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夜半鬼敲门
    (感谢书友“s卓”的打赏。抱歉更的有点儿晚了,不过这章三千多字,零点前还会有一更。求收求推求赏!)

    “嘀嘀嘀,嘀嘀嘀………”

    电子表的闹铃一响,林旭立即抬腕关掉闹铃。又静静听了下宿舍里的动静,发现所有人都已陷入熟睡,有的还在打着呼噜后,便慢慢掀被而起。坐起来后,他内气运转,提气轻身,翻身缓缓爬下床去。整个过程没发出一点儿声音,提气轻身下,床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摇晃与震动。

    他此时早已收拾利落,把衣服穿好。外套也换成了第二天正式开学时需要穿的校服,这是为了以防万一。校服是统一制式,全校上千名学生都一样,顶多大小有些不同,这样就是不小心被人给瞧见了,也没法通过衣服来辨认出他。而且他们校服的主色调是蓝色,晚上瞧着却也不是太显眼。

    下床穿好鞋子后,林旭便轻手轻脚地走向宿舍门口。推着门,慢慢拔开插销,再把门略用力往上提着缓缓拉开。他们这宿舍门平常开合时会发出些声音,但只要把门略往上提住,那再开拉时就没什么声音了。

    将门拉开可容一人通过的缝隙后,林旭先把头探到外面四下瞧了一眼,但见入目都是漆黑一片静悄悄的,并无一个人影后,便放心地斜身从门缝中出去,再反过身来,将宿舍门缓缓地闭合住。他们这宿舍门跟门框闭合后,倒是能卡得挺紧,却是不必担心能自行脱落开,或是被夜风吹开。

    出了宿舍,林旭又四下瞧了一眼,便低着头快步走出他们这排宿舍区。每排的宿舍区入口都并没有单独装门,只是在每排间的入口处以一道低矮的花砖墙相连,中间开了一个月亮门的门洞以供出入。走出这个门洞,再往前几步,就是学校正中间的那条中轴大路,林旭走到大路上四下瞧了瞧,但见也是黑漆漆一片,静悄悄地没有半个人。

    这大路上也有装了几个路灯,平常入夜后会开启照明,但熄灯铃过后,却是连这路灯的电源也都一块儿断了。至于电视里演的监控摄像头,他们这乡下学校还没那么与时俱进,况且那东西也不便宜,他们学校也没那个多余财政。

    往大路上四下里瞧了眼打量过后,林旭便又退回到月亮门处,转身拐入沿墙的那一条小道往前行进。

    中间的这条中轴大路两边各有一道一米宽的排水沟,排水沟中栽种着些松柏、冬青、月季等树木花草,以作美化。而排水沟与两边的宿舍区之间,也各夹有条一米来宽的小道。林旭便正走在西边的这条小道中,有着排水沟里的树木花草遮掩,即便中轴大路上忽然有人经过,在这漆黑的夜晚,也一时发现不了他。

    沿着这条小道,走到西边的教学楼处时,林旭在这段排水沟的一株一人来高的柏树后面停下,然后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的废旧报纸与一卷透明胶带来。

    这张废旧报纸是他床铺底下压着的一张,之前他将放假前那些覆盖在床板上以作遮挡灰尘的废旧报纸取过清扫后,又把从家里带来的一些废旧报纸重新铺在床板上,在褥子与床板间稍作些相隔。

    透明胶带则是他具盒里所备着的,学校里难免有时会不小心撕扯到课本、作业本之类,这时便需用到透明胶带把撕破处粘好。所以这透明胶带,也算是件学习用具,学校里大部分学生都会备有一卷。

    将折叠的废旧报纸展开,林旭往自己脸上比划了下后,以手在废旧报纸上撕出三个窟窿,这三个窟窿分别对准着他的两只眼睛与一张嘴的位置。将窟窿撕好,他扯下两条透明胶带先粘在自己胸前的衣服上。然后将胶带装回口袋,再把报纸重新蒙在脸上,对准撕好的三个窟窿,将自己整个头脸都用报纸蒙了起来。

    横着一蒙,脑袋后两端已能够接到一块。他一手在后面按住,一手扯下胸前的一条胶带在后面粘住,粘好一条,再扯下另一条粘住。上下两条都粘好后,他左右转转地晃动下脑袋,感觉不会太碍事,再又用手轻轻扯了扯,发现也粘的很牢固,不会轻易掉下来,这才作罢。

    这张废旧报纸,就是他今晚暂作一用的蒙脸巾了。因为实在一时找不下什么合适的布料,所以便只好用这废旧报纸临时充当。至于他为什么走到这里才蒙面,而不是在宿舍里就直接蒙好或出了宿舍外就蒙,则是因为他怕在宿舍里蒙上时,会忽然有舍友醒来瞧见。

    大半夜里起来,忽然撞见他这副打扮,猛一瞧定会把人吓一跳,而一叫起来全宿舍都惊动了。到时发现他这副打扮,那就是他心里没鬼也会被人当作有鬼,否则大半夜的扮成这样是要闹那样。何况他心里确实有鬼,所以到时不但解释不清,还会打断他的计划。

