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践行饭
    第二天,在林萍还睡得像头死猪一样的时候,林安就已经起床了。

    下床时,顺手从窗台拿了本英语书,洗漱完之后,站在院子里开始念。

    上一世,她自学过英语,能做到日常交流没问题。

    而这一世,村里的教学水平实在太差了,自从他们全校唯一一个英语老师去生孩子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新的英语老师继任。赵老师身兼数门课程,实在有心无力。

    再加上,在村里来看,英语算不上啥重要科目,也就这么落下了。

    刘翠芳拿着一根很粗的针在纳鞋底,动作熟练的很,不用看也知道下一步戳哪,目光落在院里的林安身上:“东平,你说林安叽里呱啦念啥呢?”

    林东平也刚醒,迷迷糊糊的搓了搓脸,打了个哈欠,看了眼院子里:“英语啊!安安不是给咱说过了?”

    刘翠芳动作停了下,没好气的瞥了林东平一眼:“废话,我能不知道是英语?我问你她念的啥意思。”

    “我咋知道啥意思?”林东平说完之后,满炕摸索着找袜子。

    “你不是上过初中?咋不知道?”

    “我上学那会儿,哪来的英语?”林东平找了一圈,最后在枕头底下翻出了袜子:“咋又把袜子给我搁枕头底下了?”

    “省得你天天早上起来翻袜子啊!”刘翠芳说着,用力咬断了线,随手扔给林东平:“看看,结不结实。”

    “行,就这个。”

    夫妇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在拉家常。

    大概念了半个小时,林安从外头回来了,把书搁在桌子上,端起瓷白茶缸就喝。

    “放下,水凉了,不能喝。”刘翠芳看到林安的动作,赶紧穿上鞋阻止。

    等她走到跟前时,林安已经喝完了,递给她一个空的茶缸:“妈,韩穆今儿中午来咱家吃饭。咱家山药还有吧?中午我做饭,吃炒不烂子。”

    “吃啥?”刘翠芳以为自己没听清,又问了一次。

    “炒不烂子。”林安又重复了一遍,这东西是后来才时兴起来的,刘翠芳没听过很正常。

    刘翠芳这次听清了,但还没明白:“那是啥?”

    “说也说不明白,我中午做的时候你看着就行了。”林安说着,朝床那边走去。

    刚爬上床,就传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动。

    “干啥!还让不让人睡了?”林萍不耐烦的盖住了头。

    林安瞥了她一眼,凑到窗台跟前开始找卷子。

    “还睡?睡啥睡?这都几点了,还不起?”刘翠芳一把掀开林萍的被子:“咋不能和你妹学学?天天就知道睡。”

    一家人打打闹闹的,一上午过得飞快。

    到饭点了,林安放下书开始做饭,把山药去皮,用擦子把山药擦成粗丝,把剩下的一点面粉洒在山药丝上,用手拨匀,让每根山药丝都裹上白面。蒸锅上铺好铺屉布,把土豆丝均匀的铺好。

    等十五分钟蒸好以后就能炒了。

    林安在做的时候,刘翠芳和林萍凑在旁边碍手碍脚的看着。

    “安安,你咋会做这个的?”刘翠芳一脸的新奇,原来山药和白面还能这么吃啊?

    林安切蒜的手顿了下,眯眼笑笑:“书上看的。”

    “我咋没看见?”林萍撇撇嘴。

    “你看书么?”林安挑眉看了她一眼。

    林萍不说话了,当妹妹的人越来越强势了,这让她这个做姐姐的,很不高兴。

    韩穆如约而至,十二点准时出现了,有些期待的朝灶台看了眼。

    “韩穆,你先坐!等下就好了。”林安看到韩穆后,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十分钟后。

    一人一碗稀饭,配着炒不烂子,坐在了桌上。

    韩穆将信将疑的尝了口,错愕的眨了眨眼:“要不是亲眼看见,还真不信是你做的。”

    林安眯眼笑了笑:“都说了我会做饭。”

    “妹,这真好吃。以后常做啊!”林萍吃得很香,一碗不烂子一会儿就见底了。

    刘翠芳无奈的看了眼林萍,又看了眼韩穆,心里咒骂:这死丫头,一点脸面都不要,人家韩穆咋能看得上她啊?

    韩穆也吃得很香,碗里的东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去了。

    林安满足的看着这一幕,只要他们喜欢吃,她就很高兴。

    她家穷,没啥好东西。更金贵的践行饭她也弄不出来,就这个还是在有限的食材上想了很久才想到的。

    吃完后,林萍难得勤快,主动收拾起了碗筷,当然……也不排除是刘翠芳要挟后的‘勤快’。

    总之,洗碗的事归她了。

    本着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的原则,林安拿出了她做好的大题,给韩穆过目。

    韩穆嗤笑一声:“我明儿就走了,你也不忘压榨我。”

    “那当然了。”林安捏着笔杆子,瞥了韩穆一眼。

    两人坐在一起,写写算算,一直没停过。

    林萍来来回回的在他俩跟前兜了好几圈,也没听明白他们讨论的题,连话都插不进去,最后终于接受现实,回自己小床去了。

    刘翠芳也不好打扰他俩,吃完饭就拿着打了一半的毛衣去串门了。

    “终于算完了。”林安活动了下手腕,松了口气。

    “嗯,上北京大学没问题了。”韩穆点了点头,十分满意林安。

    林安噗嗤一笑:“借你吉言。”

    “这个给你。”韩穆说着,从上衣兜里掏出了一早准备好的画。

    林安接过后,满脸的疑惑:“这是啥?”打开后,小村全貌栩栩如生的出现在她眼前:“画得真好,谢谢。”

    “把那个替下来吧!”韩穆指了指林安贴在墙上的画,赫然是之前打蛇弄坏的那张。

    林安把画收了起来,瞥了韩穆一眼:“你眼咋这么尖呢?我都贴角落了。”

    “换下吧!昨天专门又上了趟山呢!”韩穆右手拿着笔,不自觉的在转,看起来很酷。

    “好。”林安应下了,但没动静:“我过会儿再弄。”

    韩穆也没过分执着于这事,和林安聊起了别的。

    林安看着韩穆,并没有给他解释,那副残破不堪的画,对她来说有多深的意义,她又有多珍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