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感情与功力 给你上一课
    ,精彩无弹窗免费!

    送黄宗文进了候车厅后,林旭与李飞燕也没在火车站多留,立即转身离开。

    出了火车站上车后,李飞燕先开车送林旭到学校。这时已过下午一点,离两点的上学时间也没剩多长了。算上路上花费的时间,到学校后应该差不多要过了一点半。提前半小时到校,可就不算早了,这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通用的提前时间点。无论上学、赴会、等车、等人,还是之类,大部分人通常都会选择提前半小时。因为半小时不算很长,但又能够留出些应付遭遇意外的时间。

    当然,如果是遭遇了大堵车这类意外,那堵再长时间也有可能,这点时间根本不够。但人通常会往好的想,没人会在出门前先预想不好的情况。留出些提前空余时间,也只是怕路上稍有耽搁等小意外。而半小时刚好差不多,提前到了,也不会因为等的太长而至无聊。

    “……这可真是个拼爹的时代,有个好爹,就能坐享其成,少奋斗几十年,连练武都成这样了。你看黄容,轻轻松松混了二十年,啥也没干,结果一下子就成内力境七重的高手了。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辛辛苦苦练了二十年,连个内力境的边儿都还没摸到呢!”

    路上谈起黄容骤成内力境七重高手的这种翻天变化,以及黄宗文对这女儿的付出与良苦用心,李飞燕的语气虽有些玩笑,但也不免有些嫉妒、羡慕与讽刺。与黄容这种轻松获得高深内力的成果比,怕是任谁都难免有些不平衡,连林旭有时想想,也是不禁有些难免。

    像他这种练武奇才都难免会对黄容产生些嫉妒,就更别说李飞燕了。不用辛苦练功,就能获得一身高深内力,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后一口就吃成了胖子,完全坐享其成。古往今来修炼内功者,怕是都没有黄容这么容易的。而且若不是提前解封,再加上为化解凌碧月的玄冰掌寒气有所消耗,那可是直接内力境九重可期。再有个几年,岂不直接内力境绝顶了?

    由此也可看出,黄宗文所创的这门《潜龙诀》是如何惊人与神妙了。这门武功简直大异寻常,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林旭闻言陪着笑了下,也没有多说。这种事确实是没法比,虽然现在社会提倡“人人平等”,但每个人的家庭与出身情况不一样,生而就平等不了。有的人是富二代,有的人则是穷几代,不一而足。所谓的人人平等,始终是种追求与口号,没可能真正做到。只有在某些特定情况与条件下,才能够勉强做到。

    但练武却绝对不是,每个人的体质、资质各异,就先天决定了不平等,就算起点一样,能够最终达到的高度也不一样。甚至许多人,根本就走不到终点。练武闯荡江湖,可算是高危职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送命了。

    这方面没法劝,林旭接下来便只好转移话题道:“其实你要想修炼到内力境,我可以帮你。”

    以他跟李飞燕之间的亲厚关系,他也确实愿意不惜耗损修为去帮助李飞燕,助她修炼内力。

    李飞燕闻言之下稍一顿后,便立即想到地道:“你知道了!”

    “对,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内力境高手可以用耗损修为的代价来帮助其他人修炼内力。”林旭明白她说的是什么,点了下头后,又问道:“你怎么以前没跟我说过?”

    李飞燕摇头笑道:“跟你说这个做什么,要你帮我吗?你知不知道那代价有多大?那可是永久耗损,过后没法恢复,只能重新修炼。你几年的辛苦努力,一下就白费了。”

    林旭点头道:“我知道。”说罢稍一顿,又接道:“代价确实很大,但要看为了谁了。比如为了彤彤,我就愿意这么做。为了你,我也愿意。我觉得值得。”

    他虽然不愿开口称呼李飞燕做“姐姐”,也并没叫过,但就感情上来说,也确实很多时候把李飞燕当做了姐姐来看待。

    “真的?”李飞燕忍不住有些动容地道。

    “嗯!”林旭郑重点头。

    “那我就先谢谢了!”李飞燕笑了下,道:“不过你现在的这点功力,要帮人破境修炼内力,可还经不起耗。等你再练个几年,功力更高了再说吧!而且,我也想试试看靠自己能不能做到。就算做不到,我功力能比现在提升更高些,你到时候也会消耗小些。放心,真有需要的话,我会跟你开这个口的。”

    说罢,又略带讽刺地笑了下,接道:“其实吧,这种想法我也早就有,只是还不到时候。你以为我当初肯一生相报,就只是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吗?年轻人,不要太天真。我那么做,也是在同时投资一支潜力股。当时机成熟的时候,你不说,我也会开这个口的。”

    林旭闻言之下,不由面色一变。不知是要该生气,还是要该怎么。他正跟她谈感情,把她跟自己妹妹放在一起,当亲人看呢,她却跟他谈功利。这感觉,让他觉着像是被欺骗了感情。他理应是该生气的,但不知怎么,却又生不出来。只觉一股闷气,堵在了胸口,发不出去,也咽不下去,很不好受。

    他当初就觉着李飞燕所谓的一生相报,付出也太大了,是不是背后还隐藏有什么别的目的。但他当时,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别的。后来也一直没发现李飞燕有什么别的动机,就只是单纯待在他身边帮他,愿意帮他做任何事。那时他还觉着,李飞燕真是有那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慨,能把承诺看的比生命更重。直到现在,李飞燕亲口说出来,他才终于明白了,她原来确实有藏着别的目的。不过这种事,认真想一想的话,却似乎也无可厚非。一生相报换个内力境修为,这种付出与代价,也足堪比过他的几年功力耗损了。当然了,如果李飞燕的目的达到后,还会不会继续愿意待在他身边报答他,这也是两说的了。

    “怎么,生气了?觉着我太功利了?”李飞燕看着他的面色变化,又是一笑,“我是给你上一课,人在江湖,千万别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每个人的出发点,都是先从自己。舍己为人这种事,绝不会有人轻易去做。每个人都是先为己,才会去想别人。”

    林旭看着她,默默无言了好一会儿后,忽然道:“你现在不就是在舍己为我吗?我刚才都已经主动提了,你这个目的自己不说,我永远不会知道,又何必非要说出来?你说出来,难道就不怕我觉着受了欺骗,不肯再帮你了?”

    李飞燕道:“我不是说了吗,给你上一课。”

    “为了给我上一课,拿自己可能失去进阶内力境的机会来换?”林旭继续盯着她反问。

    “对啊!”李飞燕还是笑,“就像你刚才说的,我愿意。”

    林旭闻言之下,也是露出一笑,心里真正释然了。就算李飞燕当初真是有抱着这个目的而接近他,他也能够想通了。李飞燕是算骗了他,但并没有害他。就只单纯从功力性而言,她帮过他这么多,他回报个她提升内力境,也算得上是等价交换,谈不上谁就吃亏。

    而且现在,他既然主动提了,李飞燕明明不需再说出来,但她还是肯说出来,就只为了给他上一课,教他“吃一堑,长一智”。由此而言,就能看出她并不只是为了单纯的利益。两人之间,除开功利,还是有感情在的。人跟人之间的感情都是相处出来的,就算她最初是抱着功利性而来,现在也已不是了。

    就结果而言,最初的目的,已是不重要了。想明白这点,林旭也就释然了。这个世上,没有谁只单纯付出,而不求回报的。就算父母为子女的付出很纯粹,他们也仍然希望获得感情上的回报。而子女的爱,就是父母最好的回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