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你不配穿军装
    (感谢书友“痴迷化学”的打赏。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若在没有练武以前,林旭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跟周围的学生一样,冷眼旁观,或匆匆走开,最多也就是心里对那武建国不愤一下,做不了更多。

    若是在今天以前,他虽身有武功,但遇到这样的事情,却也不会多插手,最多就是顺手接住马朋被打掉下来的眼镜,不会再有更进一步的举动。

    因为在今天之前,他一直以为老师打学生,是件天经地义的事。保卫科虽不是代课的老师,却是专管学校治安,打学生也是属于在情在理,理所应当。

    但现在,因为看过了新发的政治课本上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他终于知道了这一切都是错的。老师打学生,不但不合情理,不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且还是犯法的事。无论因为什么原因,老师都不能任意地打学生或体罚学生。

    何况在今天这件事上,马朋根本不算有什么错。他又不是故意的,只是不被后面人挤了一下,没拿稳手里的饭盒,才会打翻在了刚好迎面走来的武建国身上。

    若是平常的时候,在大街上遇到这种事,有人不心把别人的衣服弄脏,被弄脏衣服的人虽然会生气,却也不会随意地二话不,就先打弄脏他衣服的人一巴掌,多就是骂上两句。如果对方诚肯道歉,又愿意赔偿,被弄脏衣服的人也多半会消气。

    甚至脾气好的人,在接受了对方道歉后,都不会要赔偿,只自认倒霉。就算脾气不好的,也最多就是多骂上几句,再多讹儿钱。只有在对方不肯道歉,同样恶语相向时,才有可能打起来。

    而当这个不心犯错的对象是个未成年的孩子时,多一半的成年人甚至都不会追究,也不会骂这个孩子,哪怕这个孩子没有在第一时间道歉。因为他们觉着大人对孩子,理应有所宽容。

    可当这件事发生在学校里时,武建国却是二话不,就恶狠狠地先打了马朋一巴掌。之后更是不理会马朋的道歉,又接连打了几巴掌。究其原因,还是他在学校里一向作威作福惯了,仗着自己的权力在学生中横行霸道。遇到事情,许多时候根本不问原因,就是先打。

    他觉着这是在立威,但林旭却觉着他是在滥用私权。马朋一没有触犯学校的纪律,二没有违反学校的规章制度,武建国凭什么打他。而且就算是马朋违反了校规,武建国也不能打他。

    触犯了校规,都有相应的处罚条例,写检查、记过、做劳动或全校通告批评之类。没有任何一条校规中有明确规定了,学生犯错后的处罚就是遭老师打,挨耳光。

    何况《未成人保护法》中还明确规定了,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能对未成年的学生实施体罚和打骂。

    林旭早已在一旁看得义愤难当,这一刻决定不能再忍。打一下当你是一时生气发泄下怒火也就算了,还打得没完没了了。

    他最受不了的,是这学校里的老师打人还都喜欢打人耳光,打学生的脸。这一上,他觉得还不如封建时期的古代。古代的老师打学生,是用戒尺打手心。打过后,疼一疼也就是了。可现在的老师打学生,却是打耳光,这不止是遭疼,还带有一种侮辱性质。

    正所谓“人活一张脸,打人不打脸”、“人要脸、树要皮”,脸面对一个人来很重要。成年人讲脸面,好面子,难道未成年人就没有脸面,容许这些所谓的老师任意侮辱。

    “不把自己的错误清楚,就想走吗?”武建国冷哼一声,上下打量着林旭,以眼角余光瞥了眼马朋。

    “他没有错,只是不心被人挤得摔了一下。是你自己刚好凑过来了,不是他专门往你身上泼的。何况,他也已经道过歉了。”林旭仰着头,平静地与武建国对视,眼中丝毫没有畏惧。

    武建国其实见过他,还曾经打过他。就是在他刚升入中学的第一晚,他们一整个宿舍被教导主任打过后,被随后过来的保卫科又打了一顿。

    还有一次,是去年冬天的时候。因为冬天宿舍里生了火炉,烧的是煤炭,生一次火不容易,为免熄火,每逢周末,宿舍中的人会轮留看宿舍。主要也就是看着火炉,不让火熄灭,免得每周回来生火麻烦。

