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林旭的正义感
    有句话叫“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是传统的教育所一向讲求的,把老师拔高到了跟父亲同等的地位。父母打孩子,那是天经地义的,自己的孩子想怎么管就怎么管。老师有跟父母同等的地位,打孩子自然也是显得天经地义。更有些父母还专门拜托老师,让老师严厉管教,孩子在学校不听话,就使劲儿打,不用在乎他们。

    可政治课本中所讲述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却明确了,“不得对未成年学生和儿童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这是其中第十五条所明文规定的正式法律条文。

    而这条泛律,还是泛指的所有人。也就是,哪怕孩子的亲生父母打孩子打得严重了,被人告了,也一样要受到法律制裁的,更何况老师了。

    关于这条法律,课本上不但有相关的阐述与解释,还专门有例举了几个典型的相关案例来明。那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案例,就曾经有父母因为打孩子,老师打学生而遭受判刑的。

    这给了林旭极大的震憾,简直一下颠覆了过去的认知。原本所以为的老师打学生是天经地义,不但是错的,而且错的离谱。这根本就是犯法的,打的重了还会遭受判刑。

    他昨晚为了报复教导主任,打还了自己以前凭白受屈所挨的那几十巴掌,原本虽也自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但到底还是难免心里有儿鬼,觉得不够有底气。

    学生打老师,这放在他之前的认知中,觉着就跟子女打父母一样,简直是有儿大逆不道,反了天了。虽然他自认为做的有理,做的是对的,是以正义打击邪恶,快意恩仇,可难免还是有心里惴惴。

    但现在看了这《未成年人保护法》后,他心里丝毫的不安也没有了,那阴霾一扫而空,立即就觉得底气十足,更简直是理直气壮。法律都有明文规定了,自己打那姓徐的,可以完全就是在代表法律制裁这犯法之人。一下就觉得自己高举正义大旗,站在了正义的至高上,都有儿替天行道的感觉。

    虽然他一个普通中学生,根本没有半的执法权,但路不平,有人踩。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扶危济困,除强助弱,千古以来有之。侠客,就是因此而诞生的。只不过他们自认代表正义,但无论古今中外,法律都从不承认他们,本质上来,还是侠以武犯禁。

    不过林旭这时却不理会这许多,他只是觉得一下找到了心中的正义。为正义而战,更加的理直气壮。此时的心中,再没有丝毫的不安与惴惴。只觉得便是有人发觉了他的所作所为,他也能够理直气壮地站出来,义正言辞地以法律去指责他们。

    当然,没人发觉更好,他也不会自己傻到去站出去。这种事,还是不闹开了最好。他本质上还是个好学生,只想老老实实地上学,并不想惹太多事。早儿从这该死的武乡中学毕业就好,这学校,他从初一刚入学那晚就凭白挨了教导主任一顿打后,就从心里生厌了。

    这学校里的老师,就几乎没有不打学生、不体罚学生的。除了有数的几个外,全都是一帮知法犯法的罪犯、法盲。

    其实也不止这间武乡中学,各村的学也都是一样情况。别乡的中学林旭虽没去过,但估计也是差不多的情况。甚至就连县城里的学校,老师打学生的情况也依然存在。林旭他们班里就有一名县城转来的学生,他也曾偶尔听到这名同学跟人聊天时所提到的一些县城学校的情况。跑除掉环境等方面的差异,其实也是大同异。

    为何《未成年人保护法》早已立法并施行多年,老师打学生的情况还是普遍存在,无人遵守?

    林旭觉着一是传统的教育观念沿袭多年,千百年的传承下来,早已是根深蒂固,深入人心,很难一时彻除改变。而在传统的教育观念里,老师打学生就是天经地义,就是应该的。就连“教育”这个词,都早已被引申出了有打人的意思,要想改变这种观念有多难,就可想而知了。

    二则是大部分的人普遍法律意识不强,知法懂法的人更少。他们这里僻处乡下,就连县城也是个很普通的县城,不引人注意。普遍法律意识薄弱的情况,就更加严重。也许只有在首都那些大城市里,才人人懂法,没有老师打学生的情况存在。

    三来就是那些老师不够自觉,不肯遵守。学校里既有政治这门课,课本上也有明确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这些相关法律条文。哪怕不是专门教政治课的,也多少都有些了解。但他们却视而不见,觉着传统的观念上老师打学生既然是天经地义,而从到大所见的,周围的老师也都在打,他们又为何不打。他们觉着不打,就很难确立老师的威信,管住学生。而且让学生畏怕,也会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掌控感。

    具体的原因,应该还有很多。每个地方,每座学校的情况也各不相同。以上三,只是林旭以自己的认知,所想到的一些浅显看法。

    他因为这个《未成年人保护法》,脑袋里想了很多,但脑子里的想法总是很快,实际上并没过去多长时间。他发了这些感想不久后,早读课的电铃声也才刚刚打响。

    铃声响过不久后,班主任梅秀芳走进教室。因还没有正式开课,所以这时也没有正式早读背诵的内容。梅秀芳便交待把所有课本都翻看一下,熟悉熟悉,另外则是主要把语文课本的第一篇课文预习一下,多读几遍。

    林旭听过后,却不大理会她的交待,继续翻看着政治课本。

    对于这个班主任,林旭也很不喜欢。全班所有代课的老师中,就属她打学生打的最凶。当然,这可能也是因为她是班主任,除了上课,还管着班级其他许多事情的原因。

    林旭也曾挨过这梅超风的打,是有一次他晚上不睡觉照着手电看时,刚好被查夜的梅超风抓个正着,把他叫出来打了几巴掌,完了还让他写检查,连他的那本也给没收了。

    不过那次确实是林旭犯错在先,倒也打的他不冤。而且梅超风也没像教导主任那样,问都不问就先打他一顿。所以他虽不喜欢这位班主任,却倒也谈不上有多记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