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林旭的想法
    林旭回到家后,不出意外地见到家里客厅中又是聚着不少人,自然还是来找父亲林朗写春联的。每年上门来写春联的人,总是要持续到大年三十为止。

    虽说是“二十九,帖倒酉”,但有些人或有事来不及,便往往都拖到了三十当天才上门来找林朗写,然后回去赶天黑前贴上。每年或多或少,总是有那么一两个有事耽搁来晚的。

    当然,也有来早的,有的二十五,或是二十五之前就带了纸过来。不过通常人最多的时候,还是集中在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这三天,到了二十九,人便已少了许多。

    见到家里还有着不少人,林旭忍不住微微皱眉叹口气。他小的时候实在很想不通,父亲为什么每年都给人免费写春联。出工出力不说,还倒赔些墨汁与茶水。每到过年前的这几天,也总是让他在家里待地泼烦的不行。人来人往,吵闹喧嚣,烟气漫厅。

    爱热闹的人可能会很喜欢这种环境,只觉得人越多越好越热闹。但对林旭这种爱清静好独处的人来说,这种环境就只能让他厌烦,与之格格不入。记得小的时候,他还因为这事跟父母闹脾气抱怨过。可因他当时还小,父母便只是哄着,也没多解释。

    后来他渐渐习惯,也学会了这几天尽量不在家待着,到外面躲清静。而直到升入初中,年纪渐大,学到的知识越多,他这两年才渐渐明白了父亲这么做的用意。

    父亲写春联完全免费,还出工出力地倒赔些书写的墨汁与招待的茶水,这显然就是在做人情卖好。

    林朗是村里的会计,大小也是个村干部。可在这种小村子里,尤其是关村这种几乎全村人都姓关,各家论起来都多多少少地沾亲带故,实属一个宗族的村子,村里人其实都不太把村干部太当回事。某某某的别看是支书、村长,有时候遇到事村人不跟你讲理,就跟你排辈论亲戚,有的别看年纪轻,辈份却大,论起来还是支书、村长的长辈,这却叫他们怎么办事。

    完全禀公吧,村人说你不讲情面,太循私吧又不太好,而有些上面下达的政策,也是不得循私,必须执行的。所以村里的干部们办事,许多时候都不是靠着手中的那点权力,而是靠着在村里的人情关系与情面。往白了说,就是看人家给不给你这面子。

    林朗在村委会的职位既不高,在关村又还是个外姓人,这要办起些什么事来就比别人更难。所以他平日在村里,都是处处与人为善,跟人交好。这每年免费给村里人写春联,就是个交好村人卖人情的手段。他这十几年会计做下来,在村里素受人尊敬,又有德望,可以说跟这个也是有不小的关系的。

    其实不止林朗,林旭的爷爷、曾爷爷,世代都是如此。当然,他们不是靠写春联,各有各的做法。方法虽异,但目的相同。做为一个外迁户,又是村里的独门独姓,要不受村里同姓人的排挤,那自然需要做出不少努力。而他们的努力显然都是很有成效的,时至今日,他们林家不但在关村站稳扎住了根,而且在村里也还颇有些地位。

    可到了林旭这里,却是不同了。他不但没有继承三代以来的优良传统,还完全掉了个个,几乎是反了过来。就不说什么跟人交好了,他基本就是完全不跟人交结。虽然到得现在,他们林家已完全在关村站稳了脚,不必去仰大多村人的鼻息,但一贯以来的优良传统该保持还是要保持的。而且像林旭这种跟人相处的方式,也完全不正常,就只为了他个人的将来,也得要改。所以家里人都时不时地对他耳提面命,教他平常多跟人接触,多说说话。怎么为人处事,礼尚往来等等。

    但林旭虽是听在耳中,听得时候也一副受教的样子,但过后还是我行我素地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没有多少改变。其实家里人跟他讲的那些道理,他心里大部分也都明白。甚至不少家里人没讲的,他通过自己的观察也能发现与明白。但明白归明白,可他就是不想这样做。

    对于这个从小生长养育了他的村子,林旭内心深处里其实是有些不太喜欢的。他不喜欢村人相处的那种模式,不喜欢村人们总是一副笑脸地跟人打招呼问“吃了没有”,不喜欢他们同姓间的见了总是爱排辈论亲戚互相称呼这个那个的,不喜欢刚上学时同学间对他这个不是关姓的隐隐地排挤孤立,不喜欢父亲为了交好这些村人卖人情地一年又一年免费给人写春联,不喜欢………

    对这个村子,他实在有太多太多的不喜欢。

    他内心里一直藏着个从来都没跟任何人说过的想法,那就是将来有一天,他一定要离开这个村子,然后把父母家人都一起接走,再也不必回来。从此以后,忘了这里是他的家乡。

    他想,曾爷爷和爷爷那两辈人是想着如何在这个村子里站稳了脚,扎住了根,从此安家落户,成为关村人。所以,处处都是想着怎么融入这个村子,与人为善,交好一片。父亲的做法,看起来与他们没有不同。

    但林旭却想,可能父亲年轻的时候也曾想走出过这个村子。如果父亲当年能考上大学,他想父亲可能就会做出改变。只可惜现实拖累了父亲的脚步,重新把他拉回了这个村子,然后他才不得不继续走父祖两辈的老路。

    林旭不想这样,他一直所想的,就是走出去,离开这里。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与阻力,他也绝不会半途而废。终有一天,他一定会离开,并且不再回来。

    听着客厅里嘈杂的人声,看着开着的窗户里透过窗纱飘出来的烟气,林旭一点儿都不想进去。直接转身,又上了平房顶,然后直走到与小庙相邻的那一边。

    一脚踏上砖砌的围栏,他气运双腿,看准下面的落脚点,直接从平房顶上一跃而下,落入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