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林安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错了的那几道题,她翻出了相似题型来来回回做了十几次。

    韩穆也乐得见到这样一幕,并不吵她,拿了本书靠在床边看。

    时间走得飞快,日头渐渐昏黄,林安才抬起头看向韩穆:“今天布置啥作业?”

    韩穆放下书,站起来走到柜子前,翻找了一会儿后,拿出了一沓卷子,各个科目都有,放到了林安手上:“我后天就走了,都给你吧!你今天回去翻翻,能写多少写多少。还有我这儿的书,随便拿。”

    “啊?”林安懵了一下,愣愣的拿着手里的卷子:“后天就走?”

    韩穆点点头,扒拉了两下卷子:“对,一个月时间到了。”

    林安微微皱眉,摩挲着手里的卷子,脸上流露出几分不舍,这才刚处成好兄弟……他就要走了。

    “那咱俩以后还见得上么?”鬼使神差的,林安问了句傻话。

    韩穆嗤笑一声,捡起本书在林安头上敲了下:“你不是立下豪言壮志,要和我读一所大学么?你说见不见得上?”

    林安心虚的摸了摸鼻子,眼里闪着不确信的光:“那可是北大,我万一考不上呢?”

    “考不上?”韩穆瞥了林安一眼:“考不上?那你还好意思来见为师?”也许是要走了,他破天荒的逗趣了一回。

    林安‘啪’的一声,放下卷子:“为啥不好意思?!”

    “有假期我会回来看你的,好好上学,使劲儿念书就考得上。你又不笨,北京大学有什么难的!”韩穆对林安很有信心,像是摸自家宠物一样,拍了拍林安的头。

    不出意外的,收到了林安一记白眼。

    她也没回话,只是埋头收拾书本卷子,过了好大一会儿:“好!”

    心里……还是舍不得的吧?她和韩穆虽然只相识了短短一个月,但各方面的兴趣爱好都契合得不可思议。再加上,这又是她的救命恩人,感情更深了一些。

    一旦离开,再要相见,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韩穆还在读大学,又远在北京,要回来一次也不容易。一想起这些,她心底就弥漫起了一股淡淡的难过。

    林安骤然低落的情绪被韩穆看在眼里,他欲言又止,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想了想,打开了林安的本子,用红笔写下他在北京的地址。

    写完之后,推到了林安跟前:“这是我的地址,上高中之后,记得给我写信。我给你邮我以前的笔记,保管能送你上北京大学。”

    林安看了一眼,合上了本子,瞥了韩穆一眼,勉强算是缓和了脸色。也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加把劲儿!两年以后上北京大学不就行了吗?

    “走吧!”林安抱着书本,站了起来。

    “去哪?”韩穆搬桌子的手一顿,看向林安。

    林安拽着他的袖子,不容分说的向外拉:“上我家,吃晚饭!别老吃方便面,不健康。”

    “那你还吃那么香?”韩穆拗不过林安,随手拿起外套:“等下啊,我拿锁。”

    “我又没天天吃。”林安嘟囔了一句。

    锁头不怎么好用,韩穆用力一捏,锁好门后,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那也没少吃。”

    林安:“……”

    “这不是请你上我家吃饭,补偿么!”

    “你不是说请我吃大餐么?我有生之年能等得着么?”

    “那你可得活长点,不然我不保证!我这人老抠了,有钱也不一定舍得请!也就请你喝两碗稀饭,吃俩窝窝头。”

    “小气鬼。”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

    到家后,林安扯着嗓门喊了句:“爹,妈,韩老师来咱家了。”

    “诶,小韩来了?快快快,进来。”刘翠芳听到韩穆来了,脸笑成了一朵花,路过林萍时,狠狠的推了她一掌,挤眉弄眼的。

    林萍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手指上沾了点唾沫,顺了顺头上炸起来的一小撮头发,笑眯眯的看着刚进门的韩穆:“韩老师,你来了?”

    “叫我韩穆就行了。”韩穆干笑一声,每次听林萍喊他韩老师,他都觉得别扭。

    “妈,韩老师今晚在咱家吃饭。”林安说着,爬上床,把她的书都摞到了窗台上。

    “在咱家好啊!正好饭熟了,你爹应该也快回来了。”刘翠芳说着,搬了个凳子:“小韩啊!你坐这儿,我给你舀饭去。”

    路过林萍的时候,瞪了她一眼:“杵在这干啥?还不赶紧给韩老师倒水去?”

    正说着,林东平回来了,刚一进门就看到了韩穆:“小韩,你来了?这些天咋不来串串门呢!你阿姨成天念叨你!”

    下了一天地的林东平,灰头土脸的,这一笑莫名的有一丝喜感。

    “叔叔好。”韩穆刚坐下,又赶紧站起来,礼貌的问道。

    林东平还想说话,就被刘翠芳嫌弃的朝外推:“出去,出去!把土扫扫再进来。”说着,扯着嗓门喊:“安安,给你爹倒盆水出去洗洗,要吃饭了。”

    “好。”林安从床上跳了下来。

    一家子在狭小的屋子里来回打转,热闹的很。

    十分钟后,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围着桌子坐下。

    “小韩哪,以后常来家串门,别不好意思呀!”刘翠芳说着,拿了个窝窝头塞给韩穆:“就着点咸菜,别客气啊!咱家饭不好,但是管饱。”

    林东平下了一天的地,早饿了,一口一个窝窝头,塞了满嘴,又喝了口稀饭:“快吃,快吃。”

    “咋跟饿了八辈子似得?人小韩还在这儿呢!也不嫌丢人。”刘翠芳瞥了林东平一眼,嘴里嫌弃,还又夹了个窝窝头给他。

    林东平咽下嘴里的窝窝头:“丢啥人?”

    “吃吧吃吧!咋吃还管不住你嘴呢?”

    林安无奈的瞥了眼自家爹妈,还真是没把韩穆当外人,一点都不注意形象,也不怕韩穆觉得不自在。

    想着,看了眼韩穆。

    得……韩穆也没把自个当外人,比她这个亲女儿都要习惯这样的场面。

    韩穆看林安盯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推了推她:“吃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