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鬼叫似的传音入密
    徐长兴的宿舍旁边是校长的办公室与宿舍,但校长却通常不在学校住,而徐长兴办公室另一边的两间房子则没有住人,那两间是打通的学校档案室。中间的大会议室平常也没有人,直到过了会议室另一边的最后面几间,才有住人。

    可以,这一排的西边大半地方,平日就住了徐长兴一人。林旭只要不是弄出很大动静,那就基本不用担心这一排中会有人听见。

    “咚咚咚……”林旭在房檐上探出半个身子,持续地以手中树枝敲着徐长兴的办公室门。他特意敲得不急不徐,保持着差不多间隔一秒敲一下,敲的声音也不轻不重,每一下都保持着同一力度,刻意表现出了一种不似人为的机械性。

    “谁呀?”

    敲了好一会儿后,林旭才听到办公室旁边的卧室里传来徐长兴一声迷迷糊糊咕哝着的问话。

    林旭自是不答,仍是保持着机械性的动作,不急不缓,不轻不重地一下下敲着门。

    “谁呀到底?”又敲了几下后,又传来了徐长兴的一声问话,这回声音提高了些,带着些不耐烦,显然是完全清醒了过来。

    林旭自然仍是不答,还是一下下敲着门。

    “行,行,来了,别敲了!”徐长兴的声音又响起,同时他卧室中的台灯亮了起来。

    学校晚上熄灯铃打过后,拉闸限电,只是断了学生宿舍区的电,教职工宿舍区的电却不会断,是全天候供应着的。

    见到徐长兴卧室的灯亮了起来,林旭立马收起手中的树枝,身子也重新退回房檐上,不使下面的人抬头能瞧见。

    教导主任徐长兴看起来四十来岁的样子,面色微黄,身材微胖,戴一副金丝眼镜,平常在外面,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看起来倒也显得斯斯文文,一副很有学问的样子。

    只是他看起来虽斯文,但打起学生来却很凶狠,下手也重。他信奉无论教学还是管理学生,都得严格与严厉。学不会的就打,犯了错的也打,打的记住痛了,自然就肯用心学,不再犯错误了。所以他平时只要抓住犯了错的学生,不管什么原因,就是先打几巴掌再问。先以威严镇住了,自然是问什么答什么,不敢撒谎。

    严师手下,才能出好学生。武乡中学能以一间乡下的初中学校成为重中学,在整个县里都排得上号,他认为是跟自己平常的严格管理分不开关系的。所以,他管理起来更加的严格。

    “到底出了啥事,谁这大半夜的来敲门?问还不吱声?”

    心里嘀咕着,徐长兴很不甘愿的批上外套,趿了拖鞋下床,把床头柜的眼镜戴上,站起身又紧了紧外套,往外面的办公室走去。

    拉开卧室门后,台灯的灯光照到外间,他也不开办公室的灯了,就借着卧室的光亮去开门。开了门,他装作打个哈欠的样子,带出十分不满地情绪问道:“谁呀?”

    他心里已经决定了,不管外面敲门的是谁,只要不是校长,他都一定要先把来人狠狠批评一顿。要是有哪个学生敢来捣蛋的,看不打个王八蛋半死,完了写检查,叫家长,一个都不能少。

    只是一开门后,他表情不由愣住,因为外面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微微的夜风吹拂,初春的寒冷刺骨。冷风一激,让只穿着秋衣秋裤批了件外套的他不由打了个冷颤。

    “刚才谁敲门呀?”他又大声问了一句,探出半个身子往门外面左右四下望了望,却仍是没有瞧见半个人影。

    “徐长兴!”

    忽然有一个十分沙哑低沉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但却是隐隐约约、模模糊糊地有些听不真切,似乎响在耳边,又似乎响在极远处,显得十分怪异。

    “谁呀?”徐长兴听得身子不由一激凌,只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了,又大声问了一句,再往外面四下左右地望了望,却还是没瞧见任何一个人影。

    “徐长兴!”那个声音又在叫着,不急不缓,不带半的语气声调,似乎不像人声。

    徐长兴听得声音,又是四下里望了望,这回连头上脚底下都瞧了,却还是没有发现声音的来源,也仍是没有瞧见半个人影,心里已是不由地十分发毛。恐惧就像地里的野草,在他心田里滋生,怎么拦也拦不住。越不往那方面去想,越是不由地会想到。

    “徐长兴,徐长兴……”那个声音又在不停地继续叫着,一下一下,间隔的时间完全一样,就像刚才的敲门声一样,显得十分机械。

    听着这声音,周围却是瞧不到半个人影,徐长兴心里越来越发毛,越来越恐惧。

    他们这学校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是这片盖学校的地方,以前是一个乱葬岗,学校是把这片乱葬岗推平了建在上面的。但徐长兴一直把这视为无稽之谈,做为学校的高层领导,他对建校的历史是十分清楚的。

    这学校在盖起之前,这片地方上确实有过一两座坟,但可不是什么乱葬岗,都是有名有户可查的,就是附近村里的。而在开始动土施工前,乡政府也早已通知了那坟中的后人,把坟另选地方迁了出去。

    所以,什么乱葬岗之类都是谣传。基于此而流传出的一些鬼故事,也都是一些无聊或别有用心的学生故意恶作剧。结果一传十,十传百,再加上人们对这些事情的心理是既恐惧又好奇,所以倒被传得煞有其事的样子,搞得神神秘秘,尤其一些老学生,更喜欢经常讲这些吓唬新入学的新生。

    他曾抓住过几回,对此都是十分严厉的批评教育,重重地打骂惩罚。做为一名人民教师,坚定的无神论者,他是半不信这些封建迷信,并且要坚决打击制止的。

    可是,现下眼前的情况,却叫他的无神论开始不由地动摇。死活找不见人与声音来源,那这声音到底从何而来,又为什么会找上他。

    “到底是谁?别在那里给我装神弄鬼,快出来!”他色厉内茬地大声喝问了一句,仍是不得任何回应,而那声音则仍是一下一下地继续飘飘忽忽响着。

    “砰”地一声,他连忙吓得关住了房门,缩回卧室里,裹住了被子瑟瑟发抖。

    林旭在房檐上听到徐长兴又关上房门跑回去的声音,不由得心里暗自得意发笑。只是很可惜,没能够瞧见徐长兴脸上那被吓惨的表情。

    那声音自是他叫的,能造成那种效果,却是因为他放假期间某一次想起了里描述的“传音入密”之法。以内力把声音聚束成一线,使之传到特定的人耳朵里,而别人听不见。

    想到后他便想试着看自己能不能做到,如果真能做到的话,那却也是个很有趣与很有用的法门。结果一连试了很多次,甚至连着试了两天都没成功。首先能把内力运用到嘴中,于话的同时运用吐出,就很是一个问题,非常难以控制。

    而内力出口后,也会消散,更加难以控制。所以弄到后来,就只弄出个这形似鬼叫的成果,话的同时运用内力出口,不但不能够收束住,反而把声音冲得七零八落,飘飘忽忽,听起来似远似近、似左似右地模模糊糊听不真切。

    本来以为弄成这样肯定是没用,却没想到今晚有了用武之地,用来装鬼吓人倒也是一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