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精华深浅各不同
    见岳俊锋答应后,林旭便未再多,转过身去,盘膝而坐,开始了自己的修炼。

    他的修炼早已是驾轻就熟,入静所需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到现在每回入静,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能做到。入静之后,便意守丹田,神意化为火焰,配合呼吸炼气法,开始炼精化气。将丹田之精,一的炼化为气。

    目前为止,他丹田内的精已炼化了约有三分之一。这还是在每日都有从日常饮食中所摄取到的精华补充的情况下,不过这种补充也不是只补丹田,是输送于全身的。每日分薄于丹田中的,其实也并没有多少。

    他是连新带旧一块儿炼,不过每日新补充的精,他觉得却是更容易炼化一些。旧的精经过多年积累,从到大十几年的积蓄沉淀下来,炼化起来自是更难一些。

    “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他修炼时是常以《周易参同契》中的这句口诀为要,把丹田之精存想为一座深渊。炼精化气之时,也是从上到下一层层的炼化。

    这句口诀的深渊之,可是把丹田之精的情形比喻的十分形象。丹田中的精,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所一层层积累下来的。最上层的,是最近的,最底层的,便是年份最久的,是从婴儿时期,甚至未出生时的母体中就积累下来的。

    林旭曾想,如果按照这个理论的话,那抱朴子三气中的元气,也即是先天之精,是否就是积存于丹田最底部那自婴儿在母体中未出生时就先天所积累下的元气精华。

    只是他还远远没有炼化到最底部的那一层,却是没法证明。只有当炼化了那一部,把丹田最底部的那层精炼化之后,他才能印证这个理论是否正确。

    丹田中所积存的旧有精华,按照年份的深浅,越往下一层便越难炼化,困难度会相应增加。不过他在修炼的过程中,神意之火也在不断的磨炼中得以增长,倒是恰巧能够跟上炼化的困难度。内气增长的速度倒也并不会越来越慢,再加上内气积蓄越多,越能形成内气本身对炼精化气的助长优势。所以随着修为的增加,他炼精化气的速度倒也是呈稳步上升趋势的。

    按照自己目前的修炼进度,林旭估计自己差不多再需要最少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把丹田中的精全部炼化。然后就可以开始着手打通经脉,炼化经脉与其他穴位中所积存的精。

    不过他的这个预估,却是之前未开学时在家里做的。现在开学后,作息制度已然与家里不同,他原本每日的修炼时间被迫减少。这个原本所预估的时间,可能会相应延长一些了。

    而且在炼化到丹田最底部的那一层精时,林旭预计可能也会更加难以炼化,不定到时会遇到瓶颈,在这里会可能拖上些时间。只是还没炼到那一步,却也不太准,这只是他自己基于现在的情况,所做出的判断而已。实际炼起来到底如何,还是需到得那一步再。

    他所预估的这个将丹田之精完全炼化的时间,也是基于在一切顺利的基础上。但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实际操作起来,总是会有些意料外的状况发生。因此也实在不准,一个月只是往最少了,多的话就不止了。所以他完整的预估是最少一个月,最多三个月。这个跨度的时间段,他觉得还是可以保证的。

    看着林旭很快就进入了修炼状态,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与周围的环境溶为了一体,有一种浑然天成,呼吸之间切合天地韵律的味道。岳俊锋在后面看得不由很是羡慕与佩服,他想,林旭现在这应该就是里经常所提到的那个“物我两忘”的状态。忘了外物与自身的存在,是一种非常专心高妙的境界,非到练功至一定地步才能做到。

    不过林旭既然能够做到,他想自己终有一天也能做到。

    羡慕佩服地看了一会儿后,他便又收回心思,继续练着自己的入静功夫。哪怕怎么都不能成功,总是入不了静,他也是坚持地练着。练的多了,自然就可以了。按林旭的,他也不是一次就成功,花了好几天呢!自己这才刚开始,却也不必太过着急。

    只是练了一会儿,总是不能成功下,却是不由练得心烦。而越烦之下越是杂念丛生,收摄不住,忍不住都想大吼大叫地咆哮几声发泄一下这股烦躁郁闷之气。

    只是想起这是夜深人静,宿舍中人都正沉睡之时,却是不能乱喊地把人都喊醒惹了众怒。何况林旭这时正在用功修炼,却也万不可轻易受打扰,便强自忍下了这股冲动。忍下之后稍作平静,再一思及却是不由得面色一变,脑门上都沁出了层冷汗。

    却是想起了一些看过的武侠中,有描述到某些人练功不慎走火入魔时,外在的表现形式便是有疯狂地大喊大叫。自己刚刚,岂不就是差,想来不禁一阵儿后怕。毕竟在他看过的武侠中,对走火入魔所描述的都是很悲惨的状况,实在由不得他不怕。

    现实中他虽没见过有人真的走火入魔的情景,但内力这东西既然真的存在,想必走火入魔的惨状也是差不了多少。难怪林旭要叮嘱他不可强来硬上,一不心的话,就可能弄到走火入魔,自己刚刚可就是差,当真好险。

    想到这里便连忙停了下来,不敢再继续。想了想后,干脆又继续躺回床上去睡觉。这会儿再来肯定是不成了,那就休息休息,等明晚再继续。以后感到不对就立刻停下,半不能硬来。

    自己现在还没能入得了静,却也不必跟着林旭走地非练满他那个时辰。各练各的,毕竟他现在还不能和林旭比,还是要按自己实际情况来。

    这般想着,又转头看了眼林旭,便合眼放松下来地去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