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随缘而定
    (再次感谢书友“xunqianmo”的打赏。求收藏,求推荐,求会员点击!)

    出了沟,上了路后,关滔示意了关佳丽和关梅,三人故意落后,让林旭和关落雪走在前面,给他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可惜的是,林旭虽并肩与关落雪走在前面,一路上却是一句话未说。而关落雪不知在想着什么,也没说话。几人走到了之前的那个十字路口后,便又需分别。

    关落雪三人都是过了路口照直走,关落雪家就在过了路口后五十多米路西边那座红漆大门的院子里。关佳丽和关梅二人的家离关落雪家也不远,三人都是顺路。

    林旭家则需从路口往左拐,转到庙前的那一条大街上。关滔从哪边儿走都可以回到家,不过他自是跟着林旭一起。双方便又在此作了道别后,于十字路口各自分开行去。

    拐到庙前的大街上,走了几步路,瞧不见另一边的三个女生后,关滔向林旭抱怨道:“我专门给你制造的机会,你咋就不知趁机跟关落雪好好说说话呢?”

    林旭道:“真没啥好说的。”

    关滔道:“你可真是够不开窍的,谈恋爱都是要谈的吗,你不谈哪能恋爱了?”

    林旭道:“咱还小着呢,着急啥呢?”

    虽然从进入青春期后,对女孩子产生好奇和兴趣开始,他对于男女同学之间的进阶关系恋爱也有点儿憧憬和想法,但毕竟早恋是学校里明令禁止的。而且他也不知要怎么去谈恋爱,他是个一向不爱说话,平时非常沉默寡言的人。别说谈恋爱了,他连寻常同学之间的聊天都不怎么会聊,跟别人愉快的交流都有问题,又怎么去跟人谈至恋爱。

    所以他时至今日,虽然同学很多,但真正的朋友却一直很少。女性的朋友,更是谈不上有。甚至于,连比较熟识多说过几句话的女同学都很少。就如关落雪,虽然是他多年的小学同学,但在今天之前,他跟关落雪说过的话也都是有数的,更是没单独相处过。

    基于这种异性基础,他觉着自己目前的恋情似乎也没什么发展余地。再加上他确实年龄还小,所以也真是不着急,觉着随缘就好。有缘就发展一段尝试一下,无缘就等长大了再说。

    况且,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对于女孩子也远没有真正成年的人兴趣那么大。许多方面,他都还不是很懂。所以,他目前也真是对谈恋爱并没有什么太过迫切的尝试。何况,便是真恋了,万一暴露,也还得面对老师、家长、学校三重大关,想想也是挺有些麻烦的。

    关滔道:“我是替你着急,这放着好机会在你眼前头呢,你都不识争取。关落雪多好的对象啊,你不要给白白错过了再后悔。”

    林旭想了下,却只是道:“再说吧!”

    他确实是对关落雪有着好感,而且这好感通过今天的接触还有些升华,但也就是更多了一些,可还远不到一下就喜欢的不得了,非她不可的地步。所以,他对于跟关落雪之间的关系发展也是那两个字,“随缘”。随缘而定,顺其自然,没必要去刻意追求什么。有缘真能成就他固也欣喜,无缘失之交臂的话他也并不后悔。

    他们年龄都还太小呢,将来的事情实在是说不定,没必要去太早确定地盖棺定论。依他自己的了解,对关落雪所生的看法而言,他觉着关落雪也不是那种想要早恋的女生。他觉着,她还是以学习为重的。

    不得不说,他虽然不爱说话,但却很善于观察别人,并且有着敏锐的直觉。对事物的看法,也都有自己的理解与视角,不轻易随流。

    “算了,不说这了!”关滔无奈地挥了下手,也不愿再跟林旭说这些。这家伙智商是高,但情商也真是低的可以。顿了下,他便转过话题问道:“对了,刚才你对付关全斌时,咋不用你劈砖的那功夫?要是用上了,绝对一掌就给他干趴下!”他说着,手里还比划了下。

    林旭道:“这哪敢随便用,我自己都还控制不好力道呢,要是一不小心,把他打死了可咋办?就是打不死,打伤了也都不好办。咱都是一个村的,又没啥深仇大恨,不过是小娃家的置点气,犯不着用这重手。打架是一回事,把人打坏了,性质可就不一样了。摔他两下就行了,也就当时疼一会儿,过后就没事了。”

    关滔点头道:“对,你说的是。要是把这家伙给打死了,你还得坐牢呢,这事咱不能干。还是你聪明,想的周全,遇事也冷静。要是刚才换了我,我有了你那本事,可早就忍不住用了。”

    顿了下,他又皱眉道:“就是怕这家伙记吃不记打,过后找人来算账,不看他临走时还放话吗?不给他回狠的,怕吓不住他。”

    林旭道:“没事,再来再打就是了,总会把他打服的。真要逼不得已的话,那就给他来回狠的,看情况让他受点伤。”

    关滔点点头,道:“行,就这样,希望这家伙这回能记住教训,不要再来寻打。”

    两人说着话,不多时便已走过了庙前的四大天王殿,到了林旭家的那条胡同口处。关滔就此告别,转身往自己家走去。

    林旭目送他走出一段距离后,也转身拐进胡同,往自己家走去。

    他家的这条胡同,并不是紧挨着小庙的。中间还有个五十步左右的距离,在这之间,前段的中心处有一座五角的尖顶凉亭,以五根砖住支撑。凉亭内,就是他们家胡同前面相邻的那口水井。整个井口以一块直径约有三米,刚好是古代一丈的圆形大石覆盖着,井口处凿开了一个比下面井口稍小的圆孔,刚好能让水桶顺利通过。圆形大石周围则以青砖覆盖铺地,凉亭四面则以不规则的大石块以一步一个的距离,各铺了四条石阶小路。

    凉亭内的这口井,据说很有些年头,是村里年份最久的一口井,老人们常说是建村的时候打的第一口井,直到现在都不曾干涸,一直供应着村西头这片附近所有人家的吃水用水。

    凉亭的后面,便是林旭家前面的那一户邻居,他们家的大门,就正对着凉亭。过了凉亭便是大街,他们家离街也很近。所以他们家算是街面上的人家,不算在胡同内。林家在这条胡同内,就真是算作独门独户。

    说来倒也是很有些巧合,他们家在整个关村是独门独姓,只有他一家姓林的。住的地方却也是独门独户,独占了一条胡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