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自家武道各不同
    (求收藏,求推荐,求会员点击!)

    接下来的几天,林旭都没有出门,留在家里专心练武。

    每天凌晨三点起来,准时修炼内功。练四个小时,古时的两个时辰后,七点收功,然后起床穿衣到旁边的小庙里去练红砂手与旋转乾坤掌。

    将少林十二路弹腿全部抄写译制完成后,他每天早上吃过早饭后的上午与下午,则都在平房顶上练这套弹腿功夫。

    虽然旁边的小庙里更显宽敞,后面的千手观音殿前也没什么人会来,但毕竟是早已荒败多年,地面杂草丛生,铺地的青石破碎,许多地方不够平整。他练红砂手是为了选林间,那里刚好有棵大青松,比较适合。而红砂手和旋转乾坤掌,也都没什么太剧烈复杂的动作,一小块地方即可。可弹腿这种外用的拳脚功夫,练起来却是拳脚互动,步法多变,需要十分宽敞的平整地方,还是他家平房顶上更适合。

    练习弹腿之余,林旭也间或练练自己的轻身功夫。到得大年三十这一天时,林旭的轻身功夫又有了些长进,已经能够从庙那边的地面上,轻身一跃而上房顶,平房边上的那截围栏也已不成阻碍,能够一跃而上,不需要再快到顶时踩一下底下的那层砖棱借力。

    有了这般长进,一是他这几天修炼内功,内力又有了不少提升。虽然在爆发力上还是没有什么明显的翻倍增长,可也多少有些提升。二是他另找到了一个更好的提气轻身法,不再是只把气笼统的提到上半身,而是提到脑后的玉枕穴间。

    这是他有一次忽然想起了看过的《天龙八部》里,天山童姥曾教过虚竹轻功的那一节,“上跃之时,双膝微曲,提气丹田,待觉真气上升,便须放松肌骨,存想玉枕穴间……”

    他也不管是否小说中虚言真假,就那么一试。小心地试了几次后,没想到还真成功了。跃离地面后,将内气提往玉枕穴间,确让他感觉身子更加轻盈了不少,有股飘然欲仙之感。

    这让他感觉虽然武侠小说中虽然大部分都是虚构,但其中的一些武学道理有些怕也是出于真实。武侠小说家既言写武,对于武学也不可能是半点都不接触,多多少少地也终归是有些了解。或是自己看些相关书籍,或是走访真正的武学名家,或是道听途说听人说来。不管哪方面,总有些自己的相关涉猎。

    不过他轻功虽有了长进,却也并不是很多,也就多跳高了半米,从自家院里子往平房上跳,一跃三米还是难以做到。

    弹腿功夫他练了两天,则是没什么明显的进步。虽然在这门功夫上他目前花费的时间最多,却只能说是刚刚入门,把十二路的所有动作大致练熟了。甚至都不敢说动作是否标准,毕竟他没有真正懂行的人指点,只是靠自己看书瞎练。

    不过他对此一是没办法,二来却倒也不是很在意,有些错谬就有些错谬吧,反正这弹腿也有很多流派,这就当作是自己独有的流派吧。

    其实便是真正有师父教的,学的同一套武功,每个徒弟练出来的也都有些不一样。世上就没有两个人绝对相同的,各人都有各人的一些习惯与理解。这样练下来,自然便会形成各自的特色。

    这也就是所谓的“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师父言传身教是一回事,但个人能领会多少,那也是看自己的本事。而且便是有师父教,也不提倡生搬破套,一拳一脚全都一板一眼的不会变通。练武跟学习知识一样,也是讲究个活学活用,把学来的东西化为自己的,能够举一反三,真正学的是其中的道理,而不只是死记公式、硬搬套路。

    真正跟人打斗的时候,也没人会真的让你按照套路一拳一脚一招一式地来。如果真的只会按套路使,那也是个必输的下场无疑。而那种只会让徒弟按照标准的死板套路来练,一丝一毫都不能出错的师父,显然也不是什么名师。

    林旭从小就学习好,是个很会学习,善于掌握学习方法的人。所以他做什么事都从来不会死脑筋,练武也是一样。不然也不至于敢别出蹊径,十分大胆地去自创内功了。虽然他的自创大部分是靠的两本《气功》杂志中的一些理论知识和古籍言论,并非完全出于自己,但敢于不死按书本地别创一格,也可从中见他的心性了。

    何况他自信自己练的这十二路弹腿,虽然不敢保证跟少林寺的就一模一样,却也认为错谬不会很多,对敌的威力也还是有的。如果真正有特别大的错误的话,那将来有机会再行改正也不迟。这种外用的拳脚功夫不同于内功,错点儿也影响不大,还可以改回来。

    只是现在没见过那正宗的,也没真正懂行的人能指点他,他也就只好先且按着自己的路子练了。毕竟这该练还是要练的,本来这拳脚功夫的练习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且要想真的练上了身,化为自己的身体记忆,那更是需要长时间的苦练。

    大年三十除夕夜的晚上,吃过晚饭后,林旭一家人一边围坐一起包着饺子,一边看着电视上的春节联欢晚会。虽然是同住在一个院里,但他们家与爷爷奶奶家还是相对独立,各自分伙做饭。这大年夜的饺子,也是各包各的,只有初一中午的那顿大年饭才是一起吃。

    平常也是只有什么特别节日,或招待亲戚之类才聚一起外,其它情况都是各吃各的。爷爷奶奶的年纪都还并不很大,也喜欢自给自足,自己动手。

    年俗虽说是“三十夜,守一宿”,但他们这边却没有守岁的说法,真正一夜不睡地直捱到第二天大年初一。反正林旭自小时候起,过年就不是这样,而且他们这边也不吃年夜饭。现在这包的饺子,也是第二天早起后大年初一早上吃的,只是提前包好而已。

    三十夜晚上,除了放点儿炮外,就是各家围聚在一起看电视上的春节联欢晚会,也没什么太特别的活动。看完了晚会后,便各自睡觉。有上了年纪撑不住,或太困的,不等晚会看完,也就提前睡了。然后第二天早起献爷,也就是在院子里设个香案祭拜天地。

    可能他们这里古时候也是有守岁的吧,但时代进步,风俗也自然地跟着改变。以前可没有春节联欢晚会,但现在过年全家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显然也已经是年俗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