    有一回是林旭那床的上下铺两人看宿舍,因为周末放假不用上课,大家都很自在,晚上也没有老师查宿舍要他们必须按时睡觉的。那一晚,隔壁宿舍的过来,拿了两副扑克跟他们一起打扑克玩乐。

    玩儿的是升级,玩儿到一半的时候,被巡查冬天防火安全的保卫科撞到。当时便是武建国,二话不便挨着将他们打了一顿,生他们是在赌博。完了将扑克没收,又让他们写检查。

    林旭当时辨驳了两句,他们只是在娱乐,根本没涉及到任何的钱财输赢,不是赌博。但武建国根本不听,因为他的出头,还特意照顾地多打了他几巴掌。

    武建国显然是打的学生多了,现在瞧着林旭的样子,却是根本不认识。当然,也是有林旭过年后身高猛增了一截,再加上练武的缘故,气质方面也都跟着有所变化的原因在内。

    “你是哪班的?”武建国开口问林旭,问话的同时,忽然一巴掌就往林旭脸上扇了过来。

    林旭却是瞧得清楚,伸手一拉马朋的肩头,带着两人一起后退了一步,躲开了武建国的这一巴掌。

    “还敢躲?”武建国面上一怒,上前一步,又是狠狠一巴掌向着林旭扇去。

    林旭再次一拉马朋的肩头,又带着他后退一步,躲开了这一巴掌,然后瞧着武建国道:“你够了啊!”

    周围的学生都不禁惊讶地看向林旭,好像是在看怪物一样。保卫科长打你,你不但敢躲,竟然还指责起来了。

    “你再躲!”武建国却根本不理会林旭的话,又是再上前一步抡掌扇去。

    林旭再拉着马朋后退一步躲开,然后义正言辞地大声以普通话道:“《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五条明确规定:不得对未成年学生和儿童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罢顿了下,他盯着武建国的双眼道:“武建国,你现在这是在犯法!”

    武建国听得不由愣了一下,随即却是面带讽刺地一笑,“呵,老子犯法?”罢,又猛地上前一步,狠狠一巴掌向着林旭扇去。他这一下的动作很快,比之前那几下要快了差不多一倍。

    但林旭仍然是拉着马朋轻轻后退一步,就躲开了。这回躲开后,他将马朋往旁推开,对他道:“你先打饭去吧,时间要跟不上,就先去上课吧!”

    “不行,林旭,你咋办?”马朋却不肯轻易离去。

    林旭没答他的话,只是又看向武建国,仍是以普通话道:“听你还是退伍军人,但你知法犯法,实在称不上‘军人’二字。这身军装,你也不配穿。”

    “老子的事,还轮不到你管。”武建国眼中闪着凶狠的光芒,此时只是盯着林旭,对马朋早已不在意。

    话音一落的同时,他又猛然一步上前。这回他不再是抡起巴掌往林旭脸上扇去,而是使了招他当兵时在军队里学过的擒拿格斗手法,直往林旭胸口抓去。

    林旭这回也没有再退,他不退反进,一矮身,脚下一蹬,直从武建国胳膊底下钻了过去,绕到他身后。然后回身一把抓住了武建国的后衣领,内力一运,用力往下一扯,没想他这衣服质量不错,又或者他内力强度还不行,竟没扯破,只是把武建国拉得往后直倒。

    林旭便趁着他仰倒后,顺势往上再用力一扯。这一扯下,只听得“嘣嘣”声响,武建国上衣前面的扣子尽被扯得掉落。两边一分,林旭便直将衣服从他头扯落。同时,武建国也被扯得一跤往后跌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