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初阳之气
    “彤彤,彤彤……”

    凌晨三点定了闹铃起来后,林旭出了自己卧室,到客厅里的沙发床上叫着妹妹林彤。

    因为凌晨三点起来还要练内功,林旭待家里的村人全都离去后,却也没趁着后半夜清静继续自己的工作,而是仍就提前睡了。晚上那点时间,也就是把十二路弹腿的第六路给抄写译完了。连上下午的那五路,完成了一半,剩下的决定第二天再继续。

    收拾下,刷牙洗脚后,林旭便仍是早早上床睡了。这时凌晨三点起来叫林彤,是他入睡前想起答应了教林彤练功,打算先从内功教起,于是睡前跟林彤说好了半夜起来叫她。

    “哥哥!”林旭轻摇着林彤的肩头,叫了她好半天,她方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看他,叫了声,又转头瞅了瞅窗外,见外面还一片漆黑,不由推开了他手咕哝着抱怨地道:“天还没亮呢,你这么早叫我干嘛呀?”

    林旭道:“叫你起来练功啊,咱不是说好的吗?已经三点了,快起来,我教你。”

    “练功?”林彤迷迷糊糊地想了下,似乎已经把之前两人说好,她也答应的事忘了,“练什么功啊?我不练了,我要睡觉!”

    “真不练了?”林旭苦笑着有点儿无奈地道。

    “不练了,我要睡觉。”林彤咕哝一句,又闭眼翻身睡去。

    “唉!”林旭想了下,摇摇头叹口气,便也作罢没再叫她。自己又转回卧室里,把房门关好,上床面向南方盘膝而坐,双手握固放于膝上,闭眼调整呼吸入静,开始了自己的修炼。

    因他已能明显感觉到丹田的存在,这回便不再需要双目垂帘,以眼底那一线灵光照丹田了。以后其实也都不需要了,一些特定的姿势与做法只是一种辅助手段。如果已能做到的话,便不再需要既定不变地每回都全部照做了。

    就像《抱朴子·别旨》中说的,“夫导引不在于立名众物,粉绘表形著图,但无名状也,或伸屈,或俯仰,或行卧,或倚立,或踯躅,或徐步,或吟,或息,皆导引也。”

    如果他以后练到高深处,无论什么姿式都能够入静进入练功的状态,那也就不必非拘泥于每次都盘膝而坐了。

    耳中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林旭以听息入静法慢慢入静。因为已有了经验,他这回入静比起上回来便快了不少。

    入静之后,意守丹田。默念着“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这句《周易参同契》中的口诀,丹田之精又化为了一座深渊。深渊之上,丝丝缕缕的内气飘荡,时而聚作一团,时而化散开来,又或翻滚着形状不定,像是天空上的云气一般,聚散无常。

    丹田中的内气,比他昨天刚炼出来时,稍微多了一些。这是因为他后来练红砂手和旋转乾坤掌时,对丹田之精也有炼精化气之效,再加上他昨天也使用了不少次,尤其回到家练习轻功时耗尽后立即修炼,内气尽数恢复后便也又有所提升。

    他昨天刚练出来的内气十分微少,所以这些提升增加的虽然不是很多,但感觉上却很明显。就像是茶杯里原来只有一片茶叶,多加了一片,那自然很明显就发现了。可如果茶杯里原来就有五、六片或更多,那再多加一片两片的,不去细数也一时发现不了。

    丹田之精化为深渊后,意念随之化为火焰,浮游在深渊的水面上。火一挨水,“嗤嗤”声响,便灼烧的水面不断化为气。

    “火者,神也……又当久久以呼吸熏蒸,则精方能化为气。”

    林旭脑海中又缓缓流转过《金仙证论》上的这句口诀,吸气时将气吸入腹中,气沉丹田。

    子时一过,天地间的气由阴开始转阳,当此寅时,阳气全部转换完成,正是初生而又旺盛之时。这股天地间的初阳之气一落入丹田,林旭丹田中的神意之火便陡地一下,忽然大盛,就好像给其增添了燃料一般。大盛的火焰,灼烧的深渊水面“嗤嗤”作响,不断冒出大股的气来,一时如云蒸霞蔚。

    呼气,那股初阳之气耗尽,神意之火又复缩小。吸气,又一股初阳之气落入丹田,神意之火再次大盛。

    以呼吸之法相助,比之昨夜凌晨单独以神意之火炼精化气的效果要好了许多,炼化的效率也大大增加。而且以呼吸法,将天地间阴阳转换后的初阳之气吸入腹中,做为神意之火的助燃剂,所需持续消耗的意念也少了许多。

    “嘀嘀嘀,嘀嘀嘀………”

    手腕上电子表的闹铃又响起,带着股十分微弱的震动。不过林旭在极致入静的状态下,却是感觉到了这十分微小细弱的震动。反倒是闹铃的鸣响声,因为他修炼时耳目口三宝闭塞,却倒是一时听不见。

    感受到腕上这股微弱的震动,林旭缓缓收功,睁开眼来。抬腕看了下手表,正是早上七点。于是起床穿衣,又到旁边的庙里去练习红砂手与旋转乾坤掌。

    想着顺便练练轻功,林旭今天早上没从大门走。而是直接出了厅门后,站到院子里,轻身一跃,先伸手攀住了向院子里这边平房顶上的出水檐,然后再用力屈肘一拉,跃上了平房顶。

    向院子这边的平房顶围栏外虽有一截流水檐,而且这檐因是要把平房顶上下雨后的积水倾聚过来,比平房顶要稍微低一些,但院子里的地势却是比那边庙里要低。所以这出水檐虽比平房顶要低一些,跟离院子里的地面还是有着三米稍高,林旭却是并不能一跃而上。

    他本以为自己又经一凌晨的修炼,而且这次的修炼加以了呼吸炼气法辅助,修炼的效率大增,内气比之昨日要增长了不少,几乎是多了一倍。那么自己这一跃的高度应该能更强,但没想这一跃下却发现并没能比昨天高出多少。还不足以一跃三米高,极限仍是两米稍多点。

    后经多次试验,他才发现自己今日的这点内气修为增长后,所增强的是内气的后继维续力,却并不是再加叠增的爆发力。也就是说,他现在内气遍布全身,持续全力施展的话,能多个几分钟,可用来劈砖,却并没有立即增加到能一掌劈破六块。甚至四、五块也不能,只是劈破三块更容易了点。让他忽然明白了,内气的爆发威力增长,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还是要靠着长久的修炼与积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