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你给我作个伴
    看着脚下如一头死猪也似躺着的徐长兴,瞧着他两边脸颊被自己几十巴掌下去,已是打得高高肿了起来。林旭但觉心怀舒畅,有一股痛快淋漓之感。

    如果要以一个字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那就是,爽;两个字,痛快;三个字,很过瘾;四个字的话,就正是武侠中经常用到的那个,快意恩仇。这恩仇一报,果然是觉得快意。

    若不是怕这个时候会引人注意,林旭此时都想学里的人物,来个仰天纵声长啸,啸完再哈哈大笑一阵,来一舒自己胸中的快意。

    但这个时候,实在是不适合纵声长啸,林旭只是一想后,便连忙压下了这冲动。又瞧了地上的徐长兴一眼后,他转身拉开房门,探头往外瞧了瞧见四下无人后,便闪身出去,再反手将门掩好。

    出了门后,他没再上房,快步走出这排宿舍后,他又拐入东边排水沟旁的路上,心掩藏着身形往后面的学生宿舍区走去。走到教学楼前那段时,他又是趁着无人,施展轻功快速疾奔而过。

    不过他这回没有再斜穿个对角,而是就顺着路直穿过去到东边教学楼旁的路上。走到这里,他又在这边的一棵柏树后停下,将头脸上蒙着的那张废旧报纸撕下,重新折了几折,塞进自己裤子口袋里。

    接下来后,他便没有再心翼翼地故意遮掩身形,而是就大大方方表现得十分自然地行走。甚至在走过了教学楼后面的第一排宿舍区后,还拐出了排水沟旁的道,直接走到了外面的中轴大路上。

    去的时候,他需要遮掩自己的目的,自是需要十分心,不叫被人发现。但这个时候回到学生宿舍区后,他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又已安全撤回,自是再不必刻意那般。这个时候若是路上碰到了人,他完全可以自己是出来上厕所,表现得平常自然即可。若是表现出了紧张心慌乱之感,那才反而惹人起疑。

    这个时候,他甚至希望能在路上碰到一两个人,那便正好可以做为自己的证人。证明自己,确实只是出来上个厕所而已。而且,他也确实打算要去趟厕所。

    走出到大路后,他抬腕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现在距自己离开宿舍也不过就过去了半个多时。这时间去上趟厕所也得过去,就自己是解大手,谁还能证明自己不是。

    可惜的是,他这一路走到厕所的路上却是并没有遇见人。走进厕所后左右瞧了一下,里面也是空无一人。不过这对他来,却也正好,便就近走到离入口较近的一个茅坑前,将裤子口袋里装着的那份充当了他今晚蒙面巾的废旧报纸掏出。展开来撕了几撕,丢入到茅坑中。

    他们这乡下学校的厕所却是没装什么厕具,不过就是用砖垒成的一个个长条状的茅坑,上面再抹一层水泥。连冲水系统也没有,下面屎尿堆积,满了以后,会请人来掏后面的粪池。

    这报纸扔进去,就算一时未能毁尸灭迹,却也没人会盯着茅坑里的报纸去看。多是随便扫一眼后,当作了哪个学生没有带卫生纸,把报纸当手纸的用来擦屁股了而已。事实上,男厕中这种情况很多。有的是忘带了,有的则是为了节省压根不用卫生纸,解大手都是用废旧的作业本、报纸之类。林旭这张报纸扔进去,根本毫不起眼,完全泯然众纸中。

    毁灭了物证之后,林旭便转身出了厕所,往自己宿舍走去。

    这边出了厕所后,是操场东边的入口处。这边跟西面一样,靠墙种着几棵大桐树,靠着操场的那一边也有几个固定的体育器械。不过这边跟西边的器械不一样,其中有两座秋千,还有个跷跷板,所以平常到这边玩儿的学生却是比较多。

    走到秋千架处时,忽然对面有人打着手电走过来。手电光照着,林旭也一时瞧不清手电后面的人,正打算稍避开来,从侧面打量,忽然对面打着手电的人带着些惊喜的声音叫道:“林旭!”

    林旭一听,也是不由地面现惊讶,心里也生起了些欢喜,因为他已听出了那声音是关落雪的。没想到出来厕所后竟能碰见关落雪,倒也真是有够巧的。

    关落雪叫了一声后,便快步走过来,走到近前处后,她将手电的光芒压低斜照往地上。只是走到近处她再一打量林旭后,美丽的面孔上却是不由又再露出惊讶地道:“咦,就过个年十几天不见,你怎么忽然长高了?”

    两人自年前那次在村中的沟里见过后,之后也都是没有遇见过。主要也是林旭自那之后,就基本没怎么出过门,沟里更是再没去过,想遇也遇不着。

    年前见时,当时林旭的身高还是比关落雪矮着半个头。但自那次后,到现在也不过就十几天的时间,林旭现在的身高却是不但与她平齐了,还隐隐地有高出一线,自是由不得关落雪不吃惊。而且是吃惊不已,这也长的太快了吧!

    “过年长了一岁,自然是长高了。”林旭也没打算跟关落雪实,仍是拿这个辞随口应付着。

    “可你这也长的太快了吧?”关落雪仍是有难以置信地上下端详打量着林旭。他这长个子的速度,实在是叫人太过吃惊了。

    林旭笑道:“可能就是一过年,刚好到我发育的时候了,再加上过年那段时间吃的比较好,所以个了窜了一窜!”

    “吃啥好东西了,窜这么快?跟我,我也吃儿!”关落雪瞧着他,仍是啧啧称奇不已,嘴里半开玩笑地道。

    “也就是过年大家家里都准备的那些,还不都差不多。”林旭笑了一句,怕她还会追问,连忙转过话题道:“你也是出来上厕所吗?咋不跟个人结伴一起?独自一人不害怕吗?”

    关落雪道:“我倒是也想叫个人跟我的,可宿舍里这会儿都正睡得死,也没人要上厕所的,就我一个。我也不愿硬叫她们,扰了她们好梦,所以就只好一个人出来了。不过有手电照着,倒也不是特别怕。”

    着向他晃了晃手电,又话音一转地道:“倒是你,出来也不打个手电,也不怕黑乎乎的看不清路绊你一跤。”

    林旭道:“没事,我眼睛好着呢,能看清!”

    关落雪微微娇嗔地向他“哼”了一声,眼珠一转地瞧着他笑道:“既然碰见你了,那你就给我作个伴吧?你在这儿等下我,等我出来咱一块儿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