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秋千架上的约定
    (再次感谢书友“静风吹雪”的打赏。求收藏,求推荐,求击)

    “你给我作个伴吧”,这句话显然可以引申出另外一重含义。

    但关落雪的时候却显然没有多想,顺口而出地便了出来,直到完后才意识到自己这话得有些暖昧了。不禁脸上一红,连忙避开林旭的目光低下头去。

    “行,你快去吧,我在这儿等你!”关落雪的话,让林旭也是听得有儿暖昧,不过他却也没多想,知道关落雪并没有别的意思,当下只是头答应了。

    “嗯!”关落雪鼻中轻哼地头应了一声,便头也不抬地绕过林旭快步向着后面的女生厕所而去。她也是觉着错话有过于尴尬了,快得跟逃也似。

    她那副尴尬脸红的样子很是可爱,林旭忍不住在后面瞧得一笑,待目送关落雪走到墙根处拐进女生厕所后,他便顺势转身坐在了旁边的秋千上,一边轻轻悠荡着秋千,一边等着关落雪出来。

    荡着秋千,林旭仰头望着漆黑的夜空。今天晚上本来正是正月十五元宵节,天空该是有一轮满月,可惜他们这里天气不凑巧,今晚是个阴天,星月都被阴云遮住,瞧不到那满月的月景。

    想着本该是明月朗照,但现在却是阴云密布,让林旭不禁心生感叹,忽而想起了北宋大文豪苏轼那首《水调歌头》里的那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倒是正切合此景。这首词他们上学期刚学过,当时背诵了许多遍,他却是记得很清楚。

    其实在语文课上没正式学这首《水调歌头》之前,林旭就早已经多次读过这首词并已经记下了。他父亲林朗的书架上有一本《历代名家名词赏析》,里面收录了许多古代大词人的代表作品,其中便有这首。林旭早在上学时,就已翻看过这本书,虽未必能整本全都记得,但这首词却是记得清楚。

    能记得清楚,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这首词曾被改编为歌曲由已故的一位著名歌星邓丽君演唱过。林旭家里有一盘邓丽君的录音磁带,上面全都是邓丽君演唱的由古词所改编的曲目。他很喜欢这盘带子,觉着听起来很有古风的韵味,听的多了,自然是记得清楚。所以这首词,他不但记得,还能唱得。

    把自己以前捱的巴掌打还了教导主任,林旭此时的心情很不错。轻轻悠荡着秋千,仰望着夜空,也很入情境,而此时也左右四下无人。他想了想后,便顺着这心情开口轻声唱起,“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喝完之后,忽然身旁响起“啪啪啪”的鼓掌声。林旭转头望去,见到正是关落雪。她上完厕所出来后,听到林旭在唱歌,因不想打断,便关了手电轻手轻脚地走过来。而林旭此时的功夫也还远没练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地步,平常不以内气相附,五感的功能也没强到哪里去,再加上一时唱得入了情境,却是并没有发觉。

    “没想到你还会唱歌?而且唱起来很好听!”见到林旭转头瞧来,关落雪放下手笑着称赞道。

    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大部分都很喜欢唱歌,班里不少同学都还专门有个歌词本,记录自己喜欢的歌曲歌词,平常没事练习唱唱。林旭虽然不爱话,比较沉默寡言,爱好也有许多跟同龄人不同的。但到底还是这个年龄的孩子,也有不少相同的。

    音乐可谓人人都爱,林旭平常也挺喜欢听些歌曲。能听自然也能唱得,只是他从来不轻易在别人跟前唱,大多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唱地自娱自乐。他唱歌其实不算特别好听,也就是平常水准,能咬准音节,不荒腔走调罢了。倒是因为练了内功后,学会内气的运用,整日练得也是呼吸调控,却是对这方面也有帮助,确实比以前提高了不少。

    “哪里,我这也就一般,没你唱得好!”林旭向着关落雪略带不好意思地一笑,谦虚道。

    关落雪确实唱歌很好听,算得多才多艺,以前上学时,每年六一才艺表演,都有她的独唱曲目。她声音甜美,人也长得漂亮,每回上台时都是赚足人气,把表演推向高`潮。她也很能镇住场子,一儿不怯场,在台上的风采,有时就跟明星一样。

    关落雪闻言一笑,走过来坐到林旭旁边的另一架秋千上,也轻轻悠荡着,然后看着林旭开口唱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却是唱了同一首歌曲。

    这首歌的原唱本就是女声,现在由关落雪唱来,更是显得融洽好听。她的声音空灵而柔美,就像是明净的夜空一样。林旭看着她美丽的面孔,听着她迷人的歌声,眼中已是忍不住露出沉醉之色。

    一首歌罢,林旭也连忙为她鼓掌叫好。

    关落雪听着他的称赞,开心笑着,又继续悠荡着秋千。抬头看了眼天上的放空,忽然叹道:“这可真像歌里唱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今天可不就是阴着!”瞧了林旭一眼,又轻叹一声,“也不知我们能一起上学到什么时候?”

    林旭瞧着她,忽然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一起上完为止,直到我们大学毕业。”

    关落雪眼波盈盈地瞧着他,听到他的这句回答,绽唇一笑,道:“好,你的啊!那以后我们一直上同一所学校,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

    林旭重重一头,笑道:“嗯!”

    “来,我们拉钩!”关落雪忽然伸手过来,向他翘起姆指。

    林旭见状,连忙脱下手上的手套,伸出姆指过去,勾住了关落雪如玉般的白嫩指。

    两人一起勾住后,关落雪一笑,勾着他手一起摇了摇,嘴里念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林旭看着她轻轻笑着,念完之后,两人却是谁都没有松开手。

    林旭瞧着她,忽然另外四指一张,将她整个手握在自己手心里。关落雪瞧着,也没有任何要抽回的意思。只是略有些紧张地在他手心里动了下,脸上也更红了,不过黑暗里,林旭却也瞧不清。

    方才本是好的等关落雪出来后,两人结伴一起走回宿舍区。但这时关落雪却是一直未提,林旭自也更是不提,就这么彼此牵着手,坐在相隔的秋千上,一起轻轻悠荡着。虽没再更多话,也没更多的动作,却都觉彼此的心中,充满甜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