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老师打学生是犯法的
    副主任的讲话并没有用多长时间,只是简单了几件事后,便下令解散。

    解散的时候也不是一窝峰地哄散而去,仍是以班级为单位,按队列解散。还是初三的学生先走,接着初二,最后是初一。一个班级一个班级的排队走出操场,到了外面的大路上才会正式解散。

    轮到初二时,初二1班先走。林旭目光瞧着1班的队列,在里面搜寻到了关落雪的身影。可惜的是,关落雪是排在对着他这边的最外围那一列。每个班排队,都是纵排四列,中间还隔着几个人,他连关落雪的全身都瞧不见。

    关落雪是1班,他是4班,无论进出操场还是晨跑的时候,中间都还隔着、班的两个队伍。上课的时候,1班的教室在最东边,4班的教室在最西边,中间也是隔着班和班的教室。关落雪住的宿舍,也是在他们宿舍区的前面那一排。平常的时候,他跟关落雪还真是很难碰上一面。像这样能远远地瞅上一眼都已算不错,有时候连瞅都瞅不见。

    也是他昨晚跟关落雪的关系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他今天才去特别留意。要放以前,他虽然对关落雪心有好感,却也不会特意多瞧,想在任何一个场合中都找到她。

    临出操场的时候,关落雪忽然回过头来瞧了一眼,正与林旭瞧着她的目光相对。匆匆一瞥间,两人隔空遥遥相视一笑。

    下一刻,关落雪的身影便拐出操场,隐在了主席台的照壁后面。不多片刻,旁边班的队伍齐步走出,林旭他们4班也紧跟着随在后面动身。

    晨跑过后,是一节早读。不过却也不是一跑完,出了操场就去教室,中间还是给了些休息的时间。早读的时间是七整开始,而晨跑一般在二十分钟左右结束,最多半个时。所以晨跑结束,中间还有着差不多十到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

    早上起床铃打过后,有的学生赖床贪睡起的晚,晨跑之前便来不及刷牙洗脸,在最后的集合前匆匆穿上衣服就跟着出来跑了。所以这些人的个人卫生处理,都会留到晨跑结束后的这段休息时间做。

    事实上,这样做的学生很不少,占了大部分。林旭以前也是经常这样,晨跑之前多赖会儿床,晨跑结束后才刷牙洗脸梳头发等等。

    不过自练习武功开始,他的生活作息变得规律了许多。即便是放假期间在家里的时候,也不会再早晨不起地赖床了。

    今天他在晨跑之前就把刷牙洗脸这些都做完了,解散之后便没在宿舍多留,背了书包就往教室走去。走在路上,他还期待着能在到教室的这段路上跟关落雪再来个偶遇,可惜的是也没遇着。

    走进教室后,林旭本来以为自己今天早上算来的早了,而这时的教室里也确实还没有几个人。但当他往自己的座位处一望时,却有儿无奈地发现同桌张雨薇仍然是比他来的早。

    他一进教室后,张雨薇就瞧见发现了,还冲他微微笑了下,待他走过来后,张雨薇转头用标准的英文向他打招呼道:“goodorng!”

    “or!”林旭也含笑着用英文随口回了一句。即便是英文,他也是能简洁尽量简洁,不喜欢多。一边着,他便顺手把书包放在了课桌上,完后转身坐下。不用问他也知道,张雨薇肯定已经帮他擦过课桌与板凳了。

    坐下后随意地往张雨薇那边扫了一眼,就见到张雨薇课桌上不出意外地正摆放着新发的英语书,在预习阅读。不得不,张雨薇对英语这门课程是真心喜欢。既喜欢又刻苦,本身也有语言天赋,发音很标准,英语考试经常考第一,她要不做英语课代表,那英语老师肯定是眼瞎了。

    反观林旭,虽然也是数学课代表,但他对数学这门课,还真没有像张雨薇这样的热爱劲儿。他在数学上的成绩表现优异,更多的是像天赋,只觉那些东西一学就会,一会就懂,很快就能掌握。

    而数学上面,更多的也是在于理解与掌握解题计算的方法、思路,除了一些公式外,倒没有太多需要死计硬背的东西。所以平常时候,他也不会去做太多课程之外的一些习题之类。

    打开书包,林旭把昨天新发的几本主课程书拿出来放在桌上,然后把书包塞进课桌下的抽屉里去。

    他喜欢在没正式上课之前,就把书本大致翻看一遍,也算是预习。不过却不会那么正式,做什么预习笔记,查生词生字提前会背之类,他只是很随意地翻看。就像是当课外书一样,去看自己喜欢与感兴趣的东西,先按照自己的见解去理解一遍。

    他先选择的是生物与政治这两本书,毕竟是这学期刚开的新课,猎奇是人的本性,新奇总是会先惹人注意。拿出来的时候,因为政治放在了上面,他便顺手先翻开了政治课本。

    他从目录开始看起,一本书只要看了目录,就会对这本书先有个大致的了解。尤其是课程类的这种书籍,一看目录,就对这本书的大致学习内容有所了解了。

    这本政治书,却是主要讲了些国家的法律法规,施政目的,治政方针之类,还有些对宪法、民法、刑法、治安管理条例等的解释,以及一些平常可能会用到,与生活较为相关密切的法律条文。当然,都不深入。对于初中生来,更多的只是先做些全面的了解。

    其中也有跟学生相关的一些法律,如未成年人保护法之类。因与己相关,林旭看过目录后,便很感兴趣地先翻看了这部分的内容。

    “日,原来老师打学生、体罚学生,是他`妈`的犯法的。我就,这帮子老师简直知法犯法,怎么就没有人来我们学校执行这法律!”

    当林旭看过未成年人保护法这部分的相关内容后,不由心里愤怒地暗道,都忍不住骂出了粗口。

    他虽然从到大都是好学生,但却不代表没挨过老师的打与体罚。尤其是升入中学后,比学挨的多了几倍,最冤与遭打最凶的那两次就是被教导主任打。嗯,现在已经报仇了。

    不过在这之前,他虽也认为教导主任打他打的不对,打的太不讲理。但从到大所接触的教育,本心里却也认为老师打学生,那是天经地义的。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