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昨晚事情的后续发展
    (再次感谢书友“现在和苟且”的打赏。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五半,感觉到手腕上的电子表轻微震荡后,林旭准时收功。睁开眼来四下一瞧,但见宿舍里的人都还睡着,连岳俊锋也不知什么时候又睡去了,便先松了口气。

    抬腕关了电子表的闹铃,他也没立即起来,又后仰躺倒在床上,暂作休憩。躺下了没多大会儿后,就听到旁边另两张床上,与他同样靠外的上铺那名舍友醒了过来,穿衣下床,出门去上厕所。

    前后相差也不过就几分钟,让林旭不由暗道了声侥幸,那家伙要是再早起个几分钟,可就发现自己在打坐练功了。他可不想让人给发现了,又自心中暗道:“这么练还是不太方便,总担心会被人发现。以后不如试试躺着练,哪怕效果比打坐差儿,在学校也可以先将就凑合着用,总比打坐更方便隐秘些。”

    六整,起床铃准时打响。有带了闹钟定了时的,这时闹钟也都在同一时间响起。岳俊锋便有带了个闹钟,放在自己枕头边。林旭这时正醒着,便伸手过去先替他关了。

    起床铃一响,全宿舍的基本都被惊醒过来。有的开始打着哈欠起床穿衣,有的则还赖床不起,有嫌吵的还用被子把头蒙了起来。

    负责值日的那一床两人,当先起来,拿着宿舍里装水的水桶,前往打水处去打水。毕竟都是初中生,大部分力气都还不大,所以用水桶去打水,多是两人一组,用根棍子挑了一起抬着回来。即便有力气能一个人提的,也更愿意两人一起抬,毕竟更轻松。

    林旭本就是醒着的,自然没多赖床,穿好外套下床后,拿了自己的暖水瓶也去打水处打水。宿舍里值日的只负责早上起来打满装凉水的水桶,各人的暖水瓶还是要自己去打满,也有关系较好的帮人一起打,或托人打。

    打水处就在锅炉房外,有着一排十几个水龙头,左边的那一半是热水,右边的那一半是凉水。打水回来,刷牙洗脸后,林旭又出去上了趟厕所,回来便开始在宿舍外排队。这时他们班各宿舍中也有不少人都处理完了自己的事情,站在外面开始排队。

    六打起床铃,赶六二十前各班集合完毕,然后拉到操场上去晨跑。各班由体育委员负责整合队列,名报数,带队喊口号等。有的班级,班主任还会亲自过来关注。不过多是初一新生,他们都是老生了,这一套都已十分习惯熟练,班主任通常不会过来。

    但今天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各班的班主任还是多有过来关注下情况。整合队列,报数齐人是否到齐后,体育委员便发号施令,带队前往操场。

    全校三个年级共十二个班,初三的学生会排在第一队列进入操场,其次初二,最后初一。

    出各宿舍区时都是齐步走,进入操场后便转为跑步,开始了浩浩荡荡的晨跑。上千个学生一齐列队跑步,那跑起来也真是有儿尘土漫天,威风浩荡的感觉,操场的地面都被震得轰轰作响。

    林旭以前体质不好,对于早上的这晨跑每每都很是头痛与不情愿,跑上一圈就喘的不行,要么就落队到后面用走的,掉到他们班跑过来再混入其中少跑两圈,要么就干脆以上厕所蹲大号为借口躲懒。遇到个稍有儿头疼脑热,发烧感冒的,更是干脆请病假不跑。真病得厉害的话,自然更是不跑。

    不过现在他却不怕了,跑起来轻轻松松,哪怕不用内气相加,单靠着本身现在大为转好的体质,四圈跑下来也是轻轻松松不带多大喘气的。

    四圈跑完后,各班级列队到入口处那个照壁后面的主席台前,举行升旗仪式。这原本是每周一才进行的,但今天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虽是初三,却也是举行了升旗仪式。

    每回开学,不管逢不逢周一,都是如此,倒也是个惯例。升旗仪式过后,校领导还会在主席台上做个简单的开学典礼讲话。逢暑假过完有新生入学的,则还有专门的一场典礼。大典礼上,讲话的通常是校长。而这典礼以及平常晨跑后全校学生的简会上,通常是由教导主任讲话。

    不过今天却又是个例外,教导主任徐长兴从始至终都没露面,由教导处的副主任出面上台讲话。副主任给出的理由是,教导主任昨晚不心受寒感冒了,请了假养病休息,所以由他代替教导主任讲话。

    林旭在下面听了,心里暗自一笑。别人不清楚怎么回事,他却是清楚的紧。那徐长兴哪里是生病了,分明是昨晚被自己几十巴掌打肿了脸,估计现在两边脸还肿得老高,上面密布着巴掌印,没有脸出来见人,怕被人笑话,才拿个生病的借口。

    不过看现在这样,校方没有把此事公然挑明,那就是他们还根本没怀疑到徐长兴昨晚的经历,是哪个大胆的学生所为。否则依照校方一贯处理这类事的办法,早就在这晨跑后的学生大会上挑明讲了出来,然后威胁下面学生是哪个做的勇敢承担责任,自己主动站出来,否则被学校查出来的话,一律严惩不怠。

    现在没有这样,就是校方还没有怀疑到这事是学生中有人所为。甚至于,都极有可能是徐长兴把这事独自隐瞒下来,根本没有报于校方知道。毕竟依他昨晚的经历,这种不科学的事讲出去,一来校方也未必信,二来就是信了也对他起不了什么有用的帮助,难道还能指望学校保卫科去捉鬼?

    不管真正的原因是哪个,林旭心中都是乐见其成。这就明他昨晚的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没引起到任何人的怀疑。

    不过这时想来,却是忽然想到一个疏漏处,就是他昨晚离开时,应该再把徐长兴那排宿舍的电闸给重新合上。这样就会更加的不留痕迹,显得更像是鬼怪所为。

    不过这节,也不影响整个事件的性质就是了。他到底也是第一次做,哪怕再心思细密,也难免有儿百密一疏,以后谨记,不再犯这类错误就是了。

    所谓细节决定成败,有时候一个细节处理不好,就会铸成隐患与败局。好在这一次,并没有那么严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