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阴阳转化 乱中得静
    (再次感谢“unqiano”书友的打赏。求收藏,求推荐,求击,求打赏!)

    没人发现更好,倒也不必多费唇舌地去跟人撒谎解释一句。林旭返身把房门关好,走到自己床前。

    他们这床的上下铺之间,靠头脚的两边中间还各焊接了一根细钢筋的横栏,可以用来搭放一些东西。因为是两张床一排并放在一起,靠内的那张床,这横栏就基本没什么用。

    靠墙那一边,因为有墙挡着,属于想用也用不上。另一边也跟外面那张床的靠内一边并在一起,需跟邻床的共用。也就外面这张床对着门口这一边的有大用,两张床上下铺四个人的洗脸毛巾,平常都是一起搭在这条横栏上,另一边的那两张床也是。

    各人搭放的,都记得各自的位置。林旭走过去,伸手把自己的毛巾拉下来。毛巾呈半湿的状态,他拿过来后,用这条半湿的毛巾将自己身上的校服又上下下大致擦拭了一遍。主要擦的位置,是之前趴在徐长兴办公室房檐上时所捱蹭着的位置。

    那房上长年无人打扫,自是积了不少尘土。虽然年前下雪化雪后一部分尘土随着雪水被冲刷流下,但也还有积存,而且这段时间也有新积的。他回来的路上虽也有拍打拂去了些,但黑暗中看不太清,到底也没拍打的太干净。眼下要上床,自是要再擦试下,弄得更干净,别上去把土蹭到自己被褥上。

    擦试一番,重新把毛巾搭回去后,林旭这才走到另一边,脱了鞋,踩着床梯爬上自己上铺去。

    躺到床上后,林旭抬手看了下手表,已是快凌晨两。三要起来修炼,还答应了岳俊锋要叫醒他,教他一起炼。就剩一个时,这时间,却是也不必睡了。

    好在他修炼出了内气后,精神健旺,一晚上不睡却也不算什么。第二天照样是精神奕奕,生龙活虎,不会有半困乏。而且等到三打坐修炼的话,也可以抵得上睡眠,深层次的入静修炼一两个时,就完全能比得上一晚沉睡了。

    像武侠里面,一些练功勤奋的人,更是经常以打坐修炼来代替睡眠,经年累月的都不睡觉。林旭现在,其实也能做到,不过他却不喜欢这样,觉着该睡还是要睡。

    他练功又不是像里的那些主角一样,身上背负着什么家门被灭的血海深仇之类,练武就是为了要报仇。为了能练出比仇家更厉害的武功,用功都是十分勤奋,有的更是练得简直要疯魔一般,更有甚者,还不惜吃什么能大增功力却会折损寿命的药物。

    他没有那种非练不可与想要急切得到更高武力的原因与动力,练武更多的是基于兴趣与喜好。平常练习时虽也算得十分用功,却也没有到那些里描写的那种地步。所以,他并不会为了练武就打乱自己的正常生活状态。

    他觉得睡觉是一种人体最好最放松的休息状态与方式,修炼并不能够完全代替睡眠,两者之间还是有区别的。而且练武也讲究个一张一驰,不能总是紧绷着,该休息还是要休息。

    何况一场好的睡眠,不只是休息,也是一种享受。就像有句俗话的,“好吃不过饺子,舒服不如倒着。”

    林旭这时也不闭眼,就望着眼前半空的黑暗,将一只胳膊垫在脑后想着事情。自己今晚的经历,可也算得曲折离奇。先是学里的侠客们,快意恩仇了一把,打还了教导主任徐长兴。接着回来出了厕所,又巧遇到关落雪。虽没直言表白,却也是互明心意地在秋千架上跟她牵了手,开启了自己人生的初恋。而这个女孩,也是他学时代就一直心仪有好感的对象,一起同班同学了六年,称得上是青梅竹马。

    想起方才秋千架上与关落雪一起牵着手,轻轻悠荡着秋千的情景,林旭现在还有如梦似幻,不太真实的感觉。而那时的甜蜜与美好,也真是有如梦幻。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可真是不错!”林旭心中暗道着,嘴边又露出甜蜜的微笑。

    想了一会儿后,又开始想其他的事情。他也不去约束,就任思绪翻飞地胡思乱想,彼此来去。他有时挺喜欢这样的感觉,任思绪天马行空般的在脑海中奔走腾飞。有时心思放空时,还能觉着那无数的念头就好像变成了千万个自己一样,很是有趣。

    这跟入静时的收摄杂念,心念纯一不同。但他在这种状态时,有时却也能得到一种极致的静,一种另外形态与层次的静。就是任那些念头彼此来去,胡乱翻飞的时候,似乎还有另外一个更纯净的本我,在更深层的某一个角落处,静静看着这些翻飞的思绪与念头。

    不参与,不干涉,只是静静地在一旁看着。平静而冷静,能察知到每一个念头与思绪,却又不为任何一个所动,不受任何一个影响。

    这种状态下得到的静,他想就像是道家理论中所的,天下间的任何事物都有阴阳两面。而这两面却又不是完全对立而存在的,万物负阴而抱阳,就像是太极图中,阴里面有一阳,阳里面也有一阴,而且还是互相轮转变化的。

    所以道家理论中又,阴极阳生,阳极阴生。就是当任何一种达到极致时,都能够转化出来相对的另一种。

    心念纯一与万念丛生,这两种对立的状态就像是一阴一阳。诞于一体,化为两极,而互相之中又包含着另一种形态。所以当心念纯一之时,也可能忽然杂念丛生,控制不住,这就是修炼时的所谓“走火入魔”。

    而像林旭这种,在万念丛生之中,也有时能忽然得到另外一种形态的静。他觉得便是阴阳转化的妙理,阴极而阳生,阳极而阴生,乱到极致时,也忽而能得静。

    只是,他虽然套着道家的阴阳理论,把这其中的道理给想明白了,但却也从没在这种状态下进行修炼过。

    毕竟这也就是他自己的推论,实在不敢轻试,万念丛生之中,一个不心,那可是很容易就走火入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