    不蒙的话那就好应付了,万一刚好有人醒来撞见他,只需回一句出去上厕所即可。否则他作那副打扮时,说去上厕所谁信。就是真信了,那也肯定是把他当成了疯子、神经病,大半夜上厕所还弄这副打扮,简直是奇葩到闻所未闻的怪癖,你不神经谁神经。

    不在出了宿舍外蒙,也是同样的道理,怕忽然有人出来撞见。那是一排宿舍区,可不光他们宿舍一间。大半夜被尿憋醒,起来上厕所的也是常有人在,弄不好就可能刚巧撞上。他以前出来上厕所时,就有好几回都撞见过人。

    倒是今天晚上运气不错,目前为止都还没撞见半个人。真可谓有点儿时来天地皆同力,天助我也的感觉。

    走到这里才蒙,一来是因为这里有棵一人多高的柏树,刚好能遮挡身形;二来是这里已出了后面的整个学生宿舍区,就是不小心有人摬见了,也没法判定他到底是自哪一排的宿舍出来的,尽量减少会被查出身份的可能。

    蒙好头脸后,林旭刚要再接着前进,却是忽然听见教学楼后面的那排初一学生的宿舍区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想了下,他便放下抬起的脚步,然后蹲下身子,把自己更加隐蔽地藏在那棵柏树的阴影中。

    教学楼后面的这排宿舍却是没有建围墙与门户,与教学楼间是整个敞着的。林旭等了没有多久,就见到视线被遮挡的教学楼后面照出手电的光芒,然后两个女生结伴低声说着话走出来。走出他们那排宿舍区后,根本没转头往教学楼这边多瞧一眼,便直接走到大路上,往后面的厕所方拐去。

    林旭待她们走远后,轻轻舒口气,重新站起来继续前进,将要走出教学楼边的这段小路时,他稍作停顿。两边的教学楼前面都很是宽敞空阔,这一段中轴大路两边的排水沟中也没有栽种任何植物,而是直接以水泥板覆盖住,当作道路供学生们来往进出。所以这一段中间都没有什么可用来遮掩身形的遮挡物,他需要特别小心一些。

    走到路口处,林旭又四下里探头望了望,发现所见处都没有人后,将内气运往双腿,然后向着侧前方疾速奔跑而出。

    教导主任的办公室与宿舍都在前面第一排教职工宿舍的东面,而他现在还在西边的排水沟边小路上。所以他现在不但要穿过教学楼前的这片空旷区域,同时也要穿过中轴大路的路面到另一边去。因此他是向侧前方斜跑而出,从这个对角到那个对角。

    他一步迈出,便能跨出去两、三米远,落脚点地的速度也极快,身形如风,快得已模糊成一道影子。这时不说四下里无人,就是有人,也只能瞧见黑暗里一条影子疾速而过,根本瞧不清到底是什么人,胆小的恐怕还可能误会成鬼。

    快速直奔到教学楼前面东边排水沟的小路上后,林旭在其中一棵松树后停下身形,稍作喘息了两口,又四下望了望无人后,便沿着这条小路快速而无声地向前疾行。

    这一路都没什么变故,教职工宿舍区这边有自己的厕所,很多人也会在宿舍里自备便盆,晚上却是基本没什么人出来上厕所,林旭一路很顺利地便到了学校前面的第一排房舍前。

    走到第一排的边上小路后,林旭没拐往前面,而是就在这里四下望了望无人,直接气运双腿用力一跃,快到房顶处时又伸手一探,攀住房沿稍一用力便跃上了房顶。这一跃一攀,动作衔接自然而紧密。

    这排教学楼的正中间是一间大的教师会议室,会议室西边所邻着的,就是校长宿舍与办公室,校长办公室的再旁边,就是教导主任的宿舍与办公室。从临着中轴大路这边数的话,徐长兴的办公室是在第三间,宿舍则就在办公室的隔壁。属于一室一厅的格局,左边大厅是办公室,右边小些的隔间是卧室,两间互相连通着。

    林旭在上面一路数着,到第三间处时,他走到前面房檐处,往下探出半个身子看去,瞧见正是徐长兴的办公室没错。他办公室的门框边墙上,横钉着一个白底红字的“教导处”牌子。

    瞧清楚之后,林旭在平房顶上四下寻了寻,找到一根一米多长的树枝。这些平房顶上若是没人打扫,常年累月地下来,总会被人在上面扔上些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何况这第一排的房舍前,也种着几棵大桐树,树冠都已覆盖到了房顶上,总有干枯掉落下来的树枝。没有合适的话,则就在延伸到房顶的树枝上现折一根,倒也不愁没有。

    拿上树枝后,林旭又重新爬到前面房檐处,探下半个身子去。然后左右瞧了瞧无人,伸手拿着树枝,往徐长兴的办公室门上敲去。

    “咚咚咚……”

    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林旭打算先吓一吓这徐长兴,然后等他开门后,再给他个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