一起上下学,俩人越走越近,越来越熟。林安面对他的时候,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有隔阂,一来二去处成了兄弟。

    对,兄弟。

    他们之间,大多数的话题都是学习、未来、计算机。

    偶尔也会提及到感情方面,林安在得知韩穆没女朋友的时候,痛心疾首,大包大揽说为了还报他给自己补习的恩情,一定要教会他搞对象。

    时间走得飞快,林安每天除了在家刻苦学习之外,就是在和韩穆一起刻苦学习,从来没懈怠过。

    落在林东平和刘翠芳的眼里,更觉欣慰,天天小心伺候着,生怕吵到了他家的‘状元’。对此,林安也有点无奈,不过更多的心思,还是花在了读书上。

    再有三天就中考了,学校还没放假,林安提前休了学,在家备战中考。

    班级里没几个好学的,大多数人都打算念完初三就不念了,整天嘻嘻哈哈的,也没个正形。

    课本上的东西都已经教完了,每天去了也只是复习,还不如在家来的爽快和舒坦。

    她家太小,平常她就把碎花帘子拉上,床上放个小桌子,是她爹专门给她做的,算是她家最安静的地方了。

    林安现在已经能自如的用左手写字了,中指极快的磨出了茧子,写起字来更趁手了,唯独是字……实在不好看。

    右手虽然已经消肿了,但用起来还是吃力。

    “翠芳啊!我总觉得现在过得跟做梦似得。”

    林东平闲来无事,又在和刘翠芳念叨了,惹得刘翠芳白了他一眼:“做啥梦!我看你就是犯懒。”

    “真的,自从那天从地里回来之后,我就觉得这日子不真实。”林东平越说越来劲,干脆凑近刘翠芳:“你瞧瞧,我有啥变化没?”

    “起开!信不信我戳死你。”刘翠芳粗鲁的推开林东平,织毛衣的手绕得飞快,瞥了他一眼:“说说说,成天就说这事!能有啥不真实啊?”

    林东平剜了刘翠芳一眼:“还不叫人说了。”说着,躺在了炕上:“我歇会儿再去地里。”

    “你盖着点啊!别又着凉。”刘翠芳一边念叨,一边放下手里的毛衣,扯了件衣服过来,搭在林东平的腰上。

    “天这么热了,盖啥盖!”

    “那也得遮着肚子。”

    林东平和刘翠芳的对话传入了林安的耳中,林安美滋滋的扬起一抹笑意,假如可以,她真想停留在这一刻,平凡而温馨的日子,虽然穷苦些,但意外的幸福。

    很快,林东平鼾声如雷,吵得差点没把房子给掀了。

    刘翠芳蹬了林东平一脚,埋怨道:“安安还学习呢!别吵!”

    林东平哼哼了两声,安静下来了。

    林安噗嗤一笑,快速收拾书本,咯吱咯吱的从床上下来,抱着书:“妈,我有道题不会,去问问韩老师。”

    “这孩子,咋老烦人家韩老师?”林翠芳听到动静后,赶忙放下了手中织了一半的毛衣:“你等等,家里昨天焙了两张大饼,你给韩老师拿点。”

    “不用。”林安一溜烟就跑了。

    “安安!”刘翠芳急急忙忙的装了张饼在碗里,可哪还有林安的踪迹?早没影了。

    刘翠芳看了眼碗里的饼,只好重新放了过去。

    “东平,你说人韩老师,咋都不来咱家呢?”

    “嗯!”林东平困得厉害,也不知道听清了没,随便应了一句。

    “要不咱明儿割块肉,请韩老师来家吃饭吧!”

    “嗯!”

    “你这是醒了还是睡着啊?”

    “嗯!”

    刘翠芳扔下手里的毛衣,扒着林东平看了一眼,得……睡得正香呢!

    林安到韩穆家的时候,韩穆正在煮方便面,香味飘荡在整个屋子里,看到她来了,只抬了个头:“自己拿碗。”

    “好!”林安熟门熟路的在柜子里找了个碗,凑在了锅跟前。

    韩穆瞥了林安一眼,接过了她手里的碗:“也不说帮我拿个!”

    林安这才留意到他没碗:“等着。”

    一分钟后,林安心满意足的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和韩穆并排坐在了他的床上。

    “快吃,吃完开始温习。”韩穆看了她一眼,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林安笑得眉眼弯弯:“好。”

    在家里时,她总会把好吃的好喝的让给她爹妈,并不是她不喜欢吃好东西,吃多了没啥味的粗粮,也会想吃点好的调剂一下。只是一看到爹妈饱经风霜的脸,就再也不忍心了。

    大多数时候,她都会克制,好吃好喝先紧着爹妈。也只有在韩穆这里,她才会这么放肆的索要吃食。

    吃完后,林安刚放下碗,韩穆就自发的站起来去洗了。

    林安则是乒乒乓乓的把屋内唯一的书桌,拉扯到了床跟前,翻出了她写好的卷子:“这是我上午做的卷子,你检查一下。”

    韩穆甩了甩湿着的手,探头看了一眼,在脸盆架子上扯下毛巾,一边擦手一边问:“几门的卷子都写完了?”

    “嗯!”林安点点头,在家除了学习,也没别的事,她妈压根不让她干。

    韩穆擦干净手,坐在林安旁边,从上衣兜里掏出来红笔,开始检查。

    林安就坐在他旁边,偶尔看看他,偶尔看看卷子,耐心的等着。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韩穆揉了揉酸疼的脖子,瞥了她一眼:“没翻书?”

    “没翻!”

    “不错。”韩穆点点头,颇有一种孺子可教的欣慰感:“把这几道错了的改一下就行了。”

    “好。”林安掏出笔,认真的修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